第19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1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章

  程沂和回班级,顺道给宿舍几人买了水。

  在树荫下找到正胡侃聊天的几个男生,把水抛给他们。陆华和白杰接过水哇了声,只有吴翕道了声谢。

  “小事。”

  程沂和踢踢陆华屁股,让他腾出个位来。白杰拧开水灌了一大口,喝完声音也爽快多了,“盒子,这边近的卫生间你不去,还跑那么远。”

  他离开时只说是去厕所,旁人也没察觉异样多留个心眼。

  程沂和单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喝着丁珣给的功能饮料,找了个毫无破绽的理由,“这边人多。”

  白杰想了想,“也是,我们这边男生多,那边好像是外国语学院的吧,阴盛阳衰。”

  程沂和低着头,指尖把玩瓶盖,盯着它微微出神。

  想到刚才丁珣递水的样子,脸颊红通通,眼睛里闪着狡黠又试探的光。他确定了对方是没打算直接还他钱,要是他不说没带手机,估计丁珣还会以其他理由把钱收回去。

  她的目的很明显——请他吃饭。

  陆华见程沂和在发呆,正要推他问问有没有遇见那个借他饭卡的女生,一低头瞥到他手中捏着的饮料瓶。

  再看看自己手里的,陆华眉一挑,推攘他,“好啊程沂和,你也太鸡贼了吧,自己买贵的,就给我们买一块钱的。”

  话落,就要去抢他手里的瓶子。

  程沂和动作敏捷,身体后仰,抬手挑衅似的喝了几口,然后拧上瓶盖,道:“你爱喝不喝。”

  这时候,有男生经过,看到程沂和抛了个暧昧眼神过来,“程哥,刚去那边见哪位漂亮妹妹呢。”

  程沂和伸直腿不轻不重踹了那人一脚,云淡风轻道:“就你屁话多。”

  “哟哟哟,”陆华伸过脸来,“是不是那个叫丁珣的?”

  被踹了一脚的男生也不恼,闹着玩似的也踹回来,还睨了好几眼程沂和手里的饮料瓶。

  男生帮他回答陆华,“就是那个叫丁珣的,挺高的,脸又小又白,在他们学院可出名了呢。程哥手里这饮料就是那个丁珣给的,我亲眼看到的,耍不了赖啊。”

  陆华啧啧感慨:“怪不得我们喝的是一块钱的,唉,没人疼没人爱啊。”

  他这话刚说完,后脑勺就被已经起身的程沂和拍了一掌。

  “正常点,别娘了吧唧的。”

  上午这几个小时,丁珣犹如生在火炉中,每分每秒都过得十分煎熬。恨不得拨快时间的齿轮,往午餐时间调调。

  好不容易听完教官最后的训斥,一声“散”落下,她立马像满弓上的箭,咻地提上包往东出口奔。

  曾凡在后面大声提醒:“肉肉,别忘了我跟你说的事!”

  丁珣没工夫回头跟她细说,边跑边扬手,“知道啦!”

  一路飞奔,她的心情也像是快飞起来了。脚下腾云驾雾般,直到遥遥看到人群中那个杵在树下的高大背影时,丁珣才有了脚踏实地的安稳感。

  喘着粗气慢下来,丁珣擦擦额间落下的汗,整理帽子和糊了满脸的碎发。

  背过身掏出小镜子检查了一遍,确认眼眶里无异物,嘴角不脱皮才彻底放下心来。

  她缓了缓气息,脸上扬起拿捏得正好的笑容,然后转身,朝着程沂和不紧不慢走去。

  程沂和没靠着树,只闲闲站着,肩膀一高一低耸着,低头在看什么东西。

  他肩上挂着外套,腰杆分明没挺直,却依然比经过的路人高出许多。

  丁珣走到他身后,听到开心消消乐的声音。对方像是有所感应,往后撇了撇头,看到她后也没慌张,淡定地关掉手机塞进裤兜。

  而后才侧过身道:“等的无聊,跟朋友借的手机玩玩。”

  他这么一说,丁珣立觉羞愧。

  请人吃饭还让人久等,也就只有她了吧。

  丁珣两手扣着背包带子,十分歉然,“对不起啊,我们教官每天解散前都会开个小会,你久等了。”

  程沂和唔了声:“没事。”

  他俩并排往外走,丁珣走在程沂和身旁,手脚都不利索了。

  途中遇到了曾凡几人,曾凡还故意在她周围大声咳嗽,她立马投去警告的眼神。

  曾凡无所畏惧,笑着跟他俩打招呼:“肉肉,跟人吃饭去呢。”

  丁珣拼命给她使眼色,曾凡打着手势让她安心。

  李梦馨和方佩佩落后几步,没有上前打扰他们。

  跟凡凡目光胶着的工夫,丁珣听到耳侧传来程沂和的声音,低低沉沉,如要腻在她耳里一样。

  他问:“你朋友吧。”

  丁珣点头:“嗯,我舍友,就是上次一起向你借饭卡的。”

  “哦。”他语气淡淡,“要跟我们一块吃饭吗?”

  曾凡耳尖,听到这话赶紧拒绝:“不了,我跟佩姐她们要先去拿快递,你们吃,你们吃。”

  说完赶紧后退去找方佩佩二人。

  丁珣单手背在身后,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那个……”丁珣往他身侧靠了靠,抬头盯着他侧脸问,“你想去哪个食堂吃?”

  “随你。”程沂和没转头。

  “那去8食堂吧。”

  “行。”

  程沂和两手插在兜里,平静地吐出一个字。

  他藏在帽檐下的侧脸线条有些锐利,鼻梁高挺,盖住眼睑的睫毛又浓又长。丁珣看着看着,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睫毛。

  愣神间,腰侧压来一股力道,丁珣没反应过来,人已经偏离了刚才的路。

  呼吸间有淡淡的奶味,她轻轻嗅了下,确定是从眼前人身上传来的。

  揽着她的人很快又收回手。程沂和垂眸看她一眼,“别愣着,拐弯了。”

  丁珣懵懵点头,哦了下。

  心跳后知后觉加速,四肢感觉都已经不受意识操控了,一时竟不知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砰砰砰——

  心跳声越来越大,她拍脸,努力冷静下来。劝说自己程沂和只是做好人好事随手一揽而已,不带私心的。

  可越这么想,丁珣越克制不住喜悦,恨不得立刻头晕脑胀倒进他怀里。

  心里打着各种小九九,面上还是比较镇定的。

  丁珣清清嗓子,尽量让脚步轻快起来,声音里带着笑意道:“程沂和,你平时会玩游戏吗?”

  刚才还瞧见他玩开心消消乐了。

  听她突然出声,程沂和看了她一眼,目光被帽檐遮住,压下眼中的戏谑。

  “偶尔玩。”

  “那你都玩什么游戏啊?”

  丁珣等了几秒。

  他说:“换装游戏。”

  “???”

  丁珣以为自己听错了,换装游戏?像暖暖环游世界这种?

  哇,他一个大男人玩换装游戏,还真是有点……可爱呢。

  丁珣没有打击他,寻到知音般惊讶看着他说:“这么巧啊,我也喜欢换装游戏,特别有意思。”

  程沂和嘴边噙着不易察觉的笑,“你之前不是说从不玩游戏?”

  “……”一时得意,忘记了。

  丁珣压了压帽檐,干笑,“啊有吗?可能你听错了吧,我偶尔玩。”

  “哦,这样啊。”语气意味不明。

  “嗯,我就是学习累了才会偶尔玩一下的。”她很认真地摆出一副好学生的表情。

  “……”

  到了食堂,两人一前一后买饭。丁珣豪气十足,买完了把卡给他,让他不要客气随便刷。

  程沂和也当真没客气,刷了她二十块钱。

  又说:“早上你给我的那瓶饮料抵下剩余的钱了。”

  丁珣觉得不妥,利息还是要给的。寻思着吃好饭再给他买盒水果。

  两人面对面坐着,食堂里人多,他们身旁也坐了两位陌生人。

  丁珣小口小口吃饭,低下的眼睛不停瞄他。

  他也不说话,将外套挂在椅背上就开始吃饭,良久沉默。

  食堂里人声鼎沸,要是聊天的话要么抬高声量,要么凑近。

  丁珣中午特意点了没有什么特殊味道的菜,但也不敢就这么大喇喇地凑近他讲话。口气这事,说不准呢。

  饭后出来,丁珣才开口说话:“你等我一下,我去买个东西。”

  程沂和稍一回头,她人就跑了,冲着不远处的水果超市。

  帽子抓在手里甩着,马尾一晃一晃的,跟小孩似的。程沂和挠了下耳垂,跟上去。

  丁珣买了两盒,一盒切好的菠萝,还有一盒哈密瓜。临走前想想又顺了两颗柠檬。

  结账出来找不到程沂和人了,她不死心地左右寻找,还是没看到。

  看来程沂和是不等她了。

  丁珣垂头丧气转身,额头突然被什么轻轻砸了一下,还伴着哗啦响声。

  “在找我?”身前横来一堵肉墙,丁珣一听这散漫的语调眼睛瞬间亮了,抬头朝来人看。

  她脸上明晃晃露出失而复得般的欣喜。

  程沂和把手里袋子给她,“拿着。”

  丁珣看都不看,只顾盯着他,“什么啊?送我的吗?”

  “嗯,奶糖。”

  她这才低头扒拉塑料袋,发现是两袋大白兔奶糖。

  丁珣眯眼笑道:“谢谢,我最喜欢吃奶糖了。呐,给你买的水果,你喜欢吃哪个?”

  把怀里的东西提给他看。

  程沂和盯着袋子看,思索半晌。

  “或者你两个都喜欢,我都可以给你的。”以为他犹豫不定,丁珣表示自己并不小气。

  “不用了,”程沂和拿了盒子最上面的两颗柠檬,淡淡道,“这个就行了。”

  ……

  时间在这时候就过得很快,她还没跟程沂和说几句话呢,就逼近1点了。

  丁珣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女生宿舍楼走,程沂和在身侧,快到大门口时止步了。

  “肉肉。”

  “嗯?”丁珣本能回头。看到程沂和时脑光一闪,有个念头迅速飞了过去,快得她没及时抓住。

  程沂和面色镇定,好像并没出声。

  丁珣问:“你刚才叫我了吗?”

  “没有。”他很淡定。

  丁珣腾不出手挠头,只能用大拇指刮开黏在脑门上的刘海。

  程沂和安安静静站着,等了小会也没听她说话,索性先开口道:“你到了,那再见了。”

  “啊……”

  她低声苦恼地长叹,声音极小,就像是内心深处发出的叹息。

  “那好吧……”

  丁珣抬头,他还站在原地,等她先进去。

  往怀里搂了搂奶糖,她偷偷打气:今天进展已经很不错了,以后机会还多的是!

  丁珣想通后士气又回来了,扬起笑冲他挥手,接着潇洒转身,大步进门。

  走了两步,又记起一事来,匆忙回头:“程沂和!”

  她一路小跑过来,奶糖和水果盒在怀里乒乒乓乓。

  “还有事?”程沂和微扶了下她冲过来时倾斜的肩膀,迅速收回。

  丁珣舔了下唇,开口有些羞涩,“嗯……我想问你,你能不能把吴翕的联系方式给我?”

  程沂和后退了一步,挑眉看她。

  她生怕被误会,赶紧撇清:“不是我,是我朋友!”

  话一出口,丁珣想起那个‘我一个朋友即是我’的理论,心下忐忑起来。

  程沂和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可她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他说:“回去发你。”

  “那好,”丁珣笑道,“谢谢啊。”

  程沂和哼笑了下,却不带任何情绪,“客气。”

  临走前,丁珣再一次强调:“真的不是我想要的,是我一个朋友。”

  越强调,越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等她走远,程沂和轻捏着手里的柠檬,莫名生出一股无力感。某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也渐渐油然而生。

  这感觉似乎是——失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