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2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章

  程沂和站在阳台上,背倚围栏,在听手机那头的人讲话。

  阳台上开着灯,有飞蛾不住扑来,翅膀撞上灯罩发出轻微响声。男生宿舍楼里热闹非凡,他如身处闹市,却安静得出奇。

  手机那头的人见他一直不讲话,停了几秒。

  “沂和?”周曼问,“怎么不讲话?”

  程沂和懒懒回:“在听你讲。”

  地上突然摔下来一只飞蛾,就在他脚边。程沂和踢了踢它展开的翅膀,飞蛾如惊弓之鸟,迅速逃走。

  “我跟你爸明后两天估计还得在医院加班,最近医院有点忙,你要是嫌一个人回家闷可以去小姨家找鸿子玩。”

  程沂和静静看着地板,眼中却无波无澜。

  这种话他从小听到大,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

  他并没有出声,任由周曼继续讲下去。说到最后,又是常用的结束语:“晚上早点睡觉啊,别玩手机熬夜了,好了先挂了,妈今晚值夜班,一会要走了。”

  “哦。”

  挂了通话后,他又在阳台上站了会。

  转过身,眺望漫天繁星。明天应该又会是个大晴天吧。

  初秋的晚风徐徐吹来,空气中带着一股草木清香。程沂和下意识掏兜,手刚伸进口袋里,才想起糖已经吃完了。

  以前的他并不噬甜,当初吃奶糖也只是为了抑制烟瘾。

  高中某段时期的程沂和,叛逆,桀骜不羁,是家长老师心中的刺儿头。

  他认识了一帮传言中的外校小混混,喝酒抽烟染头,样样不落后。三天两头程沂和就会被叫家长。

  可每次来学校的,大多是他小姨,即谢鸿的妈妈。

  那时候的程沂和,混归混,倒也没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且成绩优异。让想抓他学业上把柄的老师很是头疼。

  从小他就是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小孩,懂礼貌成绩好,父母工作繁忙时他也不吵闹,十分温顺。

  可渐渐地,程爸程妈就发现他变了。

  经常要零花钱、跟不学无术的人来往、头发一周一个色。

  他不再是以前那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了。程爸程妈认为这是每个青少年都必须经历的叛逆时期,很正常。再者程沂和也没折腾出什么浪来,他们也就没太上心。

  等时间一长,他自然会从叛逆期走出来。

  事实证明他们的想法没有错。

  高一还是个刺儿头的程沂和,到了高二又跟大放血脱胎换骨了似的。他剪短并染回黑发,丢掉花里胡哨的衣裳,与那群人断了联系。

  众人都道他是浪子回头,似乎一早就相信他有‘转好’的能力,就连他的父母也是这般想法。

  可事实只有程沂和一人知道。

  他突然的叛逆是为了什么?不过是想获得父母的关注罢了。

  现在想想以前那些破事,程沂和自己都感到好笑。

  幼稚又无趣。

  目光穿透阳台上的玻璃门,宿舍里陆华正在跟谁视频,举着手机四处介绍。

  撞上他的视线,陆华开了门出来,视频里老人的爽朗笑声随即传入程沂和耳中。

  陆华朝程沂和使了个眼色,将手机摄像头对准他,对着视频里白发苍苍笑得一脸褶子的奶奶大声道:“奶奶,这也是我同学!”

  奶奶眉目慈祥,估计是有些耳背听不分清,凑近了镜头盯着程沂和瞧。

  “瘦了,瘦了啊。”奶奶把他当成陆华了,还断断续续嘱咐他要多吃点。

  程沂和默默拿出插在裤兜里的手,微微捏拳背在身后。

  他弯腰凑近手机镜头,扬唇笑道:“奶奶,我会好好吃饭的。”

  “好好,”奶奶笑着道,“在学校要听先生的话啊,跟同学也要搞好关系,马上要降温了,不要着凉了。”

  奶奶一直没分清人,对着手机这头的人念叨了很久。

  程沂和始终弯着腰,不嫌累似的,点头说好。

  旁边陆华看不过眼了,把手机转过来,“奶奶!我才是你亲孙子!”

  “哎哟!”奶奶被突然出现的大脸吓了一跳,“怎么又突然胖了?”

  “……”

  晚上九点出头,程沂和换了身衣服,背上包准备出门。

  白杰正要上厕所,问他:“盒子,这么晚还去哪啊?”

  “回家。”

  他塞好钥匙。

  陆华说:“不是说明天再回去的吗?这么晚出门,你就不怕有人劫持你的美色?”

  程沂和打开门,口吻懒散,“比起这个,我更怕半夜被说梦话的人吵醒。”

  陆华:“……”他不就只说过一次梦话嘛,记那么清楚。

  丁珣决定先搞清楚茶叶盒的身份。他既然自称是程沂和的同学,那说不定还有可能是一个宿舍或隔壁宿舍的。

  要真这样那可就方便了,她就可以央求央求茶叶盒,拍一些‘少儿不宜’的照片。

  程沂和宿舍的另外三人丁珣都见过,她瞧着那三个人的气质跟网络上的茶叶盒也并不符合。

  不过仔细想想,茶叶盒跟程沂和似乎还有点像——只是程沂和才没那么毒舌呢。

  周六丁珣上午在宿舍躺到十点,吃过饭就去了图书馆。她想找茶叶盒玩游戏来着,顺便打探下程沂和的事。

  不过茶叶盒群里不出现,游戏也没上线。问裤衩,裤衩只说他回家了,估计在睡觉。

  丁珣怙惙,茶叶盒也许是陪女朋友去了,她这时候可不应该打扰人家小情侣花前月下你侬我侬。

  傍晚的时候,丁珣从图书馆出来,掏出手机问曾凡想吃什么。

  迎面突然过来一人,她握着手机,下意识地背过身想溜。

  然而又一思忖,她又没做亏心事,有什么好躲的,当即抬头看向来人。

  陈光越身旁还站着几人,丁珣仓促跟曾凡通完话,扬手朝他们挥了下,“好巧啊。”

  另外几人看着都眼熟。

  丁珣略略一回忆,记起似乎高中时见过这些人。

  陈光越过来道:“准备去食堂吃饭?”

  丁珣否认:“不去了,我舍友给我买好了。”

  “嗯。”

  他说完,相继给丁珣介绍身旁的几人,有男有女。

  到最后一个女生时,陈光越笑了笑说:“你们俩是一届的,丁珣你不认识她吗?”

  丁珣干笑:“见过几面。”

  那女生笑得腼腆,靠近了她几步,“丁珣,我以前总听人提到你。”

  “啊,是嘛。”

  “嗯嗯。”

  那女生似是要说什么,后来看了眼陈光越便缩头收了话,问丁珣:“明天我们大家聚一块吃个饭,你来吗?”

  丁珣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明天啊……”

  女生拉住她胳膊轻轻晃,晃得丁珣心肝儿都颤了。

  “你也过来吧,这些人中就我们俩是一届的。”

  丁珣看着她圆嘟嘟的脸,一时脑抽,嘴快道:“行,那我就去陪你。”

  “太好了!”

  陈光越看着她们俩,低头笑了笑没说什么。

  饭局时间是中午,地点在N市市中心。为了方便,众人合伙包了辆车。

  地点是一家自助烤肉餐厅。

  午间人还不少,不过周围的众多餐馆帮忙分了人流,这家看起来才稍显安静了些。

  丁珣跟几个不熟的女生坐在一起,她拿出手机玩,耳朵却竖起在听八卦。

  有个女生说:“上次我看到陈光越送一个小学妹回宿舍了。”

  “这都能被你看到?然后呢,有没有发生点啥?”

  “没有啊,那学妹好像是他们红十字会新招的,看着挺文静的。”

  另一个女生说:“原来他喜欢这种风格的啊,我以前还以为他喜欢——”

  话到此突然被其他女生的咳嗽声截住。

  丁珣诧异抬头,见到几人悻悻看过来。

  其中一个长发姑娘问她:“丁珣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拿。”

  “不用不用,”丁珣受宠若惊起身,“我自己去拿好了。”

  “一起吧,”长发女生又回头问众人,“你们都想吃什么?”

  众人一一报出名字。

  等两人走远后,桌上的人才松了口气。

  一人小声道:“陈光越喜不喜欢丁珣我不确定,但是丁珣肯定是不喜欢他的。”

  这边,丁珣一边寻找食物一边跟小米爆料。

  【天哪天哪,我刚才听到一个重大新闻!!!】

  小米处变不惊地回:【哦】

  丁珣:【我听她们说,陈光越看上他的一个小学妹!还送人家回宿舍来着!】

  小米这才从垂死状态中挣扎出来。

  小米:【谁?陈光越???他终于要明确地对小花朵们下手了吗?】

  丁珣:【……】

  小米:【他最近有没有找你?】

  丁珣回忆道:【没有吧,就昨天在路上遇到了】

  小米疑惑:【有时候我还真搞不懂陈光越的,难道是你自作多情了,人家或许压根就不喜欢你?】

  丁珣呵呵:【当初说他喜欢我的是你】

  小米:【哦】

  丁珣:【不跟你说了,我要挑好吃的了】

  小米:【我的姐妹,祝福你变得胖胖,然后被程沂和遇上】

  丁珣:【哼】

  丁珣爱吃虾,绕了一圈才到海鲜区。

  路途中顺手拿了几根烤肠,闻着香味,她实在受不了饥饿才偷偷咬了口。然后伸长胳膊去夹虾。

  这时,身旁也伸来一只胳膊,比她胳膊长,抢先夹走她看中的几只。

  丁珣嘴里咀嚼着,愤怒侧头。

  这一看,脆骨烤肠里的脆骨猛不丁卡在嗓子眼。

  “咳咳咳——”

  丁珣拍着胸口顺气,谁知道卡在嗓子里的脆骨就这么滑了下去。

  死了死了死了!

  小米这个乌鸦嘴!还真被她给说中了!

  什么时候遇到他不好,偏要在出洋相的时候!

  身旁人已经转身看了过来,一双漆黑眼眸扫过她已经憋红的脸。

  丁珣捂住还含着食物的嘴巴,她眼角已经咳出了泪花,楚楚可怜般。

  两人相对无言。

  丁珣如小仓鼠般迅速咀嚼并咽下烤肠,松手前舔了下门牙。

  她眨眼望向面前的人,磕磕绊绊道:“程、程……程沂和?”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