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25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章

  “嗯?”

  面前的男生微微挑起的桃花眼里带着高傲,他面目沉静地看着丁珣,淡淡出了个声。

  像在惊讶他们的偶遇,又像是在疑惑她突如其来的脸红。

  被他这么盯着,丁珣没有一丝退缩的念头。

  热度从脖子一直蔓延到耳朵根,她摸了下耳垂。正要开口讲话,喉间涌出咳意,又立即捂唇咳嗽起来。

  程沂和将手里托盘中的柠檬水给她,丁珣没仔细看直接端过来背过他喝下。

  餐厅里盛柠檬水的是塑料杯,卡通模样,杯沿夹一片柠檬。

  她手中这个杯身上是一只黑猫的图案,两只前爪上抬,憨态可掬。

  喝到一半,丁珣才想起这是程沂和亲手递给她的,一时停下,把杯子放到自己的托盘里不喝了。

  回过身,程沂和还站在原地,只是目光朝海鲜区投去,可能在寻找什么。

  丁珣没有把杯子还回去,眼睛盯着他托盘里的那些刚炸好的虾。

  虾身外面裹了鸡蛋液和面包糠,炸的金黄,堆在一起跟小金山似的。看着看着就令人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

  因为炸虾是现做现吃的,炸虾的师傅还没出锅下一盘,怀抱小心思的丁珣便把主意打到程沂和身上了。

  寻到了想要找的食物,程沂和迈开长腿背身离开。

  丁珣一惊,忙不迭地跟上去。等程沂和已经拿到了食物,她还一脸忧愁地跟在身旁,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手里的东西。

  程沂和注意到她如饥似渴的眼神,将盘子轻轻左右移动,她的视线也跟着移动,然后才抬起看过来。

  嘴巴抿成了一条线,眼尾下垂,可怜巴巴的样子。

  程沂和挑了下眉,“想吃?”

  “嗯!”

  她重重点头。

  不是都说男人会对可怜无助又弱小的小白兔产生保护欲吗,丁珣想在他面前试一下这招。

  “哦,”出乎她的预料,程沂和只是轻描淡写道,“想吃的话等下一锅。”

  “……”

  丁珣的表情有点崩裂。

  他一定是还在生气!在吃吴翕的醋!

  这么一想,她又士气大涨。程沂和离开,她又追上去。

  “程沂和。”

  程沂和脚步在水果区停下,拿了一盘橙子,“干嘛?”

  丁珣也跟着拿橙子,探过脑袋看着他的侧脸问,“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

  “……”

  他没回答,拿完橙子继续慢吞吞地走。

  丁珣亦步亦趋跟着,指指自己的脸反复强调:“丁珣,我叫丁珣。”

  “哦。”

  “那你现在记住了?”

  程沂和回头看她一眼,丁珣嘿嘿笑了,突然问:“我叫什么名?”

  “……”

  他沉默了几秒,“丁珣。”

  “不对。”她突然起了玩心。

  “?”

  丁珣板起脸,认真道:“我叫美少女。”

  程沂和:“……”这是傻子吧。

  她像是不知道尴尬为何物,又开始了新一轮.操作,“那你知道你叫什么吗?”

  程沂和嗅到了一丝不太美妙的味道,并不回答她。

  丁珣似乎也没想要他回答,自言自语道:“你是夜礼服假面啊,美少女战士的……”

  男朋友三个字突然卡在喉咙里。

  她偷偷拍了下额头,恍然大悟到这已经是在赤.裸裸地勾引他了,说好了要矜持,要温水煮青蛙一步步来的。

  见她瞬间安静了,程沂和垂头看过来。她皱巴着一张脸,离自己也不过一小臂的距离。

  靠的近,清楚地看到她在柔光笼罩下的脸白皙无暇。餐厅内开着中央空调,可能是因为急躁,她鼻尖冒出一层细密的汗。

  察觉到被人打量着,丁珣抬头的一瞬,眼睛忽闪,哈哈笑了两声。

  她躲开程沂和的视线,打圆场般说:“我刚才的冷笑话很冷吧?”

  “冷笑话?”他意味不明地唇角弯起。

  “不好笑吗?”丁珣为了证明不是要撩他,从记忆里搜寻看过的冷笑话,清清嗓音说,“问,打不开瓶盖了要怎么办?”

  程沂和静静看着她,嘴角有往上的弧度。

  丁珣被看得莫名心虚,硬着头皮讲下去,“找孔雀啊,因为孔雀开屏(瓶)啊!哈哈哈!”

  别人没笑,她自己倒笑了起来。气氛有些尴尬。

  “讲完了?”程沂和耐着脾气问。

  “嗯。”

  他的语气十分淡定,一点都没受到影响。丁珣情绪失落。

  就在她找着离开的理由时,手中的托盘一重,上面多了一盘虾。丁珣瞬间眼睛一亮,像个如获至宝的孩子,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欣喜甜蜜。

  他说:“两个笑话换一盘虾,你还是亏了。”

  “不亏不亏!”

  “走了。”丢下两个字,程沂和朝前方抬了抬下巴,示意要离开。

  丁珣没忘记自己的主要目的,叫住他,“等一下,我能问一下你,是不是把我号码拉黑了?”

  声音越来越小,神情也小心翼翼的。

  程沂和若无其事地撒谎:“我手机坏了,重买了一个。”

  “哦……那你还有我的号码吗?”

  “没。”

  丁珣挪起小步子靠近他,犹豫了下说:“那你新号码能告诉我吗?”

  “我号码没换。”

  “啊?”

  “你的号码我没保存到手机卡上。”

  丁珣有一丝费解,没捋清。难道她给他发短信的那段时间,正好是他手机坏了的时候?所以才没看到她的短信?

  “所以,你之前给我的那个号码还在用?”

  程沂和淡淡看她一眼,“嗯。”

  “那就行。”她低声嘀咕。

  最近以为被他拉黑了,丁珣就没发过短信。幸好他手机那段时间坏了,不然看到那些骚扰短信,指不定要讨厌她了。

  端着程沂和给的虾,丁珣美滋滋地回了餐桌。

  桌上有女生问她:“看到什么好吃的了?这么高兴?”

  “虾,”她笑眯眯的,捏起一尾咬了口,“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虾了!”

  饭过半旬,丁珣突然想起,没问程沂和他跟谁来吃饭的。

  刚才没注意,现在仔细一回想,程沂和的托盘里放了两杯酒,一杯柠檬水……

  这杯柠檬水不会是给某个女生的吧?

  她一下警觉起来。

  可是现在好好吃着饭,也不能冒冒失失离席找程沂和吧。

  心里起了疙瘩,接下来她都味同嚼蜡。

  陈光越拿酒水路过问她怎么了,丁珣没看人是谁,一手撑下巴,拄着筷子叹气:“吃太饱了,有点撑。”

  闻言,陈光越便走开了。

  没过多久,他带着一小碟山楂片回来了,放到丁珣面前。

  “吃点山楂,消消食。”

  丁珣抬头,吓了一跳,忙不知所措地道谢。

  陈光越笑了笑,眼睛里盛满了阳光一样,耀眼极了。

  桌上其余女生你看我我看你,眼神间流传着暧昧。

  饭后,有人提议去唱歌,还有女生约着一块逛街。原本只打算出来吃顿饭的丁珣好一阵无语。

  她百无聊赖地听众人讨论,余光往外面瞥。

  忽然瞥到一抹熟悉的背影,蹭地起身,对身旁的女生说了句:“我就不跟你们车回去了,我看到我朋友,去找他了!”

  女生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背上小包跑了。

  视线追过去,发现丁珣跑到了一位男生身后,恶作剧一样拍那人肩膀。

  没一会,陈光越过来了,“丁珣呢?”

  “她说不跟我们回去了,看到了她朋友,”女生看着陈光越脸色,犹豫着,“好像……是个男生。”

  陈光越眉头皱了皱,没说话走开了。

  程沂和正站在门口等人,肩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伴着盈盈笑声。

  他转头,看到笑得一脸灿烂的丁珣。

  丁珣问:“好巧啊,你也刚吃完饭吗?”

  “嗯。”

  程沂和朝她身后望了望,背离墙站直。

  丁珣随手朝后面一指,道:“我也刚吃完,跟我一群老乡。”

  说完她又紧着问:“你呢,你跟谁一块来吃饭的?”

  看向他的眼睛里闪着期盼的光,又有紧张。

  程沂和说:“家人。”

  “原来是家人啊。”她松了一口气,很明显。

  丁珣讲完也觉得表现得太明显了,低头挽了下鬓间的发,“那你们现在准备回去了吗?”

  “差不多吧。”

  差不多?这是什么回答?

  丁珣又问:“你是回学校还是回家啊?”

  “回家。”

  两人一问一答,语速都不快。

  “那你的……”

  “丁珣。”身后响起陈光越的声音,打断了丁珣的话。

  她暗暗骂了一声,脸上还维持笑容回头,“怎么了?”

  陈光越大步过来,停在她身旁,先是看了程沂和一眼,再侧头问她:“你朋友?”

  怕程沂和说不熟,她立即往他身旁靠近,抢先说:“对啊,我朋友。”

  连名字都没准备告诉陈光越。

  陈光越嗯了声,低头跟她说:“我一会不跟他们去玩了,你要回校的话我们一起走。”

  “啊?”

  她讶异一声。

  抓住程沂和衣角,扯了两下道:“不用了,一会我跟我朋友还有事,不好意思啊。”

  陈光越愣了愣,随即又无所谓地笑了,“那好,注意安全,早点回校。”

  “诶,晓得了。”

  陈光越离开前又瞥了程沂和一眼,他低垂着头,在玩手机,似乎不对他们的对话感兴趣。

  等人走后,程沂和望望还被丁珣拽在手里的衣角,玩味一笑,“丁珣。”

  “嗯?”

  她不舍得松开手,就假装忘了。

  “我怎么不记得,我们一会还有事要做?”

  “……”

  丁珣沉默几秒,然后脸色严肃起来,凑近他压低声音道:“偷偷告诉你啊,刚才那个人他在追我,我不喜欢他所以才要躲着的。”

  “哦?”他挑眉,意思是所以他就是挡箭牌咯。

  “你大人有大量,就当我欠你个人情,下次我请你吃饭!”

  丁珣把约饭说得这么光明磊落。

  程沂和刚想说不用,右肩又迎来一下重重的拍打。

  谢鸿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撩妹被我逮到了吧!”

  “……”

  丁珣耳尖一动,朝谢鸿看了过去。他一头黄毛,瞧着像是见过,而且声音听起来也熟悉。

  程沂和甩开谢鸿的手,“闭嘴。”

  谢鸿配合做了个将嘴巴封起来的动作,而后朝丁珣抛媚眼。

  “走了。”

  程沂和收起手机,领头朝外迈步。丁珣原地思索再三,又瞥瞥身后的一群人,跟了出去。

  “去哪啊?”谢鸿两手插袋,脚步拖沓地跟着程沂和。时不时回头看丁珣。

  他告诉程沂和,“人家姑娘跟着咱呢,是不是你欠了风流债没还?”

  “你话怎么这么多。”

  程沂和不耐烦道。

  到了附近的公交站台,他没拦车,等丁珣过来了才说:“你自己坐车回校。”

  丁珣笑着应了。

  程沂和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先把谢鸿塞了进去,上车前眼眸抬了下,目光沉沉,朝她的方向看过来。

  丁珣挥着手,还不忘道:“你放心,我会记得我还欠你一顿饭的!”

  程沂和:“……”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