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26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

  与丁珣分别后,程沂和跟谢鸿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趟附近的家乐福超市。

  程沂和有个爱逛超市的毛病,这点谢鸿早就发现了。

  只要大姨和姨丈在家,他每每都去超市,还总爱往人多的地方挤。

  谢鸿拿手机跟人打字聊天,边抬头看推着购物车朝蔬菜区走的程沂和。

  谢鸿在群里发:【两位妹妹在线吗?家乐福走一波?】

  等了会,没人回。

  谢鸿跟上正在挑胡萝卜的程沂和,吐槽道:“今天你准备做个啥?白萝卜炖红萝卜?提前说明啊,我最讨厌吃萝卜了。”

  “那你就别吃。”

  程沂和挑完萝卜又推着车走开。

  谢鸿撇嘴,听到手机响了。

  怒火上线了,回他:【不约,正补课中】

  谢鸿说:【妹妹辛苦了,给你们看一个贤妻良母大盒子】

  然后手机镜头对准前面程沂和的背影,拍了张照发过去。

  怒火:【他好高啊】

  谢鸿:【那是,我们家遗传的高个子】

  怒火:【按这个拍照的角度,我觉得你没有盒子高】

  谢鸿:【……】

  谢鸿发了个暴打的表情包过去。想起之前盒子提过他跟肉肉在学校见过,还不让说这事。

  谢鸿又赶紧手忙脚乱地把那张背影照撤回。

  他刚撤回没几秒,肉肉就上线了。

  先是说:【不去,我刚跟男神道完别,还活在梦里,哪里都不想去】

  接着又问:【裤衩,你刚撤回了什么?】

  怒火回答:【盒子的照片】

  肉肉:【哇,他长啥样?是不是太丑了所以又撤回了?】

  怒火:【只有背影,没有正面】

  肉肉兴趣一下子减了:【哦】

  谢鸿回:【喂喂喂,我们家的人怎么可能会跟丑这个字扯上关系?我撤回是因为盒子太帅了,怕你们俩看了自行惭愧】

  肉肉:【……】

  怒火:【……】

  谢鸿一边跟她们聊,一边乐。程沂和推着购物车过来,见他一脸傻笑,踢他脚,“犯什么傻?”

  他嘶了声,脸上笑意倒没减,说:“跟怒火她俩聊天呢。”

  “哦?”

  谢鸿说完也没注意到程沂和看他异样的眼神,自顾自地打字。

  他听到程沂和问:“都聊什么了?”

  “肉肉在说她男神呢,多帅多帅,”谢鸿嘁一声,“女生眼光就是这么肤浅,那男的能帅到哪儿去?我看不见得。”

  说完,后腰突然被手推车的拐角撞到。

  谢鸿哎哟一声捂住腰,朝程沂和看来。

  对方无心之失一样,淡定地推着车走开,“抱歉啊。”

  “……”他不是故意的,谢鸿也不好骂人,揉着腰亦步亦趋跟上,委屈道,“盒子,你不知道男人腰是不能受伤的吗?”

  “哦,”程沂和说,“晚上给你煲一锅猪腰汤。”

  “吃什么补什么吗?”谢鸿乐道,“那敢情好啊。”

  他兴致很高地跟着盒子去称猪腰,还在群里分享说今晚盒子给他煮猪腰汤。

  谁知道肉肉像是观看到了现场直播,问谢鸿:【你是不是腰不好?】

  谢鸿:【……】

  肉肉继续补刀:【话说吃啥补啥,你吃猪腰补的也是猪腰,合着他骂你是猪呢。】

  她字里行间充斥着挑事的意思。

  谢鸿的情绪也果然被煽动,拉住程沂和胳膊,“好啊程沂和,你背地里骂我是猪呢!”

  “……”

  “???”

  程沂和一脸莫名。

  谢鸿说什么也要把称好的猪腰放回去,“我不管,反正我今天不吃这个了。”

  程沂和重新拿回去,迅速推走购物车,“你又发什么疯。”

  直到回了家,程沂和打开手机看他们的聊天记录,这才明白谢鸿发疯的原由。

  他在群里艾特了丁珣:【好玩吗?】

  丁珣很快就出现了,暗戳戳问:【打起来了吗?】

  谢鸿:【小孩子才打架,盒子改给我煮鱼汤啦!】

  丁珣:【哦】

  很失落。

  聊完,程沂和准备收拾下回屋,然后又听到手机响了。

  丁珣私聊他:【你知道程沂和家住哪吗?】

  程沂和眉毛上挑,回:【知道】

  丁珣发了个星星眼图片:【能告诉我吗?】

  【不能】

  【……】

  丁珣:【我错了,不应该挑拨你们兄弟关系的】

  【盒子兄?】

  【hello?还在吗?】

  【盒子兄,我给你表演个负荆请罪你觉得可还行?】

  【……】

  程沂和收拾完食材,准备回房间时,转身撞到穿着家居服刚醒来的周曼。

  周曼去厨房倒了杯水,“回来了啊。”

  “嗯。”

  她喝着水,目光往客厅里转,“鸿子呢?”

  “去书房了。”

  就说了几句话,两人神情都淡淡的。程沂和拔脚离开,听到身后人开冰箱的动静,接着她随口问:“今晚你要做饭吗?”

  程沂和脚下没停,懒懒回:“嗯,鸿子说他想吃。”

  周曼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神色默了默,最终还是没继续聊下去。

  回了房间,程沂和才打开手机回丁珣。

  他躺到床上:【有点困,睡了】

  丁珣立即回:【祝您做个好梦!】

  【醒来别忘了告诉我程沂和的住址啊!拜托拜托了!】

  程沂和:【再说】

  怕她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来,程沂和醒来没有把住址告诉丁珣。

  醒来已是下午两点出头,家里安安静静的,仿佛只有他一人。

  程沂和继续躺床上缓了会神,起来先去了谢鸿所在的书房。

  他戴着耳机,没有打游戏,正在看电影,手里拿一盒面纸。

  一个一米八的大男孩,蜷着腿缩在老板椅上,面纸盒挡在眼睛前,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

  程沂和过去,看到电脑屏幕上闪现出一个白色影子,椅子上的谢鸿立马抖了下,躲在面纸盒后的眼睛闭上。

  程沂和拍他肩膀,谢鸿立即如杀猪般叫了起来,把程沂和也给吓了一跳。

  看到身后站的是谁后,谢鸿又气又愤,扯了耳机,把面纸摔程沂和身上。

  他嚷道:“你怎么走路都没声,吓死人了!”

  程沂和接住面纸盒,拖了把椅子过来,坐下陪他一块看。

  笑道:“胆子怎么这么小。”

  谢鸿情绪没消,口不择言,“我又不是那个肉肉,以后你要吓人你就去吓唬她!”

  上次丁珣在群里发了个动图,还提醒大家胆小的不要点开。谁知谢鸿不吃那套,偏是点开了。结果一怒之下拉黑了丁珣两天。

  跟着谢鸿半嚎半瑟地看完一部恐怖片,程沂和便下去准备做饭了,谢鸿刚看完还沉浸在恐怖气氛里,忙跟过去说是给他打下手。

  嘴上说着要打下手,实际就站在一旁喝着饮料看他切菜洗菜,完全一副等吃态度。

  谢鸿朝一楼卧室方向瞄了眼,小声问他:“大姨和姨丈醒了没?”

  夫妻俩这一周是夜班,白天补觉。

  程沂和头未抬,漫不经心道:“我妈起来过一次。”

  “当医生可真辛苦,”谢鸿啜着可乐,感慨,“幸好我没学医。”

  “哪一行都辛苦,”程沂和把切好的菜倒进洗菜篮中,熟练地打开水龙头清洗,“你选的不是计算机吗?”

  他说着抬头看一眼谢鸿茂密的黄毛,嘲道:“估计没多久黄毛就秃了。”

  谢鸿不服气地反嘲:“你个学数学的还好意思嘲笑我,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看他忙活一阵,谢鸿又突然问:“诶,我今天忘了问你,在餐厅遇到那女生是谁啊?你的追求者之一?我怎么没印象?”

  “你不认识。”

  “我知道我不认识,你说说我不就认识了嘛。”

  程沂和没理他,推开人准备炒菜。

  谢鸿不依不饶,“长得挺好看的啊,你说说嘛,是不是有那么点小心思了?”

  他在旁边挤眉弄眼,也不忘给程沂和递东西。

  程沂和开了油烟机,试图盖过谢鸿的声音。见他对这个话题无动于衷,谢鸿泄气。

  可是不一会又八卦起来,“对了,你上一次不是说在学校见过肉肉的吗?她长什么样?漂亮吗?有今天这个漂亮吗?”

  程沂和停下,回头看他。

  谢鸿一脸兴奋,眼里冒着光。

  “下次你见到她,自己比较下。”

  “要跟她面基了吗?”谢鸿期盼道,“那把怒火也一块叫出来呗。”

  用餐时间,谢鸿才从话匣子转变成闷油瓶,只低头吃饭不言语。

  谢鸿从小就不太喜欢跟大姨和姨丈一块吃饭,他们不喜欢吃饭讲话,也不只是吃饭时间,程家平时都安安静静的,一点人气都没有。

  不比他们谢家,成天欢声笑语,他觉得盒子在他们家的时候笑容都变多了。

  谢鸿在做菜一事上挺羡慕程沂和的,能煮熟,还能下口。不管美不美味,他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

  可是大姨和姨丈似乎一直不太喜欢盒子做的东西。

  就好比现在:

  周曼尝了一口汤,眉头皱了下,话不假思索地就冒了出来:“有点咸。”

  又咬一口排骨,“甜了。”

  ……

  姨丈倒是没直接讲出来,不过只把筷子伸向了蔬菜,没动肉类。

  谢鸿转头去看盒子表情。

  他表现得挺平常的,似乎不把他们的反应放心上,兀自吃着,大姨说哪道菜做得差了,他便多夹几筷子。

  谢鸿有些看不过去,连着喝了两碗鱼汤,排骨也几乎都是他吃掉的。

  谢鸿笑着看向两位长辈,“我觉得盒子做的挺好吃的,比我强多了。”

  周曼笑道:“也就你不嫌弃。”

  程沂和抬眼,目光寡淡地看了他妈一眼,笑了下没插话。

  没什么好期待,也没什么好失落的。从他走进厨房那会开始,他们的态度一直都是这样。

  新的一周开始了,丁珣还是没从茶叶盒那要来程沂和的地址。甭说地址了,其他并不私密的消息也没打探到。

  她有些怀疑茶叶盒可能是骗她的,他压根就跟程沂和不熟!

  新一周他们要选体育课,丁珣宿舍除了方佩佩都选了排球课。方佩佩选的乒乓球,因为排球课是露天场所,她怕晒黑。

  丁珣其实在选体育课前,已经问过程沂和了,他选的篮球,两人上课的时间和地点相同。

  于是她就在考虑要不要把茶叶盒给删了。

  一点信息都没打探不到,还不如她直接问程沂和来得快。

  某一晚丁珣还撞见了方佩佩跟她男友一块出去吃饭,一个挺高的男人,模样看起来比其他男生沉稳。

  后来方佩佩说,他不是学生,已经工作了。而且他们认识也有十几年了。

  当晚大家都挺好奇方佩佩的事,不过她不愿多说,只是笑道:“没什么特别的故事,跟别人的恋爱一样啊。”

  曾凡最近也常往文娱部跑,要为迎新晚会的演出排练。

  丁珣加入外联部后,只集中开过一次会,然后这一周又开了次会。院里的迎新晚会和十佳歌手活动都要靠金钱支撑举办,让他们外联部去拉赞助。

  于是丁珣又忙得脚不沾地,跟两位学姐一块拉赞助去了。

  学校里就开了很多店,她们先从校内抓起。

  溜了一早上的嘴皮子,才拉了一家赞助。

  几人摸摸瘪下去的肚子,准备找家店吃饭。

  这两天丁珣没再在学校见过程沂和,她白天上课,没课时跟学姐出门干活,晚上又要上晚自习,回到宿舍累得连游戏都不想玩。

  睡前还不忘给程沂和发条短信。

  短信内容一点都不暧昧。要么讲她今天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要么就祝他做个好梦。

  程沂和也不全然冷漠,会回她一两句。

  丁珣和学姐们说说笑笑进了一家石锅拌饭店。

  刚进去,就有个学姐拉住她们惊喜地小声道:“有帅哥!”

  丁珣自从认识程沂和后,对别的男生就没了兴趣。另一个学姐激动地问:“哪呢哪呢!?”

  “八点钟方向!”

  “卧槽我哪知道八点钟方向在哪!”学姐吐槽,“你能不能说个明显的标志物?”

  “就那个大盆栽后面!一共三个人!穿白衣服的!”

  她们俩暗暗瞄人,脸上却一本正经往店内走。

  丁珣好笑地跟着看过去,这么一转头,却是愣了。

  穿白衣服那个——是吴翕。

  学姐还在捅她胳膊,“丁珣,怎么样,帅不帅?”

  话都没说完,学姐就见丁珣冲了过去,停在了白衣服男生——对面的人桌旁。

  学姐佩服道:“年轻人就是胆子大。”

  “我看到了我当年的朝气。”

  “……”

  程沂和将筷子伸进水杯中烫洗,搅了搅后把水倒进桌旁的垃圾桶内。

  刚拿起杯子,身旁过来一人,直愣愣站着不走了。

  他以为是服务员,不允许把水倒进垃圾桶。于是抬抬手,准备起身倒外边,谁知道杯子却被对方抢走了。

  “我来帮你倒!”

  程沂和眉毛拧起,看到丁珣跟阵风似的跑去店内厨房,没一会又抱着空杯子噔噔跑回来。

  她放下杯子,气息不稳道:“好巧啊,你也刚吃饭吗?”

  “嗯,”程沂和目光落在她沾湿了的双手上,抽过桌上面纸递来,“擦擦。”

  “谢谢啊。”

  丁珣看看程沂和,又望望桌上另外一脸震惊的二人,指着自己身后说:“我跟我们部门的人来吃饭。”

  程沂和视线跟着她手指,看到是两个女生。

  这时有个女生喊:“丁珣,你要吃什么?”

  丁珣抱歉对程沂和一笑,“一会再跟你说,我去点东西啦。”

  “嗯。”

  到了两个学姐身旁,丁珣还是一脸藏不住的笑意。

  学姐问:“认识的?”

  “嗯,”丁珣大言不惭,“黑衣服那个是我男朋友。”

  “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平时怎么没听你提过。”

  “因为太帅了,所以我得偷偷藏着。”

  “……”

  点完东西,丁珣就带着两位学姐坐到了程沂和旁边一桌。

  学姐们这才看到她男友的面貌,小声对她说:“刚才是我们错怪你了,长成这样的男朋友,确实应该被藏起来。”

  丁珣完全一扫来店里吃饭之前的疲惫,笑得脸上要开花了。

  她点头,“是吧,我也这样觉得。”

  然后又嘱咐二人,“你们不要在他面前说我是他女朋友哦。”

  “为什么?”

  “这是我们俩的小情趣。”

  “……”

  学姐开始怀疑那人究竟是不是她男友了。

  丁珣没去管她们怎么想,她故意跟程沂和坐在一排,侧着身子问他:“上次说要请你吃饭的,你什么时候有空?”

  程沂和淡淡道:“再说吧。”

  “哦。”

  跟程沂和同桌的,除了吴翕,还有个白杰。

  白杰平时跟女生接触不多,没陆华那么油嘴滑舌,只是看着丁珣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八卦的意思。

  这时丁珣也正好把目光转向了他,笑着问:“你就是那个白洁吧?”

  军训的时候她就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了。

  白杰脸上有些尴尬,听出了她的意思,“是杰出的杰。”

  丁珣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杰啊。”

  她也深表歉意,“不好意思啊,一直误解你的名字了。”

  “没事。”

  白杰说一句就不自觉地朝程沂和看一眼,虽然他没什么表示,可白杰总觉得气氛压抑得很。

  谈话间,程沂和一桌的饭菜已经上来了,丁珣也没去打扰他们吃饭,转头跟两位学姐聊天。

  学姐们在聊院里学生会的一些人,之后提到了某个男生,突然对丁珣说:“珣啊,这人之前还托我给你送东西呢。”

  “嗯?”丁珣问,“我怎么不知道?”

  “我给你推了,他花心得很,学生会里好多女生他都送过东西。”

  “这样啊。”丁珣说,“那他一般都送什么?”

  “就一些巧克力啊,花啊的,没创意。”

  丁珣有意提高声量,“我觉得挺好的啊,我还没收过男生送的花呢。”

  学姐朝她挑眉,“你想要的话,那我下次帮你收下咯。”

  丁珣问:“那人长得怎么样?”

  她刚问完这一句,手机来了条短信。丁珣没察觉到,等着学姐的回答。

  学姐说:“虽然人挺花,但是长得还是不错的……”

  丁珣手机又来了条短信。

  她才反应过来,打开看了。

  发信人是离她不到一米的程沂和。

  ——【今晚有空】

  ——【晚自习下,九点半】

  丁珣两手捧着手机,对面学姐问她看什么呢,笑得那么甜。

  丁珣说:“那花你还是不要给我收了吧,我想送花给别人了。”

  隔壁桌,吴翕和白杰也都听到了丁珣她们的聊天内容。

  吴翕抬头,看到程沂和正收起手机,眉目舒展,唇角勾着,心情似乎很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