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2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章

  下午没课,曾凡排练回来时,就看到丁珣在对着洗脸台前的镜子左照右照,手上还拎着衣服往身上比划。

  曾凡关上门,调侃她:“怎么,晚上有约会?”

  丁珣一脸娇羞,“对啊,晚上约了程沂和吃饭。”

  “够可以的啊,几天不见,你发展迅速啊。”

  “没有啦,一般一般。”

  她嘴上谦虚,神色倒是骄傲得很。

  嘚瑟完,丁珣让曾凡帮忙参考挑哪件衣服,选完衣服,她又开始化妆。

  曾凡最近都不提吴翕了,丁珣还有点好奇她的态度,一边往脸上扑粉边问曾凡,“晚上要不要我帮你打探一下吴翕?”

  “吴翕?”曾凡嘴里叼着辣条,似乎真不记得了,疑惑地看她,“哪一个吴翕?”

  丁珣顿了下。

  曾凡没有追问,而是转头津津有味地跟她讨论起其他人来。

  “我跟你说,我们部门有个男生好帅啊,唱歌又好听,我听说他好像还学过跳舞……”

  丁珣:“……”

  她们聊着聊着,话题又转回丁珣今晚的‘约会’上。

  曾凡给她献计,让她如何不动声色地勾引程沂和。结果法子被丁珣给拒绝了,她说:“这办法要是有用,吴翕早就被你拿下了。”

  曾凡沉默了几秒,忽然道:“我想起吴翕是谁了。”

  丁珣睨她:“还以为你再也记不起这人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曾凡讲得头头是道,“好看的人很多,我总不可能一辈子就看一个吴翕吧?人生苦短,我得多领略下这世间的美。”

  “那我跟你就不一样了。”丁珣说,“我觉得一个程沂和就够我看一辈子了。”

  “朋友,一辈子还长着呢,大话别说这么早。”

  “你刚才还说人生苦短呢。”

  “……”

  寝室的门开了,李梦馨背着包进来。

  丁珣闻声转头看她一眼,对上李梦馨的眼睛时笑了下,“梦馨,你今晚还要去兼职吗?”

  李梦馨在校外找了份家教的兼职,教小孩英语。

  “嗯,一会就去。”

  曾凡也回过头,嘱咐她:“晚上注意安全啊。”

  “知道,有个老乡会跟我一块走,”李梦馨关上门,“我们十点前就回来,没事的。”

  “有人陪就行。”丁珣说完,手机突然响了。

  她手机放在床上,起身踮脚去拿。手机拿下来时,李梦馨刚巧经过,余光瞥到亮着的屏幕,看到来电联系人的名字——

  陈光越。

  脚步沉重起来。

  丁珣没察觉到异样,看到陈光越的名字皱了下眉,然后接听:“喂?”

  往阳台方向走。

  李梦馨的床铺靠近阳台,她慢吞吞回了座位,收拾东西时眼神不由自主地往阳台上飘。

  丁珣关了阳台门,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她随口问曾凡,“丁珣化了妆,晚上要出去吗?”

  “对啊,”曾凡冲她抛了个暧昧的眼神,“跟她男神。”

  “男神……”

  丁珣成天挂在嘴边的男神,只有那个什么程沂和。这通突如其来的通话,让她不确定起来。

  明明知道丁珣不喜欢陈光越,可心里就是别扭地在意起来。

  李梦馨起身,拿着洗衣盆推开阳台门,听到丁珣在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那多谢学长了啊,还记得过两天是我生日。”

  “吃饭就算了吧,那一天我可能会没什么空,抱歉了啊。”

  “那个什么,我一会还约了人吃饭,就不多说了,祝学长生活愉快啊。”

  挂了电话,丁珣轻声呵了声。

  这一声带着嘲讽意味的笑,李梦馨听得清清楚楚。

  丁珣收起手机转身,被多出来的人吓了一跳。刚才顾着跟陈光越打迂回战,她没听到身后的动静。

  李梦馨把洗衣盆放进水池,打开水龙头,“你在跟程沂和打电话吗?”

  她眼睛盯着水流,两手抓住盆子边沿,指甲轻轻划着盆壁。

  丁珣笑着回:“没呢,是一个高中的校友。”

  “哦。”

  丁珣开了阳台门准备离开,然后想起一事又回头朝李梦馨看,“对了,这人你也认识,就是陈光越。”

  “副会长啊。”

  “嗯,就是他。”丁珣靠近她,凑到了李梦馨面前,她微微后仰。

  丁珣嘿嘿笑道:“你们部门里一共新招了几个女生啊?”

  李梦馨一头雾水,“啊?好像是3个。”

  “那你有没有发现陈光越对哪一个特别上心?”

  “啊?”她更迷糊了,“什么意思?”

  “算了,”丁珣放弃盘问她,揉了把她脑袋,“你这么傻,肯定看不出来的。”

  晚修时间,丁珣一直心不在焉,看一会书就把随身带的小镜子拿出来照照。

  开学有一段时间了,有人已经习惯大学生活的自由,放弃来教室上晚修,一个教室内人少的两只手可以数清。

  就丁珣她们宿舍,也只有丁珣一人来了。

  曾凡要去排练,方佩佩出去约会,李梦馨去兼职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做,丁珣每当一个人时,总会想起以前跟小米混在一块的时光。

  小米这两天也没怎么找她,朋友圈倒是会发些模棱两可的句子,看样子是已经陷入爱情漩涡了。

  准时九点,丁珣就收拾东西走人,往8食堂走。

  她步伐慢悠悠的,丝毫不担心会迟到。甚至还沿途耽误一些时间,希望在程沂和后面到达约定地点。

  快要到的时候,才小跑起来。

  食堂里这个点已经关了不少窗口,没什么东西可吃了。

  丁珣气喘吁吁地跑到高个男生面前,拉了下肩头的书包,“对不起啊,在教室自习忘了时间。”

  程沂和靠在墙角,看一眼手表。

  九点四十,她迟到了十分钟。

  他没说什么,站直径自往食堂内走,胳膊被人往回扯了下。

  丁珣在他回头时又忙不迭松开,笑道:“要不还是不去食堂吃了吧,也没什么东西可吃的了。”

  “随你。”

  程沂和偏了下头,表明让她拿主意。

  “那……我们去校外吃?”她小心翼翼提建议。

  程沂和一手没有背包,全身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他一手插进裤兜,眉头扬了扬,“可以。”

  于是丁珣带路,她边走边询问程沂和的口味。

  “能吃辣吗?”

  “能。”

  “吃鱼行吗?”

  “行。”

  他今晚话很少,回答得丁珣有些心惊胆跳了。难道在不满她的迟到?

  她还故意迟到,为的就是在程沂和面前塑造一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形象的啊。没想到失策了。

  丁珣悔不当初。

  校园大,出去也要走好一段路。丁珣说:“我们去校北门那条街上的苗小坛家吃吧,他们家的酸汤鱼挺好吃的。”

  “嗯,好。”

  程沂和的回答还是那么冷酷。

  丁珣在脑中想尽法子跟他搭话,随手扯了路边树上垂下来的不知名的花,把在掌心玩。

  她刚想起一个笑话,突然听到程沂和问她:“你喜欢花?”

  “嗯?”

  丁珣讶异抬头,随即回答:“对啊,好看的我都喜欢。”

  她两眼亮晶晶地盯着他,路灯的光照下来,光线影影绰绰。

  她的盈盈目光让人觉得,她说的好像并不是花,而是他。

  程沂和将视线转开,看着前方的路。

  丁珣主动凑近搭话,“程沂和,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她话一开口,程沂和就轻声笑了下,“冷笑话?”

  他想起上次在烤肉餐厅的事了。

  丁珣也不觉得尴尬,“对啊,对你来说可能又是个冷笑话,我觉得还挺好笑的。”

  “那你说。”

  丁珣咳了两声,一本正经问:“我问你,小和在吹风扇,可是为什么他越吹越热?”

  “……”

  程沂和沉默了。

  丁珣追问:“想不出来吗?”

  他说:“风扇坏了。”

  “不对。”

  他又沉默了。

  丁珣嘻嘻笑着,脸凑过来,“想不出来吧?”

  程沂和挑着眼,唇角微勾,并不回答她。

  丁珣主动把答案交待出来,“因为小和他是在用嘴吹风扇啊,哈哈哈!”

  “……”

  程沂和停了下来,静静看着她。她好像很开心,笑得都捂起了嘴,两眼弯弯的。

  “傻子。”

  抬手轻拍了下她后脑勺,程沂和又继续往前走。

  丁珣突然被拍了一下,整个人像被定住了。后脑勺着火一样,热度蹭地蔓延到脸上。

  心跳砰砰砰加速。

  他刚才看过来的眼神里,仿佛充满了无奈的宠溺。

  丁珣傻了一般,愣在原地。直到程沂和转头看过来,她才匆忙跟上。

  嘴角抑制不住笑意,时不时就看一眼他,但就是什么都不说。

  程沂和被看得烦了,啧了一声:“想说什么就说。”

  “嘿嘿,”她默默缩了下脖子,靠近他悄声问,“你能不能再拍一下我后脑勺?”

  “?”

  “……”

  这种心里开了漫山遍野花的感觉,在他们到达店内时才收了起来。

  两人前脚刚踏入酸汤鱼店,有个试探的声音自身后响起,“程沂和?”

  丁珣回头,看到的是一个染着孔雀蓝发色的女生。

  女生穿着清凉,大概一米六出头的个子,身材偏瘦,脸颊上微微带肉。

  在女生旁边,还有几位染着大胆色系头发的朋友。

  女生没看丁珣,只是盯着程沂和,在他转过头时,笑了,“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程沂和没出声,抬了抬眼。

  这时,女生才把目光转向了他身旁的丁珣身上。

  一接触到对方的目光,丁珣立马转变警惕模式。不是她多疑,而是这个女生的眼神看起来很不舒服。

  女生上下看了她几眼,又回头问程沂和,语气不经心一般,“好久没见你了,上次叫你出来玩也不出来,你不仗义啊。”

  她完全没有打听丁珣的意思,跟程沂和聊天时的口吻娴熟自然。

  丁珣打起了精神。

  眼前这个女人,是在跟她耀武扬威。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