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2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章

  做好了决定,等怒火游戏上线后,裤衩便点击‘开始游戏’。

  进入等待时间。

  裤衩兴致勃勃道:“一想到这周就能见小火妹妹了,我激动得手机都快拿不稳了。”

  怒火:“滚。”

  裤衩:“不着急,等周六我生动形象地给你表演怎么滚。”

  怒火:“……”

  丁珣:“……”

  本来不佳的心情,因为裤衩的插科打诨,丁珣渐渐也话多了起来。

  跟随茶叶盒跳伞后,丁珣开始认真玩游戏。

  可是她认真起来,别人就不太习惯了。裤衩连连发问:“肉肉,你今晚搞什么深沉?跟你的小哥哥吵架了?”

  “没有。”

  “那你之前是什么意思?”

  她不想把这事具体讲给还没见过面的网友听,只无所谓般说:“也没什么,就是突然想通,还是游戏好玩。”

  裤衩道:“对嘛,游戏里还有盒子跟我呢。”

  丁珣撇嘴。

  他又说:“我就算了,你可以考虑下让盒子当你的小哥哥,我们盒子也很帅,很多女生喜欢的。”

  丁珣:“……”呵呵,信他才怪。

  茶叶盒的声音突然插进来,“谢鸿,闭嘴。”

  可是谢鸿正在兴头上,哪里能听到别人的声音,絮絮叨叨道:“上次在外面,就有个女生追着他,一路跟到公交……”

  他话讲到一半,丁珣看到茶叶盒跟裤衩二人双双掉线了。

  丁珣:“怎么了?”

  怒火道:“打架去了吧。”

  谢鸿被程沂和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吓到,手机屏幕已经切出游戏画面,他接了起来。

  “盒子,你干嘛?”

  “那事别在她面前说。”程沂和提醒。

  谢鸿纳闷:“上次你说见过肉肉的事不能讲,这个也不能说……”

  话及此,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叫了一声,“难道,上次那个追着我们一直到公交站台的女生就是肉肉?”

  程沂和沉默。

  谢鸿的认知里,这便是默认了。

  “卧槽,这也太他妈玄幻了吧?”谢鸿感觉正在目睹什么偶像剧情节,“你们俩演电视剧呢。”

  程沂和提醒意味很重:“一会好好玩游戏。”

  “行嘞,你的意思我懂。”

  再次上线后,程沂和听到丁珣正在跟怒火一块吐槽他和谢鸿。

  丁珣被人追着打,躲在房间角落里,“这两个男人也太没有责任心了吧,游戏刚开始就跑了,留下我们两个弱女子对抗那么多人。”

  “以后找男朋友一定不能找这种没责任心的男人。”

  ……

  怒火打断她:“他们上线了。”

  “啊?”丁珣瞥一眼队伍,果然看到两个男生又在线了,她口风换得很快,“不过这种不沉迷游戏的男人,我觉得还是比较居家的,适合当丈夫。”

  怒火:“……”简直口不择言。

  这时候裤衩回道:“肉肉,我可不敢当你丈夫。”

  他嘿嘿笑了几下,令丁珣觉得这笑里好像藏着某种深意。

  跟网友愉快地玩起游戏来,丁珣很快就把程沂和那事给忘了,短信也没给他回。

  也不是不想回,本来是准备缓缓再回的,谁知道这么一缓就给忘了。

  没回之后丁珣便安慰自己,或许真是他朋友在搞恶作剧,按程沂和的性子,不太可能会主动约她吧。

  这周上体育课的时候,丁珣也有意无意回避他。网球场和篮球场相连,她故意背对篮球场,将目光强行转移到其他地方。

  曾凡对她最近的沉寂感到新奇,“你最近怎么了,好久没提到程沂和了。”

  丁珣拄着网球拍垂头丧气,“不提他了。”

  “换目标啦?”

  “你就当是吧。”

  旁边的李梦馨闻言看过来,盯着丁珣微微泛红的脸颊良久,眼神里掺和挣扎之色,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

  周六上午,丁珣紧跟李梦馨之后起了床。

  她刚准备刷牙时,看到李梦馨站在镜子前发呆,一手拿着梳子,一手把住马尾,长久都未把头发扎好。

  丁珣过去问:“怎么了,起这么早还在发蒙吗?”

  李梦馨听到她的声音被惊到,肩膀缩了下快速把头发扎好,而后对着镜子扯出个笑,“嗯,还有点迷糊。”

  丁珣笑着拍拍她脑袋,过去刷牙。

  李梦馨站在身后,还盯着镜子看丁珣刷牙,像是入了定。

  她突然问:“你今天怎么也起这么早?”

  丁珣喝口水吐掉泡沫,“跟朋友约了去看电影。”

  “哦。”

  “你也很早啊,”丁珣笑着抬头,看着镜中的她说,“你那个家教的兼职需要这么早就去吗?”

  李梦馨眼神闪了下,像要躲避这个话题。可丁珣又一直看着。

  她摆了摆手手里的梳子,转身道:“我先去图书馆,再去兼职。”

  “哦。”

  丁珣觉得她有点奇怪,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似乎这几天李梦馨都这样,神情恍惚,有时对着书本都能发好久的呆。

  丁珣私下跟怒火约好了提前见面,她也是这几天才跟怒火互相告知姓名。

  怒火叫杜子婧,还是个高三的学生。不过她跟丁珣年纪一样大,生日还比丁珣早几个月。

  两人上午八点,约在万达附近的一家糖水铺里见面。

  怒火说她穿裙子,背着兔熊,长发,怕丁珣找不到还发了张照过来。

  看到照片后,丁珣就开始两眼冒星星,这个怒火,跟真人版洋娃娃似的。

  两人成功会面后,丁珣一直看着她笑,眼神里的痴汉属性快溢出来了,一点害羞的意思都没有。

  怒火也打量着她,惊讶道:“听你的声音,我还以为是个萌妹子。”

  丁珣笑:“是嘛。”

  她没用小奶音,声音很正常。

  怒火说:“你不笑的时候很像御姐。”

  丁珣立马收了笑,“那一会我在他们面前就收住笑,你假装是我,我假装是你。”

  怒火一开始有点犹豫,在她的软磨硬泡下,终于勉强点了头。

  到时间去万达时,丁珣忐忑不安起来,问怒火:“你说要是他们俩是人贩子怎么办?”

  丁珣看着她说:“你这么好看一小姑娘,可不能让人贩子给拐跑了。”

  怒火:“……”

  “放心,他们人还不错。”

  丁珣奇怪,“听你的语气,怎么感觉你们好像认识?”

  怒火露出一个晦涩的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她怎么有种自己要被卖的感觉?

  九点半的时候,茶叶盒在群里发了电影票的照片,称在等候区等她们。

  丁珣过去前买了四杯奶茶,还问了他们的口味。裤衩不挑,倒是茶叶盒,非要加奶多糖,跟小孩似的。

  跟怒火一路谈谈笑笑,来到了七楼。

  丁珣视线在等候区一扫,突然顿住。

  她忙拉着怒火转身,怒火一头雾水,“怎么了?”

  “看到个人。”

  她也不说是谁。

  怒火自己转头去看,“你认识的?”

  “嗯,”丁珣说,“就是之前跟你们提过的,我前任男神。”

  “男神居然还分前任现任。”怒火关注点偏了。

  这时裤衩在群里问:【你们到哪了?】

  怒火回:【已经到了】

  裤衩:【人呢?】

  怒火:【马上就来】

  裤衩:【行,别忘了我们的接头暗号啊,我今天穿的黄色的T恤】

  接头暗号是:

  ——天价咸鱼买不买?

  ——来一斤。

  据说裤衩想了一夜才想出这么个特别的暗号。

  回完消息,怒火对丁珣说:“裤衩他们已经在催了。”

  丁珣一咬牙。遇到就遇到,怕什么!

  她挽着怒火胳膊,昂头挺胸地往里走。因为怒火的穿着,有不少视线投射过来。

  丁珣虽然仰着脸,但她注意到对面坐在椅子里的男生也正看过来。

  他好像在看怒火,又好像在看她。视线沉沉,压得丁珣脑袋不自觉往下垂了几分。

  程沂和这人的眼神就是这般懒散又强势。轻飘飘的目光里,散发着压迫性的晦暗。

  在靠近的短短几秒内,丁珣觉得自己仿佛被他的目光穿透了个干净。

  丁珣移开眼睛,侧头问怒火:“他们有说在哪等我们吗?”

  “说了——”怒火一指前方,“呐,就是他们!”

  丁珣还没来得及问她,她怎么肯定指的人就是茶叶盒二人,目光一接触到前面的人,整个人都怔住了。

  在她们面前,站着程沂和跟一个黄毛男生。

  她记得,这个黄毛就是之前跟程沂和一块吃饭的。

  丁珣脑中一片空白,世界好像在旋转,她脚下都不稳起来。

  听着怒火和黄毛在对暗号:

  黄毛试探问:“天价咸鱼买不买?”

  怒火回:“来一斤。”

  完了。

  丁珣要彻底崩溃了。

  黄毛说:“你好,我是会飞的裤衩。”

  怒火说:“你好,我是骑着肉的小仙女。”

  丁珣:“……”

  程沂和:“……”

  然后黄毛把目光移向丁珣,有些疑惑,“你是怒火?”

  很奇怪啊,那天见到的人就是她,程沂和不是默认她是肉肉的吗?

  他左看看右看看,实在搞不明白。

  丁珣皮笑肉不笑,硬着头皮把自己做的孽完成下去,“我是裤.裆里有怒火。”

  尽管没朝程沂和看,她依然能感觉到他炽热的目光。

  程沂和来到了丁珣身旁,接过她手里的奶茶,没有介绍自己是谁。

  他手刚伸过来,丁珣下意识就把加奶多糖的那杯递给他,“拿,这个是你的。”

  “谢谢。”

  “不……”丁珣移开眼,“不客气。”

  四人找了座位坐下。

  裤衩跟怒火聊了起来,在聊她的裙子和兔熊,还妄图伸手摸,被怒火打了回去。

  裤衩委屈巴巴:“肉肉,你太凶了,我觉得你才是怒火,你不是肉肉。”

  怒火冷酷道:“不碰我衣服我们就还是朋友。”

  丁珣跟程沂和挨着坐,她尴尬到只顾着低头喝奶茶。

  茶叶盒居然就是程沂和,这世界果然是玄幻的,疯了疯了!

  丁珣觉得自己都快疯了。

  她开始回忆有没有在游戏里提过程沂和的名字,可说过的话那么多,哪里还记得这个啊。

  现在想想,茶叶盒就是程沂和这事有过很多破绽,可她偏偏没看出来,果然是眼盲了。

  再一想,她就想到还问过茶叶盒知不知道程沂和的家庭住址……那时候程沂和应该就在私底下笑话她吧。

  真没脸见人了。

  四人里,就只有裤衩跟怒火在聊天,程沂和跟她一样沉默着。

  “哇,你居然是我们的高中学妹?”裤衩突然扬声道。

  怒火看了眼程沂和,“对啊,以前你们俩在学校还挺出名的。”

  裤衩得意撩了撩头发,“是嘛,你老实说,以前是不是就有偷偷关注我?”

  “……你有病吧。”

  谢鸿越来越肯定她就是怒火了。

  电影已经开始检票了,丁珣还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连环打击中。

  “丁珣。”突然有人喊她。

  丁珣下意识抬头,看向旁边已经起身的程沂和。

  他一手端着奶茶,另一手拿着两张电影票,眼神淡淡的。

  见她看过来,程沂和脑袋微微偏了下,说:“走了,检票去。”

  丁珣咬着吸管,脑袋里像是有烟花在燃放,噼里啪啦的。

  完了,又被蛊惑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