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3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章

  目送谢鸿和杜子婧离开后,丁珣跟程沂和慢悠悠地走向最近的地铁站。

  她能察觉到这是谢鸿在故意给他们俩留二人相处时间。人人都道女人心,海底针。她倒是觉得男人的心思也不好猜,尤其是身后这位程沂和先生。

  丁珣真的一丁点都摸不准他在想什么。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寂静中,仿佛两个不相识的路人般。

  丁珣也不想找什么不回学校的借口了,同路便同路,反正尴尬沉默的又不止她一人。

  今天周六,来市中心逛街的人多。地铁里也已经没了座位,丁珣只好拉着头顶的拉环站着。

  程沂和站在她身侧,她透过对面玻璃看到两人几乎相触无缝的身体。

  心动这件事在生活中经常发生,一个眼神,一件衬衫都能成为心动的理由。心动容易,将情绪收敛回去就难了。

  至少对丁珣而言是这样。

  离N大站还有好几站,丁珣一手勾住拉环,另一手从包里掏手机。

  先前在路上没听到声,打开手机才看到微信有人给她发了消息。

  进去了班群和部门的群看有没有重要消息,之后才切回跟小米的聊天界面。

  小米问她:【今天见网友的感觉怎么样?】

  丁珣一直没回,小米还有些着急。但是看到她的微信运动步数一直在更新,觉得可能是没空看手机。

  小米又开玩笑发:【你不会是跟网友跑了吧?】

  丁珣一只手打字很慢,低头回:【别提了,今天面基面得我想死】

  小米回得很快:【怎么了?有什么不高兴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下?】

  丁珣:【……】

  丁珣:【程沂和居然是我的游戏里认识的沙雕网友,你说这事神奇不神奇?】

  小米好一会没回。

  然后发了一连串问号过来。

  小米:【姐们,你是不是想程沂和想魔怔了?搁这编故事呢?】

  丁珣:【呵呵】

  小米:【真的?】

  丁珣没回。

  小米一连卧槽发过来。

  【你们的偶像剧剧本是韩国编剧写的吧?】

  丁珣:【回去再跟你说,我现在在地铁里,他正站在我旁边呢】

  小米:【加油,快点摔他怀里去!】

  丁珣刚想回不要,广播提醒下一站到了。

  身后有人往这边挤,一人动,旁边的人也跟着动了起来,其中一位男性不注意撞到了丁珣,她忙捏着手机后退,又连环撞到后面的程沂和。

  程沂和脚尖被踩,他皱了皱眉,却没有移开。倒是丁珣反应很快,立马挪脚转身。

  “不好意思啊。”她低着头道歉,手里捏着的手机还亮着,屏幕朝上。

  程沂和眼睛下垂,瞥见了屏幕上最后一行字。

  “嗯。”声音轻轻的,心不在焉似的。

  他往后小幅度移了移,脚尖不再朝着丁珣的方向。

  可是没过几秒,又转了回来,胸膛正对着她。

  这一站上下车的人多,挤着挤着,丁珣又被挤到了程沂和身边。

  两人面对面靠着,她朝他干笑两下,收起手机把背包背至身前。然后稍稍转了个身,避开直视他的脖子和胸膛。

  正对面的是窗户玻璃。

  地铁行驶中,窗外闪过暗光,玻璃里映出地铁中的景象。

  她看到身旁人一手抓着上面的横杆,另外一只手虚虚按在腹部以上的位置,也正盯着玻璃里看。不知道为什么,丁珣虽然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可就是觉得此刻的他应该是皱着眉的。

  那种隐忍疼痛的蹙眉。

  女人的第六感令丁珣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她转头看程沂和,却发现他已经垂下了目光,刚才还捂在肚子上的手抬起拉住了头顶的横杆,另一手放了下来。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视线,程沂和也挑过头来,眼尾上扬,傲慢又随意的样子。

  他用眼神询问她,丁珣摇头,“没事。”

  一切寻常,还是那副大少爷似的表情。

  丁珣有一瞬怀疑是不是她看岔了。

  之后的时间里,她一直偷偷关注程沂和,或许是她之前看错,或许是对方有了警戒,丁珣没再发现他的异常。

  从地铁站往学校走的这一段路上,才是最尴尬的时候。

  下午阳光炙热,丁珣早上出门带了把太阳伞。

  她一出地铁站就撑开了伞,走了两步意识到程沂和在后面,停下回头看他。

  程沂和个高腿长,白衣黑裤走在人群里很显目。

  才刚出地铁站,脸颊似乎就被太阳晒红了。

  丁珣于心不忍,等他走近默默举高伞罩住他脑袋,撇开眼睛道:“我们一块走吧。”

  程沂和望着她侧脸,微白的唇角略略扬着,“谢谢。”

  “没事。”

  她个头并不矮,可是为了迁就他的身高,手臂需要伸直才能把他也罩在伞底。

  两人的距离又不远不近挨着,丁珣做这个动作就更累了。

  刚考虑着如何开口跟程沂和换一下位置,她换只手撑伞,手里的伞就被人夺了过去。

  丁珣的手还抓着不放,两人停下来面面相觑。

  程沂和低头望着她,密长的睫毛在伞面的阴影下动了动。

  “我拿,”说着手上使了些劲,“你个矮。”

  “……”想打人。

  丁珣脸一热,撒开手。明明她是不想让他撑伞的,可是拒绝的话就是讲不出口。

  她咬着牙笑,“那行,谢谢了啊。”

  “客气了。”

  他接受得倒是挺快。

  主动帮程沂和褪去男神那一层光环后,丁珣发现他这人是真的毒舌,跟游戏里的茶叶盒一样嘴贱。

  丁珣抬头看了看他,咽了下唾沫问出想问很久的问题,“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实里声音跟游戏里的不太一样?”

  游戏里的声音更低沉。

  程沂和目视前方,懒懒道:“你怎么不觉得是你耳朵的问题?”

  “……”

  丁珣气的牙痒痒。

  要不是看在他是前任男神的份上,现在就凑上去咬死他!!!

  一路沉默,他们也收获了不少新奇探索的目光,丁珣权当没看见。

  快要到女生宿舍楼前时,看到不远处围堆着一群人,四周还有不少学生跑着围过去。

  “发生什么了?”

  “好像是我们学校的某个女生当小三被原配抓到了。”

  “……”

  听着路过人的讨论,丁珣不禁皱起了眉头。

  她捕捉到几个关键词:家教,大一新生,外国语学院。

  丁珣莫名有些心惊,也顾不得身旁的程沂和,加快脚步赶过去。

  离得越近,女人尖锐高昂的骂声越大。期间夹杂着旁人肆无忌惮的辱骂,反驳声,隐隐的哭泣声……

  丁珣脑中一空,推攘开人群,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拨开人群一看,悬在心里的大石并没有轻松落下。

  她仿佛听到一声剧烈的轰鸣,将所有声音都轰炸了个干净。

  被围在人群里的,有几个打扮入时的中年女人,她们一个个戴着黑色墨镜,趾高气昂地在跟众人宣扬‘丑事’。

  被推攘在地的,是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李梦馨。曾凡蹲在旁边一边安慰她一边警惕别人的靠近,她脸上也被划了几道指甲印。

  明显刚经过一场恶斗。

  校园保安在跟中年女人们讲道理,可女人们不听,指着李梦馨骂骂咧咧。

  丁珣听不过耳,挺身过去扶起李梦馨。

  经她突然一碰,李梦馨抖了下,下意识撒开她手。

  “是我。”丁珣低声道。

  李梦馨抬起通红的一双眼,这才没有推开她。

  丁珣转头问曾凡出了什么事。曾凡一五一十讲给她听。

  早在今天之前,李梦馨就发现她兼职的那一家男主人看她的目光不对劲,也经常不动声色地揩油。

  李梦馨一开始以为是她自己想多了,可是今天趁女主人不在,男主人就开始对李梦馨动手动脚。

  李梦馨溜了后,女主人又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便跑来学校指责她是狐狸精,专门勾引别人丈夫。

  眼下女人的骂声也没有断,指着丁珣三人破口大骂:“这些都是你同学吧,你们还护着这个小狐狸精,看来你们也好不到哪儿去!”

  “明面上是出来兼职,背地里搞这些恶心人的肮脏交易!要不要脸!现在大学生都上赶着当人家小三的吗!?”

  ……

  周围好多学生都不满起来。有帮李梦馨讲话的,也有暗讽李梦馨的。

  丁珣跟曾凡平日里脾气虽好,但被人指着脑门骂了她们也不会缩头当包子。

  丁珣当即回怼过去:“这位阿姨,你说话挺搞笑的,我看你这个素养,就能想到你那位丈夫是怎样一个男人了。”

  中年女人骂得口干舌燥,见有人出来,斗气也来了。

  然而保安拉着她们,不让她们靠近丁珣几人。

  丁珣手随意指了下周围的人,特地在程沂和身上多停了几秒。

  “请阿姨你看一看,我们学校这么多长得又高又帅的男生,你说我们是脑子有病才想不开去当一个秃顶发福男人的小三吗?”

  众人忍不住笑了。

  人群里程沂和收了伞,打算过来的脚步停住。一手插兜,好整以暇地听她的长篇大论。

  几位中年女人被说得气红了脖子,放弃废话,直接朝她们扑过来。

  丁珣啧啧笑着后退,“您几位还是少折腾吧,我们年轻人伤着碰着过两天就能痊愈,可您几位不一样,这万一要是不小心摔了——”

  “哐当!”

  丁珣额角一痛,眼睛被太阳晃得发黑,感觉有温热液体滑过脸庞。

  视线开始模糊,左眼所见景象慢慢发红。

  “丁珣!”

  她听到有人在喊她,可张了张嘴却发现没能讲出什么话来。手摸到了黏在脸上的液体——

  红色血液。

  四周有人喊流血了,杀人了。

  疼痛感似乎也只是那一刹那,嘈杂的人声中,丁珣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手指间的红色液体上。

  满脑子都想着一件事:

  ——她流血了,满脸都是血吗?那会不会很丑?会不会吓到程沂和?

  ——完了,这时候还能想到程沂和,她是彻底完了。

  她从小到大还没跟人打过架,除了生理期,就没有过出血状况了。

  今天遇到这事,丁珣既想哭又想笑。

  复杂的情绪在看到朝她冲过来的男生时,顷刻间都化成了委屈。

  没错,是委屈。

  明明之前还埋怨他生他的气,可是眼下只有满腔委屈。

  丁珣又开始为自己的善变感到委屈。

  程沂和手里还拿着她的那把伞,扯着她胳膊查看她额头。

  还伸手在她眼前晃,手指突然被丁珣拽住。

  她说:“我好像失忆了,可是还记得你。”

  “……”

  身后那几位中年女人见此状况也没有要停战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又拽起手里硬邦邦的皮包朝丁珣过来。

  她身前是程沂和,生生挨下了女人们的扯打。保安们又迅速过来拦下。

  他像是不知疼痛,只顾着观察丁珣的伤口。她更不知疼痛,也不懂在想什么,笑得愈发灿烂。

  程沂和道:“看来是更傻了。”

  丁珣此刻想不起别的,闭着被血划过的眼,娇弱地哼唧一声便软在他怀里。

  程沂和顺势将人抱了起来。

  周围很混乱,丁珣靠在他胸膛,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洗衣液的清香,还有太阳晒后的轻微汗味。

  去他妈的赵柒冉。

  去他妈的茶叶盒。

  反正她就是追定程沂和了。

  管他以前是什么想法,她丁珣,一定要成为这个男人心尖上的女人。

  除他妈以外的唯一女人!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