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35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章

  决定6号回N市后,丁珣就开始想提前回去的借口了。总不能告诉两位老师,她是为了爱情回去的吧。

  那样讲的话铁定要被锁在家里。

  思来想去,丁珣最后跟准备回来但是临时又说不回来的小米通气,借口说是要去S大找她玩。

  丁珣还当着何娟丁凯龙的面给小米打电话,两人上演了一出姐妹情深的好戏。

  于是给何老师过完生日的当晚,丁珣就着手收拾行李准备滚蛋了。

  在家待的时间一长,爸妈对她的嫌弃之情已经快要隐藏不住了。

  陈光越恶作剧表白的事情,丁珣侧面给何娟反应过。

  何娟对那天的游戏一事并不知情,不过她是知道陈光越上楼找丁珣的,以为是为了学校里的事。

  丁珣认真问何娟:“你不觉得,你的学生对你的宝贝女儿有丢丢小想法吗?”

  “陈光越?”

  她一猜即中。丁珣两眼放光直点头。

  何娟看着自家女儿,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拍拍她头说:“到学校后记得好好学习。”

  丁珣:“……”

  她怀疑她妈话里有话,而且似乎还搞反了事实。

  丁珣解释:“不是的,不是我对他有意思!”

  何娟一脸了然,“我知道。”

  “……”

  可那个表情根本就是‘信你才有鬼’的意思啊!

  陈光越的事丁珣跟爸妈解释了又解释,最后把她自个也给绕进去了。

  把她送去车站后,丁凯龙还不忘语重心长地劝慰:“珣啊,现在外面很多小男生外表长得可有欺骗性了,你还小,得以学业为重,不能被他们骗了。”

  “哪怕就是我跟你妈都认识的男孩子也不能全信。”

  “……”

  话里暗指的人不就是陈光越吗?

  丁珣:“……走了。”

  冷漠转身,进去检票。

  因为一直心系女儿的恋爱问题,两人也没检查她的车票,只知道是上午九点半去S市。

  目送她进去后,丁凯龙后知后觉问身边人:“珣的票你检查过了吗?”

  “没有,”何娟在想另一件事,“你说那个陈光越,当年写给我们丁珣的情书不是恶作剧吧?”

  那是丁珣刚升高一的时候,陈光越正上高二。

  何娟身为陈光越的班主任,某天无意拦截到了一封送给丁珣的情书,写信的人是陈光越。

  她当即把陈光越喊去办公室问话,陈光越解释说是朋友们的恶作剧,他跟丁珣只见过一面,并不相识。

  后来这事也不知怎么就传开了。

  丁珣问到时,何娟只说没有这回事,她把陈光越叫去办公室,是因为他没交作业。

  何娟其实并不制止女儿的情窦初开,她也希望丁珣在能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可以体验下少年时的纯真爱情。

  可丁凯龙就不一样了。

  丁凯龙本来对陈光越印象还不错的,现在得知可能是女儿的初恋对象后,印象分大弧度下跌。

  他道:“反正我就觉得这个男孩子不诚实。”

  何娟:“我倒是觉得陈光越挺热心肠的,学习也不错,说不定可以考虑下。”

  “哼,你们女人尽会被表面功夫迷惑。”

  丁珣买的是中午的票,到学校估计也得两点出头了。

  程沂和微信问她买的几点的票,她骗他说买的下午的票。

  骗他是因为今天丁珣过来只穿了特别普通简单的衣服,没化妆,而且还拎着笨重的箱子,全身热得直冒汗。

  她怕程沂和万一说要来接她后,会扑他一鼻子汗味。

  心里是挺想早点见到他的,可是比起一时的悸动,她长久的仙女形象更为重要。

  到了宿舍,整理一通后,丁珣才暗搓搓地给程沂和发微信:【我到啦】

  发完程沂和也没回,估计没看手机。

  丁珣又顺便把宿舍打扫了一下。

  宿舍下午四点有热水洗澡,要是程沂和约她的话,她准备洗个澡再出去。

  做好卫生,丁珣坐下来吹空调,看到程沂和回她了。

  程沂和:【到锡州车站?】

  丁珣回:【不是,我到宿舍啦!】

  程沂和这次秒回:【你飞的?】

  丁珣边笑边打字:【对啊,我是仙女啊】

  程沂和:【……】

  丁珣问:【你在家吗?】

  学校门口,程沂和刚从计程车上下来。

  给司机付款后才面不红气不喘地回她:【嗯】

  丁珣:【为什么你的微信运动步数一直在增加?】

  程沂和停下来:【在跑步】

  他停在太阳底下,有些热,拉了拉肩上的包,继续往寝室方向走。

  这时丁珣的消息接二连三地来了。

  丁珣:【你下午还跑步啊?真是个注重健康的养生boy!】

  丁珣:【不过你跑得好慢哦】

  程沂和:“……”

  下午丁珣就吃了点零食垫肚子,刷手机一直刷到四点去洗澡。

  一切弄完又在宿舍里挑衣服,换来换去最后还是穿的短袖和牛仔裤。

  没有打扮得太刻意,不过就算是普通的衣服,也是她觉得很显身材的两件。

  群里谢鸿在问丁珣有没有到N市。丁珣问他是不是想请客,谢鸿又立即否认说不是。

  他就问了这么一句,之后没再出现。

  丁珣妆都已经化好了,按理说程沂和这个时候应该约她出门了,总不能还让她主动约他吧。

  她又是紧张又是踌躇。

  早知道这样的话,上次她就应该答应裤衩的四人约会提议。

  那天拒绝了裤衩的提议后,程沂和就给她发信息说会去车站接她。丁珣意识里已经认为他是要约她的了。

  唉……

  难道说,程沂和现在也在梳妆打扮?

  丁珣又耐着性子继续等,然后就开了游戏。一进游戏,发现裤衩正跟怒火组队玩。

  她进去观战。

  看了会,觉得这种行为不太好,又退出了。

  结果一出来,裤衩他们这局也结束了,她接到了怒火的邀请。

  进了队伍,丁珣听到裤衩贱兮兮的声音在问:“你怎么还有空上游戏啊,不是应该跟盒子出去了吗?”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丁珣问。

  裤衩声音顿了顿,然后说:“没事没事哈,咱们来玩一局。”

  游戏里谢鸿跟她们玩着,扭头又去微信给程沂和发消息。

  谢鸿:【你咋回事?你媳妇怎么还有空玩游戏呢?】

  程沂和:【好好说话】

  谢鸿换了个词:【我嫂子怎么还在玩游戏呢?】

  程沂和没再纠结他的用词,反问:【她在跟你玩?】

  谢鸿:【对啊,我跟怒火二人世界过的好好的,突然闯入个电灯泡算怎么回事】

  程沂和:【这一局结束了叫我】

  谢鸿发了个OK的表情。

  趁着程沂和不在,丁珣向谢鸿打听了他的好些事。

  本来丁珣还想问程沂和的家事的,发觉不太好问出口,话到了嘴边就成半截了,“裤衩,程沂和他……”

  “你还想问什么尽管说,”裤衩很讲义气,“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

  她吞了吞口水,突然脑子一抽,说:“我觉得程沂和再这样单身下去,可能会有恐女症的,我得去拯救他。”

  裤衩:“……”

  怒火:“……”

  裤衩忍住笑,不仅没打击她,还给她打气道:“加油,他们老程家的未来就靠你了!”

  丁珣:“谢谢,我会努力的。”

  游戏结束后,谢鸿转头就把这话告诉程沂和了。

  这边丁珣刚寻思不玩游戏,程沂和一个电话就过来了。

  他从来没给丁珣主动打过电话,丁珣有些局促不安,掌心在衣服上蹭了又蹭,兴奋得跺了几下脚,这才沉住气接听。

  丁珣声音弱弱的:“喂?”

  程沂和的声音听起来很沉,“是我。”

  “我知道,”丁珣说,“有来电显示的。”

  “……”

  他那边有自行车铃铛的声音,还有轻微并不嘈杂的人声,似乎在外面。

  “你在……”

  “刚才……”

  两人异口同声。

  丁珣立马撤回话,“你先说!”

  程沂和仿佛是笑了下,然后问她:“你刚才跟谢鸿说我有恐女症?”

  “啊?!”

  丁珣语气惊讶,心里早把裤衩给骂惨了。怎么什么事都跟他讲!

  她否认道:“没有没有,你怎么可能有恐女症呢,你喜欢的小姑娘都能从我们宿舍楼排到你们宿舍楼了!”

  “……”

  “……”

  一阵安静。

  丁珣悄悄拍自己脑门:瞎讲什么!

  正当她懊恼着找话弥补时,又听到程沂和淡淡笑了一声,很慵懒轻松的那种笑。

  他开口道:“那麻烦你这个小姑娘到楼下来排个队。”

  丁珣觉得耳朵失聪了。

  “什么?”

  程沂和尾音扬起,“没听见?”

  她一颗心激动得快跳出来了。刚才程沂和接的那话,是喜欢她的意思吧?

  是的是的!一定是这样!

  丁珣恨不得立刻在宿舍连续来两个前后空翻。

  她按捺住想要立刻夺门而出的心情,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要求道:“你再讲一遍,人家刚才没听清。”

  “行,”程沂和低声一笑,似是带着兴味,“小姑娘,可以麻烦你下来排个队吗?”

  丁珣动作迅速,手里的包已经挎到了肩上。

  她道:“那我可要排在第一个啊。”

  “随你。”

  她一路狂奔而下,行到半途又慢了下来。

  整整头发,如第一次请他去食堂吃饭时一样,又拿出包里的小镜子检查脸上有无异样。

  丁珣晚上没涂大红唇,涂的是Dior的变色唇膏,很自然的粉色,一般直男看不出来。

  检查完毕,然后一步步朝着宿舍大门外站在香樟树下的人走去。

  程沂和背倚着树干,穿的是白衬衣黑长裤,衬衫袖口挽至肘部。

  前两天丁珣无意顺嘴提过一次,说男人穿白衬衫时最帅了。她暗忖,程沂和今天一定是故意穿给她看的!

  他一条长腿微微曲着,可整个人却显得格外挺拔。

  往女生宿舍楼外一站,就是5A级别的风景。

  丁珣见来往有女生不时将视线瞄向他,忙上前去宣示该风景的主权。

  程沂和低着头在盘手机,没等她走近就抬起了视线。

  黑黢黢的眸子定在她身上,丁珣顿时有些脸热,但是又撅着脑袋不转开,直愣愣迎上他的目光。

  真挚又烂漫。

  她笑着问:“我是第一个来排队的吗?”

  程沂和两指夹着手机,迅速转了一圈塞入裤兜,“也差不多是最后一个了。”

  嘴里还含着糖,说话有些含糊。

  说完一收腿,人搁前面带路。

  丁珣原地皱眉,在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察觉到人没跟上来,程沂和回过头,在她没注意时突然抛过来一块糖。

  丁珣反应不过来,双手在胸前扑腾,把糖给抱在了怀里。

  他淡淡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走了。”

  她低头从怀里把糖捏出来,发现是一颗大白兔奶糖,边角有些化了。

  丁珣跟上去,手里也没闲着,仔细剥开糖纸,将些微融化的奶糖放入嘴中。

  奶味和着甜意在口腔里蔓延,流下喉咙钻进肚胃。

  她眯起了眼睛,看着前面几步远、伸手就可以触摸到的程沂和,眸光如星光闪烁。

  只要太阳足够坚持努力,再坚硬的糖果,也会有融化的时候。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