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3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7章

  他们找了个宽敞的地儿坐下,丁珣拉着程沂和一块坐下。他脸色并不好,丁珣却说:“我们怂了的话,那不就意味着你跟赵柒冉有什么吗?”

  说这话时两眼直直盯着他,似是要从他脸上看出些异样来。

  程沂和并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可是对上她那双带着一丝探究意味的眼睛时,出乎意料地没有拒绝她的拉扯,跟着坐在了桌旁。

  只是目光微微挑着,指尖转着丁珣递过来的烤肠竹签。从头到尾没看对面的男生一眼。

  对面坐着的男生就是刚才喊他的寸头,名叫李珲,现在是N市某所艺术学院舞蹈专业的学生。

  曾经跟赵柒冉一个高中,也是她的前男友。

  丁珣津津有味听着李珲的自我介绍,突然对他这个名字生出些许熟悉感来。

  丁珣打断李珲的喋喋不休,“那个,你是不是来过我们学校跳舞?”

  “N大?”李珲犹豫了下,在回想。

  他旁边一头卷毛的胖子提醒说:“上周你们街舞社的人不是去过N大表演吗?”

  李珲这才恍然道:“那应该就是去过了。”

  丁珣:“你应该就是凡口中那个李珲了。”

  长得帅,跳舞好的寸头男孩。

  李珲没听清:“什么?”

  他跟丁珣他们隔桌而坐,李珲正对面是程沂和,丁珣在他斜对面。倾身过来时,李珲上身压着桌面,眼睛一直看着丁珣。

  丁珣摇头笑道:“没什么,我自个瞎嘀咕呢。”

  李珲看着她,不知为何突然笑了下,露出一口大白牙。

  他耳朵上戴着的黑钻耳钉在昏暗的光线里反射出光芒。

  丁珣也回望着他,脑子里想的全是曾凡当时形容这个人的词语。什么一笑倾众生云云,不昧着良心讲,李珲是真的挺帅,而且不是那种阴柔的帅。

  可能是舞者自带的气场,他浑身散发出阳刚的英俊之气。

  一时之间,丁珣脑海里又跳出程沂和的舍友,吴翕的身影来。

  一个清冷帅气,一个阳刚痞气,曾凡的审美跨度很大。

  她想得出神,完全没注意到身旁程沂和皱了眉,以及对面的李珲挑起了兴味的嘴角。

  李珲一群人点的烧烤和啤酒已经上桌,烤串上铺了薄薄一层孜然和辣椒粉,看得刚吃饱的丁珣食欲再次大振。

  李珲开了瓶啤酒,给对面的程沂和也推了一瓶,朝他举瓶:“喝一个?”

  程沂和淡淡垂着眼,已经吃完了手中的烤肠。

  他兴致不太高,丁珣留意到他的情绪,伸手就把啤酒瓶拿来,“要不我跟你喝一个吧。”

  李珲似笑非笑,目光始终留在程沂和脸上。

  丁珣已经找来起子开了瓶,程沂和从她手里拿了回来,偏头笑问:“你能喝酒?”

  丁珣小声弱弱道:“其实不能的,但是你要开车呀,所以我帮你喝。”

  “不能喝酒还逞什么强。”

  程沂和嗤了一声,拿过啤酒瓶并没有与李珲打招呼,径自仰脖灌下小半瓶。

  对面的李珲挑了下眉,喝酒前说了句:“第一口,敬你以前照顾过小七。”

  然后哗哗往下灌。

  李珲这一句话,让桌面上的二人都停了动作。

  程沂和放下酒瓶,有些好笑地盯着他看。丁珣则停止咀嚼,在两人之间来回观望。

  李珲这话什么意思?

  程沂和以前有特殊照顾过赵柒冉?

  怎么跟她听到的情况不太一样?

  等李珲喝下大半瓶打了个酒嗝后,程沂和才懒懒开口:“你第一口就敬错了人,剩下来的也别喝了。”

  李珲抹着嘴边的沫子,问:“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李珲好像没搞明白,皱眉盯着他看了良久,最终放弃。

  继续朝程沂和举瓶,“第二口,敬你——”

  “有意思没?”程沂和手里握着酒瓶,背靠身后的墙,闲闲看他。

  李珲被问得一愣。

  程沂和道:“你们分手跟我有个屁关系,搁我这唧唧歪歪,还不如直接去找她。”

  “我又不是你奶妈,你哭了我也没法给你喂奶。”

  “而且就算我有奶,”程沂和挑眉,“又凭什么给你喂?”

  “……”

  “……”

  一连串的话说得在座的几人都懵逼了。

  跟他们同桌的李珲的朋友其实听得并不清楚,但大概意思是明白的,当下就黑了脸。

  李珲也是,脸色一下子跟锅底灰一个色了。

  唯有丁珣没忍住笑出了声。

  看男生嘴炮比看男生打架有意思多了。

  听到笑声,程沂和一个淡淡的眼神瞥过来,她立马憋住,身体靠过来道:“你生起气来的样子还挺可爱。”

  程沂和扬了扬眉,声音并不大地笑了一下。

  丁珣从他的笑声里听出了一丝怀疑。

  她举着烤馒头靠得更近,认真道:“我说的是真的。”

  程沂和低头看她,她唇上沾了胡椒粉末,说话时很自然地用舌尖扫了下双唇,又迅速收回去。

  程沂和眼神垂下来,喉结滚了滚。

  丁珣察觉到他的异常,寻思着又拿来一串烤馒头递给他,“拿,这个还挺好吃的。”

  他并没有接过来,先是眼神晦暗地看了她一眼,而后握住她手腕往身前拉,低下头来在她吃过的那一串馒头上咬了一口。

  丁珣整个人懵住。

  他凑身过来时,似乎连他头发丝上的洗发露味道都能清楚闻到。

  可明明周围都是烧烤的重辣味和酒味。

  辣味后劲十足,丁珣觉着这股辣劲还上了脸,此刻的她脸上犹如蒸煮熟透的龙虾,红通通的。

  程沂和咬的那一个馒头,还是她吃过的——上面说不准还沾了她的口水。

  这样的话,那不就是间接接吻了?

  丁珣突然不好意思地扭捏起来,以往任何一次都没有她这次害羞。

  她问正在‘品尝’烤馒头的程沂和,声音快柔媚到骨子里,“好吃吗?”

  程沂和被她的声音一惊,停止咀嚼。

  他定定望着她,身体慢慢后仰重新靠着墙。

  丁珣目光盈盈,又追着问了一遍:“难道不好吃?”

  “有点甜。”他慢吞吞做出评价。

  “很甜吗?”

  丁珣就着刚才那个馒头又咬了一口,仔细分辨。是有一丢丢甜,但属于正常程度,并不过分。

  “嗯,”程沂和看着她揪起眉头的脸,声音不紧不慢地重新做出一个评价,“很甜。”

  丁珣闻声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

  黝黑深邃,里面还闪着微光,如点缀在夜幕之中闪烁的星点,似远似近。

  他的眼神好像很深,又好像很浅。

  深到丁珣差点沉溺进去,可又浅薄到她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情绪。

  带着一丢眷恋般的缠绵爱意。

  丁珣被这种眼神震慑住,一时竟不知该做出何种反应,目光想要闪躲,可心底有个声音在呐喊着让她不要躲。

  他的眼睛眼尾上扬着,是好看的桃花眼弧度,可能是头顶的灯光昏暗,眼眶里的情绪也变得暧昧起来。

  丁珣不想抗拒了,就沉浸在醉人的暧昧之中。

  眼前的一切色彩似乎都成了粉红色。

  她低头心不在焉地咬着馒头,刚才觉得只有一丢丢甜的食物,这时却觉得似是要甜腻到心底去。

  “确实很甜。”她低声嘀咕,根本没留意自己究竟说了什么,“跟你一样。”

  程沂和揉捏眉尖,在一片嘈杂中隐约听到了她的话。

  刚要把她手里另一串烤馒头拿来,对面的男生突然站了起来,骂骂咧咧道:“卧槽,就不应该叫你俩过来喝酒!”

  李珲没明说,可言行举止在排斥他们秀恩爱。

  从老板那拿了吃的重新回来,李珲直接放了一扎罐装啤酒到程沂和面前。

  “照你刚才的意思,你跟小七没什么关系?”他问。

  程沂和眼睛从丁珣脸上移开,停在啤酒罐上。程沂和只字未言,慢悠悠喝着手中的酒。

  李珲兴师问罪的势头一下蔫了,不得劲。

  李珲敲敲桌子,“跟你没关系的话,那她当初为什么要因为你跟我分手?”

  程沂和看他一眼,“这事你应该去问她。”

  “我不问,”李珲偏认死理,“我就问你。”

  程沂和不愿再理他,转头问丁珣:“你刚没吃饱?”

  刚闷头在啃鸡翅的丁珣顿住,拿面纸擦擦嘴上的油渍,“吃饱了,可是看到这些又有点饿……”

  她指指面前盘中的食物。

  程沂和勾着唇,“够不够?”

  “够!”

  李珲点了很多,堆在她面前的也很多,丁珣怎么好意思说不够。

  “不够你再去点,”程沂和说话声轻飘飘的,“反正有人买单。”

  听到这话的李珲:“……”

  李珲突然道:“我买单可以,但是你要跟我喝酒,不然——”他目光一转,移到丁珣身上,“我就要追你女朋友了!”

  丁珣差点噎住,“李珲,你喝多了吧你?”

  说话没个重点,还胡言乱语的。

  不过现在丁珣最关心的是,程沂和认不认‘女朋友’这三个字。

  悄咪咪扭头去看程沂和的反应,发现他也正挑头看着她。

  丁珣嘿嘿一笑,装得特无辜,继续吃自己的东西,可心里已经翻腾开了。

  她可以肯定程沂和对她有好感,他们现在这样也像是情侣,可是他并没有主动提过交往的话题。

  两人的关系不明不白的,很愁人。

  她都主动过那么多次了,也想让程沂和主动一次,就这一次,让他提交往。

  女人的情绪一向变幻莫测,上一刻还害着羞,这一刻就愁容满面了。

  丁珣一边吃东西一边唉声叹气,还拿来桌上的啤酒喝。

  对面的人变了,换成了李珲。

  李珲果真把喝酒目标换成了丁珣,“来,他不喝,咱们俩喝!”

  丁珣抬眼一看,被满脸通红的李珲逗笑。

  李珲朋友在旁边劝:“你快别喝了吧,自己酒量多少心里没点数吗?还吆喝别人喝。”

  李珲摆手:“哥们心里苦,你别叨叨!”

  胖卷毛撇着嘴,对丁珣他们道:“他这人就这样,其实对你们也没恶意的,失恋了心情不好。”

  丁珣表示理解。

  她跟李珲怀揣不同的愁思,你来我往地喝了起来。

  丁珣没怎么喝过酒,心里有事,不知不觉把酒当饮料喝了。她边喝边听对面李珲大舌头讲他跟赵柒冉以前的破事。

  “我多帅啊,喜欢我的小姑娘都排两条长队了,可我就跟她了。”

  李珲愤愤不平,又把矛头指向程沂和,“可后来她居然告诉我她其实有喜欢的人了,那当初跟我干嘛?过家家呢?”

  “我就想看看她喜欢那人长什么样,不就一个程沂和嘛,跟我一样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有什么特殊的。”

  李珲问丁珣,“你说,是程沂和帅,还是我帅?”

  丁珣晕晕乎乎的,可她觉得自己特清醒,严肃回答:“当然是程沂和!”

  “你输了,”李珲突然说,“你喝!”

  丁珣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输了,可还是喝了一口。

  她问:“那是赵柒冉漂亮,还是我漂亮?”

  李珲眯起眼仔细打量她,“当然是……咦,你也挺漂亮的。”

  “什么叫挺?”丁珣纠正,“我是很漂亮好不好?”

  李珲喝一口酒,“好,我输了,你是超漂亮。”

  两人聊得牛头不对马嘴,还坚持了很久。

  程沂和夺了几次丁珣手里的酒瓶,没成功,他就坐在一旁静静听她跟李珲吹牛。

  她说程沂和对她一见钟情。

  她说她浑身散发着魅力,所以才把程沂和搞到手。

  ……

  李珲听得连连点头。两人互相吹牛,恨不得当场跪下来拜把子了。

  买单的时候,李珲跟他哥们抢着买,闹的动静很大,不清楚的还以为要打架了。

  丁珣脚步虚浮,眼睛却格外的亮,坐在凳子上朝程沂和笑。

  她脸色泛红,嘴唇也透着湿润的粉色。就安静地坐在一旁,一会看着他笑,一边朝李珲那边看。

  程沂和见大家在拉李珲,不耐烦地过去把账给结了。

  回去的路上,李珲在后面嚷着下次一定要请程沂和喝酒,要跟他一醉方休。

  程沂和胳膊上挂着丁珣,她人走得踉踉跄跄,很安静,除了笑还是笑。

  “我们去哪?”丁珣问。

  他没出声。

  他们经过一条河,丁珣扒着围栏,头朝下看,突然说:“我想游泳。”

  程沂和站在一旁,手掌把住她胳膊,“行,我在这等你。”

  她嘟起嘴,“可是我不会。”

  “下去扑腾两下就会了。”

  丁珣:“我想学鸭子那样游。”

  说着两只胳膊当做翅膀扑腾起来。

  程沂和没回应她,她自言自语:“鸭子是从小就会游泳吗?好羡慕啊,我从小就不会。”

  然后她又问程沂和:“你会游泳吗?”

  程沂和淡淡回:“不会。”

  “那太好了,我们下去一起学鸭子吧!”

  “……”

  程沂和原本是想把她送回宿舍,可是她这样一个人待在宿舍指不定发生什么事。

  想给她开个房,两人都没带身份证。

  最后考虑良久,只好把人带回家。

  今天爸妈值夜班,不在家,明早上午九点下班,他们在那之前离开就行。

  做好了决定,程沂和把抱着围栏的丁珣拉上背,驮着她朝街道走。

  身后一群男生有几个喝醉了,数李珲声音最响。

  他刚开始找上门时,还以为是过来寻仇的,现在跟小孩似的在耍酒疯。

  丁珣趴在程沂和背上,扭回头看李珲,“他好搞笑哦。”

  程沂和:“趴好。”

  “小仙女已经乖乖趴好啦!”丁珣搂住他脖子。

  然后又回头看一眼李珲,“他躺在地上睡觉了。”

  程沂和不动声色。

  “那边好像有人在打架,”丁珣说,“李珲又爬起来去打架了。”

  程沂和停了下来,他也听到身后动静不太对了。

  在他们身后,李珲和朋友们跟另外一群人吵了起来。另一群人有几个穿着校服外套,见到喝醉了的李珲往后退了退。

  他们一帮人高声谈着什么,等程沂和二人过去,就见李珲拉着一位穿校服的男生侃侃聊了起来。

  他在劝校服男生好好学习,不要打架惹事。

  说完又感慨起来,让校服男生该恋爱时就恋爱,最好趁着年轻多谈几段,不要被女生骗。

  程沂和:“……”

  丁珣在他背上得意道:“你看吧,我就说他很搞笑!”

  “……”

  没再理这群人,程沂和直接背着丁珣离开了。

  他们拦了辆车回去,丁珣上车后还记挂着小电驴,“小电驴怎么办啊?”

  “丢不了。”

  “可是万一有人把车里的电瓶偷走怎么办?”

  “那就不要了。”

  “可是车不是你的诶。”

  “还钱。”

  “你好大方诶,”丁珣靠过来说,“万一你朋友就只想要那个车,不想要钱呢?”

  程沂和伸手捏住她嘴巴,“闭嘴。”

  到了小区门口,程沂和扶着稍微醒酒的丁珣下来。

  她睁大眼左顾右盼,跟在他后面,嘀嘀咕咕道:“这不是学校啊,你带我去哪了?”

  “回家。”程沂和在她面前矮下身,“上来。”

  丁珣乖乖爬上去,又说:“我家那么远,你都给我送回来了啊。”

  想着想着她担忧起来,挣扎着要下来,“不行,我爸妈在家!我这样把你带回家他们要骂我的!”

  “……这是我家。”

  程沂和箍住险些掉下来的人双腿。

  丁珣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又忧愁了,“不对啊,你爸妈不在家吗?”

  “不在。”

  “那你偷偷把我带回家,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

  程沂和突然顿住,手一松,把人从背上扯下来,“自己走。”

  丁珣蹲在地上不肯动,抬头望着他,“我就开开玩笑嘛,我腿都没了,你要我怎么走?”

  他站在原地,两人对峙良久,最终还是程沂和伸了手过来。

  “起来。”

  丁珣嘻嘻一笑,拉住他手往上蹦,结果高兴过头,头顶撞到他下巴。

  “嘶——”

  程沂和捂住下巴,睨她:“你脑袋铁做的?”

  丁珣委屈巴巴:“我给你吹吹。”

  不顾他反驳,踮起脚就往他下巴上吹气,满嘴的酒气。

  程沂和捏她下巴,往旁边一推。刚推开没几秒,下巴猝不及防盖过来一个湿润的吻,还伴着‘吧唧’一声脆响。

  丁珣吧唧完,看着他笑:“给你盖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程沂和没怎么反应过来,手指抚着沾了她口水的下巴,轻皱起的眉头缓缓松开。

  “你认真的?”他眸色暗了暗。

  “超级认真!”

  丁珣举起手,像是要发誓。

  程沂和静静望着她,重新抬起她下巴,倾头下来。

  两双唇即将碰到一起时,身旁不远传来熟悉的咳嗽声。

  “盒子,”谢鸿的声音故意拔高,“原来你在这啊。”

  程沂和跟丁珣二人俱是一怔,双双侧头。

  在他们五米开外的地方,除了谢鸿,还站着两个女人,都好奇地看了过来。

  一个是谢鸿的妈妈,另一个是谢鸿姐姐。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