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38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程家客厅内,程沂和身旁坐着丁珣,对面沙发上坐着小姨周美华和表姐谢萍,谢鸿一人坐在单人沙发上,一个劲地瞅握着水犯迷糊的丁珣。

  得到程沂和质疑的眼神,他立马举起双手。

  嘴里咬着梨,口齿不清地解释道:“我冤枉啊,我压根不知道你今晚还会回来,我是被我妈她们硬拉过来的,来给你家冰箱添东西的。”

  程沂和挑高眉,压低了声音:“你八点多不是给我发过信息?”

  “那会是那会啊,”谢鸿狡辩,“而且你也没说今晚要把人带回家……”

  他咬下一口脆梨,弱弱看了眼旁边始终低着头的丁珣。

  盒子进展也太神速了,一会会工夫就把人小姑娘灌醉,还给带回来了。

  谢鸿由衷地鄙视了程沂和一眼。

  此刻的丁珣才是最尴尬的,她虽然头还有些疼,但也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想到刚才在小区里差点接吻的画面被程沂和亲戚看到,脸上就跟火烧一样,比喝了酒还烫人。

  就现在,她也能感受到来自对面两位女性炙热目光的审视。

  好奇加探究,两道沉沉目光压得丁珣抬不起来。

  丁珣手腕微微发抖,盯着自己穿着拖鞋的脚面不说话。玻璃杯中温水的热度仿佛在逐渐上升,烫得她手心发痒。

  客厅里已经开了会空调了,可她还是觉得热。

  身旁程沂和突然伸过手来,轻轻捏了下她手腕,估计是注意到了她的颤抖,奇怪地问:“你很冷?”

  “没有,没有。”

  丁珣摇着头,慌乱着把温水喝下。

  脸颊却还是粉扑扑的,耳朵上的粉色也没见消退。

  她懊恼不已。

  干嘛要跟李珲那个神经病一块喝酒?!现在好了吧,满身酒气出现在程沂和家人面前,甚至差点在他家人面前强吻他!

  太丢脸了!

  客厅里陷入短暂的安静,丁珣紧张得清楚听见自己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她略略抬起头,接触到对面两双眼睛时,脸上勉强撑起礼貌的笑容。

  接着又迅速喝下一口水,压压惊。

  气氛终于僵不下去了,他们对面的谢萍猛不丁扔来一个抱枕,准确无误地砸程沂和脸上。

  她也憋了很久,气道:“程沂和,你不给我们介绍,还等着人家小姑娘来自我介绍吗?”

  程沂和脸被砸得歪到一边,正对着丁珣的侧面。

  丁珣闻言立即朝他看来,两人视线对上。她眼神慌乱,不知所措。

  程沂和舔了下唇,没有理睬谢萍的话,而是问丁珣:“你怕什么?”

  丁珣扯他胳膊,“你姐问你话呢!”

  “哦。”

  他轻笑,重新坐正。

  坐姿却还是没个正行,不过比瘫在沙发里宛如残疾人的谢鸿好多了。

  程沂和掌心朝上,往丁珣面前伸了下,“丁珣,我们学校的。”

  然后又看向丁珣,“那是我小姨,还有谢鸿他姐,谢萍。”

  话毕,谢萍另一个抱枕又砸过来,“怎么说话呢,我就不是你姐了?”

  程沂和只是笑。

  丁珣看他神情,好像跟谢鸿一家关系不错。她朝着对面俩人微微颔首,“小姨好,姐姐好。”

  周美华长相偏柔,外表看起来就是个温婉的女人。

  谢鸿跟谢萍与母亲有些相似,只是身上表现出来的气质各不相同。谢鸿吊儿郎当,谢萍举止利落。

  周美华望着丁珣,嘴角勾起的弧度一直没下去,还似乎是越看越高兴,旁人说了什么她都没在意,只听到了丁珣的那声“小姨”。

  周美华连声应下,往中间挪了挪,与丁珣离得更近,“晚上盒子是不是带你出去喝酒了?”

  “不是的,”丁珣在家长面前完全是个乖孩子,“我们吃完饭遇上了另一个朋友,那个朋友让我喝的。”

  她顺便还夸了下程沂和,“程沂和他没喝,他还让我别喝来着。”

  周美华道:“下次他让你别喝你也别理他,女孩子喝一点点没关系的,有人看着就行。”

  丁珣愣了愣。

  没有想到程沂和的小姨这么通情达理。

  不仅丁珣愣住,程沂和跟谢鸿姐弟二人也惊住了。平时在家骂她那个爱喝酒的丈夫时可没现在这么和蔼可亲的啊。

  丁珣还发着蒙,周美华已经拉过她坐到了身侧,一手握着她手,从上至下打量。

  眼神比之前还要热烈。

  周美华边看边啧啧道:“长得可真水灵,你叫丁珣是吧?是哪两个字?”

  丁珣乖顺回答:“人丁的丁,珣是王字旁,加一个旬,美玉的意思。”

  她还不忘自夸一下。

  程沂和挑了挑眼,低头笑了。

  谢萍换了个位子,来到他身旁,胳膊肘撞他,低声问:“你搁哪找这么乖巧的女朋友?速度这么快,也教教谢鸿那傻子。”

  谢鸿像是得了千里耳,听到了,不满反驳:“有叫亲弟傻子的姐姐吗?”

  “有啊,”谢萍指着自己,“这儿不就有一个?”

  程沂和双手交叉枕在脑后,眼中含笑看着他俩闹。目光不知不觉转向了对面低头捂嘴笑的女生。

  她今天穿的白T恤蓝色牛仔裤,白色衣服上胸前沾了一小块油渍,特别显眼。

  衣服的主人应该也察觉到衣服脏了,在跟旁人聊天时,一直有意无意用胳膊挡住那块地方。

  此刻的丁珣与平常大胆妄为的她完全不同。

  此时的她是安静乖顺的,有意在周美华面前展示出自己文静的一面,像是在刻意讨好。

  程沂和耸搭着眼皮,看到丁珣不经意用指头搓了几次鼻尖,又用力眨眼,憋住了打哈欠的动作。

  他放下手,打断了周美华的盘问:“小姨,快十点了。”

  周美华看了下手表,“都这么晚了吗?”

  确认时间后,周美华对丁珣道:“这么晚你们学校宿舍也应该关门了吧,晚上你就住这吧,我让你谢萍姐姐跟你一块睡。”

  “嗯,谢谢小姨。”

  谢萍朝程沂和贼兮兮挑眉,低笑道:“不好意思了弟弟,今晚这个女人归我。”

  “……”

  程沂和白她一眼。

  晚上留在程家的,也只有谢萍一人。

  谢鸿离开前还告诉她,其实程沂和能找到女朋友多亏了他,是他带盒子打游戏,才认识了肉肉。

  可是晚上熄了灯后,谢萍问丁珣时,这才知道谢鸿又给自己戴高帽了。

  就算没有谢鸿,程沂和跟丁珣也是会相遇的。

  听着丁珣含糊快入睡的声音,谢萍在黑暗中幽幽叹气。

  盒子果然是闷声做大事的人,不声不响刚上大学就找到了女朋友,不像她那个整天咋咋呼呼的傻弟弟,就知道玩游戏。

  第二天丁珣醒来时,床上另一人已经不在了。

  她洗漱完下楼,听到厨房方向传来锅碗乒乒乓乓的声音,有人在里面捣鼓。

  丁珣昨晚洗完澡穿的是谢萍出去新买的内衣,有些不舒服。她换下来的白T恤扔洗衣机了,身上穿的是一件女式白衬衫。

  丁珣挽起袖口,隐约瞧见厨房里有个高高的黑影,猜测应该是程沂和。

  “程沂和?”她朝厨房走。

  里面的身影突然静止住。

  丁珣靠近了,看到他站在燃气灶前,正要过去,又见程沂和转身,一把推着她出来。

  她回头看,“怎么了?”

  “去把你衣服收一收,”程沂和的声音很平静,“我们出去吃早饭。”

  “你刚才不是在做……”

  “是我姐做的,”程沂和让开身影,朝着厨房方向撇头,“她摊的饼有点咸,你要试试?”

  丁珣嗅了嗅鼻子,空气里隐隐约约传来一股什么糊了的味道。

  她嘿嘿笑:“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话刚说完,她就发现程沂和脸色塌下来了,头也不回回了厨房,“那你快去收东西,我整理下。”

  “哦。”

  不明白他为什么莫名其妙就生气了。

  程沂和收拾完先回了卧室,拿上手机钥匙准备出门。手机响了下,有消息进来了。

  他打开一看,是刚离开不久的谢萍发来的。

  她今天还要上班,离开时顺手叼走了一块厨房里做好的鸡蛋饼。

  谢萍:【程沂和你他妈是想谋财害命吧?这么多年厨艺没一点进步!你还是个人吗?你们家盐不要钱啊?】

  程沂和神情冷漠地回:【盐买多了,用不完】

  谢萍:【也不知道丁珣喜欢你什么,以后有得她受了!】

  程沂和:【要你管】

  谢萍:【哟,我才不乐意管你,昨晚人丁珣可跟我讲了,在学校你追人家追得可紧了呢】

  程沂和:“……”

  谢萍:【真是想不到啊,你一副蔑视天下的面孔下,居然有这么一颗痴情的少男心】

  程沂和:【我要是不加把劲,我怕我媳妇以后跟某些人一样,被家里逼着去相亲】

  谢萍:【……】

  谢萍:【解除亲戚关系吧】

  小区附近有商场,他们进去找了家提供早餐的店。期间周美华给程沂和打过电话,问他们起了没。

  程沂和如实回答。

  周美华说:“你有女朋友的事你爸妈知道吗?”

  程沂和:“不知道。”

  周美华沉默了几秒,随后说:“这事先别跟他们讲,有机会我来说。”

  “嗯,谢谢小姨。”

  “不得了,现在还知道跟我客气,”周美华笑道,“不过你现在谈女朋友归谈,得尊重人家女孩子的意愿,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吧?”

  程沂和莫名耳朵发热,却还是淡淡的口吻,“到我们领餐了,挂了。”

  “你心里明白就行。”

  “……”

  挂了通话,程沂和拿上餐号牌起身,丁珣两眼晶晶看过来。

  “是你小姨打的电话吗?”她问。

  “嗯。”

  程沂和低着头,目光在她随意将头发勾到耳后的手指上滑过。

  手指白白瘦瘦的,没什么肉感,可是看着却格外蛊惑人。仿佛她刚才勾的不是头发,而是别人的心。

  程沂和移开视线,转身去拿早餐。

  回到学校,程沂和将她送到女生宿舍门外。

  丁珣手里拎着放了换洗衣服的棕色纸袋,犹犹豫豫着回身往门内走,走两步又回头,发现他还站在原地。

  “程沂和。”丁珣停了下来,轻声喊他的名字。

  今天没有课,早晨的校园还沉浸在安静之中。

  太阳已经爬了上来,金光灿灿照射下来,笼在他身上,将他高大的身形边角虚幻开。

  此时的程沂和仿佛与阳光融为一体,每一根头发丝都在熠熠发光。

  丁珣听着枝头鸟儿的欢悦鸣啼,望向他的眼神愈发温柔。

  她踩在初秋的落叶上,来到了程沂和面前,背在身后的双手,手指将纸袋绳子搓成了麻花状。

  她问:“你有没有话要对我说?”

  目光盈盈,里面盛满了期盼。

  程沂和唇角勾着笑,阳光模糊了他往日傲慢的神色,可语调还是没变,“有啊。”

  “那你说。”

  “丁珣。”他视线直直垂下来。

  “嗯?”

  “上了我这条船,可就下不去了。”程沂和眼角微扬,“你想好没?”

  丁珣被他看得快要不好意思了,可是又不愿表露出怯意。低下去没几秒的脑袋又骤然抬起,盯着他说:“我是想好了,但是你想没想好要上我这条贼船?”

  “贼船?”他声调上扬。

  “对啊,贼船,”丁珣慢慢腾出手,手指戳他胸口,“偷心贼的贼。”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