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章

  墨尔本,下午两点左右,突如其来下了场雨。

  酒店里,谢鸿已经从床上跃起到沙发旁拿起茶几上的手机,趁手机主人去煮咖啡的工夫搞了番小动作。

  等对方过来时,谢鸿抬头嘲笑道:“骑着肉的小仙女拒绝了你的组队邀请。”

  他说话时胳膊本能上抬,想要接过对方手里的咖啡,却被对方绕开。

  “自己去拿。”

  对方也是个跟谢鸿差不多大的少年,面相略冷,行为举止懒散,一双尾梢上扬的桃花眼却又透露出些许痞邪。

  谢鸿闻言嗤他一声,起身去了小厨房。

  这家酒店客房配置齐全,应有尽有。他这会也并不是很想喝咖啡,到冰箱里翻出瓶饮料来。

  端着咖啡的程沂和此刻去了阳台坐着。

  程沂和一身白衣黑裤,短发是未曾烫染的自然黑,瞧着背影挺拔精神。可是脸色却并不好,眼下有些青黑,明显觉不足。

  开了饮料罐,谢鸿边喝边过来,望着阳台外的雨吐槽:“原本说好这是我俩的毕业旅行,现在倒好了,成了她们的散钱假日了。”

  谢鸿口中的她们,是指谢鸿老妈以及谢鸿亲姐。

  程沂和父母都是医生,工作繁忙,还经常日夜颠倒。他自小便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打从两位老人归西后,又辗转寄养在谢家,跟谢鸿姐弟俩一块长大。

  升上高中后,程沂和自己提出回家住的要求,摆脱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昨天下午一到酒店安顿好,休息都未曾来得及,谢妈妈和谢萍二话不说就拽上他们去购物。

  大包小包回来时,顺道去了附近的唐人街。正当他俩想喘口气,晚上三位又拉上他们去了酒吧。

  还美名其曰让他们两个刚成年的男人充当护花使者。

  两位女士喝酒看帅哥,他们俩就在旁边喝饮料打游戏。

  阶级地位高下立见。

  此刻程沂和靠在椅子里,双脚搭在前面的横栏上,闭眼按揉发胀的太阳穴。

  他没有附和谢鸿的话,随意问了句:“不玩了?”

  这阳台是封闭的,谢鸿趴在落地玻璃窗朝下看,他们在三楼,刚才还在楼下撒欢的流浪狗此刻已经溜了。

  听到程沂和的话,谢鸿疑惑地“啊”了声,反应几秒才回:“不玩了,两个小姐姐都下线了。”

  骑着肉的小仙女,和裤.裆里有怒火。

  提起这两人,谢鸿又忍不住笑道:“那个什么小仙女真的是女的吗?”

  程沂和感觉快睡了,不经心道:“不知道。”

  “我加她俩好友了,怒火没同意,”谢鸿说,“我也帮你加了那个什么小仙女,不过人家没同意你。这人还挺好玩的。”

  程沂和哦了声。

  看他没什么兴致,谢鸿也就不提跟游戏相关的事了,踢他小腿,“你喝的是假的咖啡吧,不提神反催眠?要不你试试喝喝可乐?”

  “啧。”

  程沂和可能是没睡好心情烦躁,蹙眉起身往床的方向走,咖啡杯见底了也挡不住睡意。

  他提醒谢鸿,“一会她们回来就说我瘫了。”

  谢鸿笑嘻嘻地目送,“弱不禁风啊和妹妹。”

  程沂和凉凉瞥他一眼,没说话,砸了个枕头过来。

  丁珣两天下午都耗在网吧里,浪归浪,晚八点前她还是会回家,准点躺在床上等候老妈的检查。

  丁母姓何,名娟。

  丁珣给爸妈的备注是:何老师、丁老师。

  何老师一看到她笑嘻嘻地趴在床头,找不到理由训斥,于是突然道:“你瞧瞧你,成日邋里邋遢的,我看人家小姑娘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去玩,就你跟蜗牛似的窝在家里,迟早得养出膘来。”

  丁珣贫嘴道:“这能怪我吗?现在这个点人家漂亮小姑娘都跟男朋友约会去了,我呢,连个女性朋友都不敢约。”

  丁母估计是良心发现,沉默了。

  反思了会,说出了一句惊掉丁珣大牙的话来。

  她说:“那这样,以后你的门禁设在十点,可以出去跟男生玩,但不能乱来。”

  丁珣盯着屏幕里的妈妈看了好一会,又反复问了几遍,才确认丁母是认真的。

  丁珣上了高中以来,就很少有男生跟她主动交朋友了,不是因为她看着高冷,而是因为她有个人送外号‘灭绝师太’的妈。

  何娟常年带毕业班,行事雷厉风行,为人不苟言笑。

  何娟并不反对早恋,她开班会还对班上同学说:“你们喜欢谁我管不着,但是别给我搞出什么出人命的事情来。还有,你要真喜欢Ta,或者对方真喜欢你,就该为你们的未来打算打算。是一时贪欢重要,还是你自己的未来重要,希望你们能搞清楚。”

  他们班上有过几对情侣,何娟也摸得透透的,私下找过谈话。

  不过不是为了拆散,而是让他们知道孰轻孰重。

  对于这点,丁珣觉得老妈太仁慈了,不像她的老古板班主任,一发觉谁有早恋倾向就要请家长。

  不过就算何娟如此,还是免不了‘灭绝师太’的称号。

  因为她又高又瘦,不常笑,气质是真的高冷,比其他漂亮女老师难相处。

  有学生曾传,某个男生冒险妄图拔老虎胡子,偷偷给丁珣送了封情书,然后就被何娟逮到拎去办公室做了一套英语卷子。

  丁珣听到这个传言时笑得不行。

  胡说!

  她从没有收过男生的情书,那个被她妈拎去做卷子的男生分明是因为假期没做作业!

  还有人传:丁珣跟何娟一样高冷,油盐不进,经常把男生送她的零食扔垃圾桶里。

  这事她更觉得冤。

  她扔的是明明自己买的,并且已经过期的零食。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拉的屎都往她头上浇。

  其实丁珣也暗戳戳地想来一场早恋的,还曾物色过学校里的男同学们。

  有过几位长得不错的,也有几位成绩优异的。

  但是颜值又高,成绩比她优异的就很少了。

  丁珣就算是选择早恋对象,也是有高标准的,性格过于呆板、高冷、幼稚、花心等等的,都被她在短暂了解后一一踢出名单。

  结果物色了三年都没找出来这么个合适的对象。

  她感慨,她应该就是网上所说的那种,自己丑却还要对象好看的人吧。

  跟老妈道了晚安后,丁珣立马跟高中几位还在外边浪的小姐妹要定位。

  “姐们今晚要出来兴风作浪了,快给我个地址!”

  1号姐妹:“活久见。”

  2号:“天哪,我是不是喝多了?”

  3号:“请问这位朋友是那个晚八点准时睡觉觉的乖肉肉吗?”

  ……

  丁珣拍了个几秒小视频过去,仓促发语音道:“快点,我已经换上了我的小短裙。”

  姐们回:“我靠来真的?那行,我们正要约几名帅哥来。”

  “不帅的话我过去打爆你的头。”丁珣说。

  “……”

  地址在一家烧烤店,丁珣听她们说要约帅哥来,还以为会去类似酒吧这类比较‘暧昧’的场所呢。

  丁珣到的时候,大家已经挑好了食物等吃,坐在烧烤摊前的长桌旁聊天。

  天本来就热,烧烤摊旁就更热了,一个个大汗淋漓,丁珣觉得还不如去酒吧呢。

  她一过来,立马被小姐妹拉着坐下。

  丁珣跟身旁人咬耳朵,“你等着,我他妈一会打爆你的头!”

  “……”小姐妹笑道,“别嘛,帅到你两眼冒星的还没到呢。”

  “切。”

  姐们叫米贝明,跟丁珣初中就开始狼狈为奸了,日常爱好跟她一起偷窥研究帅哥。

  米贝明说:“你别切了,这位是我们上一届的学长,曾上过我俩校草候选人名单。哦对了,他也考的N大。”

  “哦?”丁珣抽了桌上几张面纸擦汗,撇眼瞧她,“我们上一届有帅到我两眼冒星的人吗?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你忘了?陈光越啊。”

  丁珣听到这个名字皱了下眉。

  还真给他娘地想起来了。

  这个叫陈光越的,就是当初被她娘拎到办公室做卷子的那位,传闻中给她塞情书的男生。

  陈光越是理科班的,成绩优越,人也长得浓眉大眼,笑起来眼里仿佛盛了星星。

  他很阳光,丁珣刚上高中时曾当过他的小迷妹,被篮球场上他的笑容给倾倒过。

  不过很快丁珣就脱粉了。

  因为有女生为了他打架被通报批评过,其中一位还是外校生。

  这事在丁珣看来,都赖陈光越。她虽然没怎么接触过,但笃定对方是个中央空调,来者不拒的那种。

  要是他处理好跟女生的关系,人小女孩能为了他大打出手么?

  所以听到小米提到陈光越的名字,丁珣再次恢复冷漠,“哦,他啊。”

  “干嘛啊,”小米推她,“当初打架那事也不怪人陈光越,不是说他给你送过情书么,今天遇着了你问问呗。”

  “怎么问?”丁珣挑眉,“我去说,喂,你是不是那个给我送情书被我妈逮到的人?”

  她说着耸了下肩,摊手道:“而且我妈都说了,陈光越那次只是没做作业,什么情书,没有的事。”

  小米望着她,思索了下道:“我觉得你妈在骗你。”

  丁珣高深莫测哦了声:“我也觉得。”

  “而且我还觉得陈光越当年可能真的暗恋我暗恋到不行,以至于不惜冒着被我妈逮到的风险给我写情书。”

  小米啧啧,“跟你说正经的呢。”

  她们谈话间,又有几人到了。

  烤好的一些食物也上了桌,丁珣撸起袖子与鸡翅奋战,突然被身旁的小米攘了下,差点让她鸡骨头卡嗓子眼。

  小米冲她使眼色,“来了。”

  丁珣抬眼,然后就看到不远处一群男男女女,其中有个穿白T恤的高个子男生,边笑边跟身侧的朋友聊天。

  跟以前相比,陈光越似乎没什么变化,依然阳光帅气,吸引了现场几乎所有女生的目光。

  丁珣对他最深的印象还是高一篮球场上的一瞥。

  陈光越与那时相比,也就头发长了些,细碎刘海盖在眉毛上方,更具有花美男的风格了。

  见到他们,陈光越几人笑着客套了几句,然后又搬了张桌子过来凑整。

  大家兜兜圈圈,结果陈光越就被安排在丁珣对面。

  两人目光交融了下,陈光越微笑朝她点头,“好久不见。”

  丁珣愣了下,不明白他这种熟人相见般的客气从何而来。

  他们俩在学校好像从未说过话吧。

  不过丁珣外表装得也挺像那么回事,高冷颔首道:“嗯,好久不见。”

  旁边小米在桌下掐她大腿,小眼神飞来飞去,似在问她什么情况。

  丁珣咳了声,瞪她一眼。

  不过陈光越也就跟她主动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又跟其他人聊天去了。

  在小米发问前,丁珣猛不丁小声道:“你看吧,我就说这人中央空调,我明明跟他都没讲过话,他还撩我一样说好久不见。”

  小米道:“我觉得他喜欢你。”

  丁珣摸着下巴,沉思片刻道:“他刚也看了你几眼。”

  “嗯?”小米突然拿出手机照镜子,“是不是我的妆花了?”

  “……”

  众人边吃边聊,谈到了考上的大学。

  小米去了S大,跟丁珣所在城市有些距离,高铁也要两个小时左右。

  片刻后,小米跟人去了卫生间,对面几个人聊得热火朝天,丁珣跟他们也没什么话,掏出手机玩玩。

  刷了会微博她又心血来潮打开两天没进的游戏。

  一进去就看怒火和裤衩在不在。

  两人不在线,丁珣又去最近玩家看到‘茶叶盒’的头像暗着。

  莫名地,她想玩游戏的气焰消了几分,整个人有些忧悒。

  可能是被周围同学们的气氛感染,毕业感伤吧。

  丁珣收起手机,又重新去冰柜拿了罐雪碧,刚要关上柜门,耳侧忽然撑过来一只胳膊。

  小臂长且有力,是男生的胳膊。

  “等下。”男生的声音似乎习惯带着一丝笑意,又像是他原音本就如此。

  丁珣不习惯跟异性靠得太近,侧身让开,这才看到来人是谁。

  陈光越。

  陈光越从冰柜里拿了两瓶啤酒,看了她一眼,那一眼里有些笑意,还有些酒后的微醉。

  丁珣只字未言,依然僵着脸回了个笑,转身回去。

  她坐下没多久,陈光越就近在她旁边坐下,把酒递给对面男生。

  大家的座位早就乱了,丁珣也没太在意他坐过来,低头一边喝饮料边玩手机。

  耳边突然传来陈光越的声音,“你也考的N大?”

  丁珣唔了声抬头,看到陈光越偏着脑袋看过来,脸颊下有一片肌肤泛红。

  丁珣道:“对啊。”

  “真巧,”陈光越笑道,“以后说不定我们在学校也能遇到。”

  “嗯,是挺巧的。”丁珣也笑了。

  刚聊两句就没话了,丁珣不失礼貌笑了笑,又低头摸手机。

  陈光越盯着她侧脸微微出神,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轻笑着移开了目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