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5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1章

  “丁珣!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才告诉我!!!”

  手机那头,小米的声音分贝高得丁珣忍不住揉耳朵。

  她安抚小米的情绪,“好嘛好嘛,你不正考试嘛,我怕影响你的心情。”

  “姐姐我心理素质好着呢。”

  “好好好,小妹给你道歉了行不?”丁珣讨好笑。

  小米渐渐安静下来,“等一会,你刚是不是还说你带你那个什么和见你爸妈了?”

  “程沂和,”丁珣啧了一声,“姐妹你能不能记着他的名字?”

  “那你记得我男人的名字嘛?”

  丁珣沉默了。

  “看吧,我就知道你也没记住。”

  “好像你没对我讲过。”

  “……”

  为了不影响舍友,丁珣在阳台跟小米打电话。

  没过几天就放寒假了,他们学院的几门成绩也出来了,几家欢喜几家忧。

  跟小米聊天时丁珣无所顾忌,想到什么谈什么。

  不过阳台是不封闭的,有些冷,丁珣抵抗不了寒冷就跟小米说了拜拜。

  挂完电话,回头看到门内的李梦馨在盯着她。

  丁珣疑惑。

  见她打完电话,李梦馨开了门出来,再将门关好,与室内隔绝。

  丁珣快冻死了,赶紧问她:“梦馨,找我有事嘛?我们要不回屋说吧。”

  “还是在这说吧。”

  李梦馨神情淡淡,情绪也不怎么高。

  丁珣抖着肩膀,“怎么了?”

  “丁珣,对不起。”

  “嗯?”丁珣二张摸不着头脑,“干嘛突然跟我道歉。”

  “那天……我……”李梦馨犹豫了,“我忘记帮你手机开机了。”

  “哦,这事啊,”丁珣笑笑,“没关系。”

  李梦馨还站在原地,神色不定地看着她。

  “还有事吗?”丁珣问,“没事我就先进去了。”

  李梦馨在她开门的前一刻幽幽出声,“其实我挺不喜欢你的。”

  丁珣停下,脸上的笑容没有收敛下去,“我知道。”

  李梦馨皱眉,“手机那事确实是我对不起你,我跟你道歉,但并不代表我会喜欢你。”

  “哎,”丁珣叹口气,“你说你何必挑明呢?”

  “你以为我傻吗?我只是想安安静静过完这四年,不想惹事而已。”

  “李梦馨,我没有要求你喜欢我,我也不想当你的假想敌,你要干什么,你喜欢谁,以后千万别跟我挂上钩。”

  “我也不是什么软柿子。”

  丁珣对着手心哈一口气,“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安心过完大学吧。”

  临近假期,学校里开始陆续有学生拖着行李箱离校。

  在丁珣收拾行李时,何娟还问她:“你那个男朋友有空来我们这玩吗?”

  “妈,有你这么着急把女婿带回家的丈母娘吗?”

  何娟气道:“说什么胡话,我这不是想多了解下你男朋友吗?上次那么短时间能知道些什么。”

  “行行行,我一会问他有没有空。”

  何娟说:“我前几天问过了,他说有空。”

  “……妈,你都问过了,还问我干什么?”

  “这不得经过你同意吗?”

  跟何娟的态度大相径庭,丁凯龙虽然对程沂和没有心生恶意,但还是一时接受不了自己闺女有了男朋友。

  他说什么也不要跟程沂和见面,还放话说哪怕见了面也要刁难他。

  丁珣还想回家前跟杜子婧见一面,他们高中生放假的时间晚,两人就约了个周六的时间。

  跟杜子婧见完回来那天晚上,谢鸿突然在微信上私聊丁珣,莫名其妙给她道了歉。

  丁珣一脸懵逼。

  谢鸿只是说:“对不起啊肉肉,我是被逼的,你要是接到什么陌生号码千万别接!”

  刚听完他的语音消息,好巧不巧,丁珣还真接了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也是本市的。

  她倒要看看谢鸿在搞什么鬼。

  丁珣接了起来,“喂?”

  “请问是丁珣同学吗?”

  是个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

  “对,我是。”丁珣在回忆里搜索这个声音。

  “你好,我是程沂和的妈妈,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见一面。”

  ……

  丁珣脑袋一秒宕机。

  也终于跟回忆里那个声音对上号了,‘周大夫’。

  难道她即将遇到被男友妈妈甩脸几百万的情节了吗?

  怪不得谢鸿要跟她道歉。

  “还在听吗?”今天周大夫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天尖锐。

  丁珣赶紧回:“在听的,我现在有时间,请问在哪见面?”

  周大夫报了个离学校不远的星巴克。

  丁珣一颗心七上八下,也没回宿舍,赶紧往星巴克赶。

  她本想把这事告诉程沂和的,但是又怕程沂和突然过来,那他妈对她的印象就更不好了。

  她不知道程沂和妈妈的容貌,心想着应该会跟程沂和有点像吧。

  也不知道程沂和妈妈知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到了星巴克,丁珣买了两杯咖啡,找了靠窗的座位。

  她犹豫了会,鼓起勇气给周大夫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坐在哪,穿什么衣服。

  周大夫没一会回:【收到】

  很简洁明了。

  一看就是女强人的风格,丁珣更紧张了,手脚止不住打颤。

  等周大夫的时间里,她还收到程沂和的微信,问她有没有回学校。

  丁珣回:【还没,半路遇到了一个同学,聊了会天】

  程沂和:【嗯,别太晚,有事打我电话】

  丁珣:【好的】

  过了十来分钟,咖啡已经凉了,一人停在桌旁。

  周大夫穿着长款大衣,戴着一顶宽帽,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瞬间压倒了丁珣。

  她敲敲桌面,低头看着丁珣,“丁珣?”

  丁珣立马站起身,“嗯,我是,阿姨你好。”

  周曼在她对面坐下,“你坐吧,别紧张。”

  笑话,这怎么可能不紧张?

  丁珣坐下后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啊,给你买的咖啡已经凉了。”

  “没关系。”

  周曼不太在意,端起来抿了一口。

  她说:“我也就开门见山了,我今天找你并不是想拆散你跟沂和,所以你别紧张。”

  “哦哦。”

  丁珣还是放不下心来,这架势,分明就是来拆散的。

  她感觉对面的人分分钟能从包里甩出一张卡来,让她离开程沂和。

  这样想着,丁珣突然想笑了。

  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有心情幻想这种情节。

  周曼说:“我来找你只是想让你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跟程沂和继续在一起。”

  丁珣一愣。

  “嗯?”

  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我和他爸都觉得他现在涉世浅,还没有成熟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不太适合在该学习的时候谈感情。”

  丁珣完全懵住了。

  她觉得程沂和爸妈的想法有一点……太强人所难了。

  照这样想的话,那很多成年人都不能谈恋爱了?

  每个人都是边经历边长大的,成长的道路上不应该有这种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的再去进行的行为。

  成长就是一次冒险,期间的苦楚和甘甜都该是每个人承受与享受的。

  “抱歉阿姨,”丁珣皱眉道,“我不太同意你的观念。”

  “我觉得我们现在恋爱没有什么问题,你要是担心经济的问题,那更不是问题了。”

  “跟程沂和在一起后,我们每次吃饭都是AA制,并且大多时间都在食堂。互送对方的礼物也不是昂贵的,都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

  “我们会努力争取奖学金来作为自己的生活费与约会基金,并不会胡乱跟你们家长伸手要钱。”

  周曼闻言沉默了下,喝了两口咖啡。

  她突然笑了,“丁珣,钱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的是你喜欢他什么?”

  “我的儿子,我自然清楚。他脾气并不好,性格也不是很温顺,除了那张能骗骗小姑娘的脸,还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丁珣这才发现对面的女人实在令人生气。

  碍于她是程沂和的母亲,她压下心中的气愤,“阿姨,我得跟您说声对不起,我觉得您并不了解您儿子。”

  “我当初确实是因为他的容貌喜欢他,但并不代表他没有其他优点。”

  “抱歉上次因为我的事,让他跟别人大打出手。我承认那时候的他并不理智,可您不应该用责备的态度去对待自己的儿子。”

  “对不起阿姨,我并不想以这种身份来指责您当母亲的行为。”

  “如果您觉得我不懂礼貌也没关系,我其实一直没问他跟您的关系如何,可是从别的地方,我能感受到他并不想提起您。”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偏心,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您和程爸爸将太多的时间花在其他地方,没有关注过他的成长,他成长期间的心理状况。”

  周曼静静看着她,听完她的长篇大论也没讲话。

  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妹妹周美华的影子,周美华指责她时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了。

  “行吧,”类似的话周曼听得多了,不想再听,“我今天找你只是探你的口风,既然你决定继续跟他在一起,那我没话可说。”

  周曼收起包,准备起身,“丁珣,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我也从不认为我的行为有错。”

  丁珣:“……”

  要气炸了!

  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程沂和不爱提起他的父母了。

  回去后,丁珣气得没洗澡就上床了。

  结果在床上辗转反侧半天都没睡着。

  她没有把跟周曼见面的事告诉程沂和,宿舍快熄灯的时候,程沂和突然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你今天跟我妈见面了?】

  丁珣估摸着应该是谢鸿说的。

  她回:【嗯,没事,都是小事,我解决了】

  程沂和:【她跟你说什么了?】

  丁珣:【你妈甩了五百万的卡给我,让我离开你】

  程沂和:【……我还不知道我们家富裕到随便一张卡就五百万】

  丁珣:【哈哈哈,也没聊什么,就问我喜欢你什么】

  发完这一句,程沂和良久没有回过来。

  丁珣趴在被窝里,一字一句打着字。

  【程沂和,以后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不要你都否定你,我一定不会不要你的】

  【还有我爸妈】

  程沂和回:【想独占我?】

  丁珣:【不可以吗?】

  程沂和:【想得美,我小姨要我】

  丁珣:【……】

  她想起那个笑眯眯的女人了。仔细一回想,程沂和的小姨跟他妈长得并不是很相似,一个脸圆圆的,一个脸型瘦削。

  程沂和:【你明天几点的票?】

  丁珣:【上午十一点半】

  程沂和:【好,我去送你】

  上午九点左右,两人先去吃了顿饭,然后才去车站。

  丁珣跟在他身旁,不用拉箱子不用背包,轻松得很。

  “我妈之前是不是问你什么时候去我家了?”丁珣问。

  “嗯。”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来我家?”丁珣两眼笑眯眯,“我跟你说,我爸煮的菜可好吃了!”

  程沂和老神在在,“最近学业繁忙,等有空吧。”

  “哟,大忙人啊,你都放假了又被你们老师召回实验室了吗?”

  程沂和一挑眉。

  丁珣说:“也是,毕竟也是我丁珣小仙女的男人,太优秀了没办法。”

  “男人?”他突然歪过头来,眼神带着调侃望向她。

  丁珣咳一声,“怎么,你不是我的男人,难不成是我的女人吗?”

  “强词夺理。”

  赶到车站的时候,离发车时间还早。

  两人在车站外找了家人不多的店坐着。

  丁珣手撑下巴望着他,突然间想起了昨天跟他妈见面的场景。

  “程沂和,你要不要跟我谈谈你的父母啊?”

  程沂和僵了几秒,抬头盯着她,目光探究,“你真的想知道?”

  “嗯。”

  她点头。

  程沂和坐近了,态度也没什么变化,语气淡淡的,“其实我爸妈是丁克,并没有想生孩子,但是我爷爷奶奶一直劝他们,所以就有了我。”

  丁珣等了一会,“没了?”

  “没了。”

  “那既然是丁克,为什么又会同意生呢?既然生下了你,为什么又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呢?”

  程沂和将她面前的奶茶吸管塞到她嘴里,“话太多了。”

  “那你爷爷奶奶跟你关系怎么样?”

  “他们去世前给我留了一套房。”

  丁珣眼睛瞬间变亮,“这么说,我还钓到金龟婿了?”

  程沂和白她一眼,“想多了,是套老房子。”

  “我不管,那也是房子啊。”丁珣感慨,“想不到你年纪轻轻,不仅有了如花似玉的女朋友,还有了房。”

  “我也想不到你年纪轻轻,脑袋就不中用了,大白天里还做白日梦。”

  “哼,我有宠我的男朋友,你有吗?”

  程沂和:“……闭嘴。”

  寒假里,程沂和当真去了趟锡州。

  丁珣得知消息时,正跟小米从电影院出来。听说他来了,两人赶紧去车站接。

  小米吐槽道:“怎么还搞突袭啊?是害怕你回家跟别的男孩子在一起吗?”

  “不可能,我们家盒子不会怀疑我。”

  “嘁。”

  丁珣给何娟发短信告知这个事,谁知道她早就知道了,就瞒着丁珣一个人。

  她突然感觉被抛弃了。

  自从丁珣把程沂和父母的事告诉她爸妈后,他们对程沂和的态度好上了一个度。

  还声称以后要是可以,就把程沂和招女婿招回来。

  前提是他俩能走到结婚那一步。

  丁珣当时扭捏道:“哎呀,你们别着急,人家还小。”

  丁凯龙立马接道:“小的话那听爸的话,咱们暂时别恋爱了吧……”

  丁珣瞬间变脸,严肃道:“爸,我觉得我是个大人了,我能为自己的事做主了。”

  “……”

  人后丁爸不怎么待见程沂和,可当人一搁他面前,脸色就变了。

  小米跟着过来蹭饭,她打量了程沂和一路了,个子实在是高,长得也是真帅,怪不得肉肉坚持不懈去追。

  这要放她身上,估计她也会被美色冲昏头脑。

  得知了程沂和父母的事后,丁爸丁妈没有提过他爸妈一次,给他在家安排了一间客房。

  晚饭后,丁爸丁妈还跟程沂和的小姨,周美华,三人进行了一次视频通话。

  通话内容过分客套。

  双方都在夸对方的孩子。

  程沂和此刻正坐在丁珣的床边,橘黄色的被套,暖洋洋的颜色。

  她的房间不大,里面排得满满当当却又有序。

  丁珣已经去洗澡了,程沂和来到了书桌前,随便抽了本笔记本看。

  运气很好,一抽就抽到了丁珣高中制作的那个什么帅哥榜单。

  他没仔细翻,倒是觉得挺有趣的,女孩子居然还喜欢干这种事。

  程沂和暗暗猜测,如果他高中就跟丁珣一所学校,他的名字会不会也上这个榜?

  翻到某一页,看到了陈光越的名字,还占据了这一页的榜首。

  程沂和嘴边的笑容淡下去。他从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支笔,一笔一划将自己的名字添在陈光越上方。

  写完再看,还是不顺眼。

  于是划掉陈光越的名字。

  再一看,就顺眼多了。

  丁珣穿着熊猫睡衣进来,就看到程沂和在看她高中时毕业照。

  听到开门的动静,程沂和面色淡定地把照片放回去,转过身来看她。

  丁珣刚吹完头发,披头散发的,脸上也没擦粉,不太乐意正面对着他。

  “你高中时的小乐趣挺多啊。”程沂和手指敲着木头桌面。

  “无聊嘛,就瞎搞搞。”

  丁珣说完一愣,她忙回头把那本笔记本抽出来抱怀里,警惕地盯着程沂和:“你偷偷看我的本子!”

  “我没有偷偷。”

  他承认得很坦然。

  丁珣眼睛转了转,突然一笑,“老实说,你看到我写那么多男生的名字,心里边是不是有点小酸意?”

  “你觉得呢?”

  “我觉得有。”

  程沂和突然起身,高大的身形一下挡住了她脸上的光线。

  丁珣抱着本子后退两步,身体不受控制后仰,正要倒进床上时腰部被他往前一搂,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程沂和低着头,目光紧紧锁住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明亮又水润,似是有一层雾蒙在她面上。

  离得很近,可却给人一种迷蒙中的感觉。这种感觉令人心猿意马。

  程沂和脸慢慢下移,嘴唇准确含住了她的唇,手从衣服下摆伸了进去。

  如风吹浪,你来我赶。

  年轻的气息在房间里酝酿而发,他们的每一次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掀翻了封藏已久的蜜酿。

  最终,程沂和放开了她的唇,两人以额抵额,鼻尖相蹭。

  程沂和微微喘气,目光狡黠,笑了:“我得出去了,不然你爸妈该进来揍我了。”

  丁珣脸色红润,小声道:“嗯,你快走吧。”

  “这次什么感觉?”他微微挑眼。

  丁珣在他唇上咬了一口,“流氓!”

  程沂和头往后仰,“我怎么就流氓了?”

  他语气正经地说出这句话,不安分的手却在她衣服里捏了下。在她打人前迅速撤了回去。

  “走了。”

  丁珣:“……”没见过这么正经耍流氓的。

  这几天里,丁珣带着程沂和玩遍了锡州大部分值得玩的地方。

  每一次都有小米的加入,她丝毫没有身为电灯泡的自觉,经常在程沂和面前宣示丁珣的占有权。

  程沂和回去后,丁家恢复了平静的生活。

  丁凯龙突发奇想感慨:“其实家里有个儿子也挺好的。”

  “你这两天老使唤人家盒子给你干活。”何娟吐槽他。

  “那想当我们家女婿,不得讨好我这个岳父吗?”

  “他们才多大啊,就你想得远。”

  “我不管,以后程沂和他要是抛弃我女儿了,我一定拿菜刀追着他砍上几条街!”

  何娟背过身,“就会嘴上逞强。”

  谢丁两家算是正式同意了他们的交往。

  程沂和父母对此并没有表现出排斥,还是原先那副态度,不排斥,但是也不建议。

  丁珣刚开始还有修复程沂和跟他父母关系的打算,把这想法跟他一提,程沂和劝她打消这个念头。

  丁珣跟程沂和小姨一家的来往渐渐密切了起来。

  周美华也让她不要理睬周曼那夫妻俩的想法,反正她是支持他们的。

  新的一年新气象,丁珣回校那一天,被周美华强行给拉到了家里来。

  她给丁珣包了个红包,顺便把周曼的那一份也给了。

  “你周曼阿姨从小就这么倔强,她倒不是不喜欢你,她是不想管程沂和那孩子。”

  周美华上下打量丁珣,“哎呀,上一次太晚了,小姨还没好好看看你,这次得让我看个够了。”

  丁珣嘿嘿笑。

  谢鸿最近一直被丁珣逼迫叫嫂子,他非不向恶势力低头,依旧肉肉、肉肉叫个不听。

  周美华听到了,问她:“你小名叫肉肉吗?”

  丁珣不好意思笑道:“我的朋友们这么叫。”

  “那小姨以后也叫你肉肉吧,挺喜庆的名字。”

  “小姨你叫我什么都行。”

  谢鸿闻言在后面撇嘴。

  时间如流水一般,还没仔细赏看,就悄然溜走了。

  升大二的那个夏天,也正是杜子婧高考的时候,那天谢鸿非拉上丁珣一块在考场外等她。

  丁珣和程沂和两人,一个整日与英文打交道,一个整日关在实验室,也只有周六日的时候待在一起的时间才长些。

  宿舍里李梦馨和曾凡决定了考研,大二的时候她们就着手准备了。

  丁珣记得曾凡当初是没这个打算的,问她,她也只神秘兮兮道:“我为爱改邪归正。”

  “谁说不考研就是邪道了?”丁珣拎她耳朵。

  每个人都忙碌了起来,每个人也都有了不能随便诉说的小秘密。

  丁珣和李梦馨的相处不咸不淡,谁都没看出破绽来。

  不知为何,一脱离大一新生的身份,之后大学的时光就像加了速。

  还没来得及让人好好体验,她们就成了别人的学姐。

  有段时间里,丁珣忙着投简历找实习工作,程沂和忙着复习功课准备考研。

  最终丁珣得到了一份文档类专职翻译的offer。

  得到offer的那一晚,她请几个舍友和程沂和吃饭。李梦馨没来。

  不知是不是毕业季的原因,几人喝了点酒都有点伤感。

  丁珣和曾凡两人聊着聊着突然抱头一起哭了,哭了几声又笑了,看得旁边得方佩佩哭笑不得。

  方佩佩一早就找好了实习工作,在S市,等选好毕业论文的导师她就可以去上班了。

  饭后,方佩佩领着曾凡先走了,留下小情侣二人相处。

  程沂和跟丁珣的相处模式越来越趋于平淡自然,丁珣想,大概每对夫妻都会走到这一步吧。

  不对,他们现在还不是夫妻。

  前段时间,小姨经常向她打听,他们什么时候准备结婚,还说也有人领毕业证的同时也领了结婚证,双喜临门。

  丁珣也不清楚程沂和的想法。

  她现在结婚的意愿并不强。

  她还没毕业,工作没稳定下来,程沂和还需要读研,很多事都存在不确定因素。

  不过要是程沂和此时此刻向她求婚,她应该也会是答应的。

  两人散步到了学校操场,被夜晚的风一吹,丁珣脸上的热度消下去不少。

  夜晚的操场上有很多人在跑步。

  丁珣看着他们就想起了刚来学校,见到程沂和的那个时候。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会跟他在一起。

  也不过是偶然一瞥,谁能料到后面真的把这个人给追到手了。

  丁珣感觉很久没有跟他一块安安静静地散步了。

  她拉着程沂和的手,晃啊晃,“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你就是在这个操场上。”

  “是吗。”

  他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丁珣怕他不信,“那时候你跟谢鸿走一块,我还记得谢鸿那时候染的金黄色的头发,可扎眼了。”

  她的脸上写满了雀跃,程沂和静静望着,没有搭话。

  此刻的丁珣像个小孩,所有情绪都表现在脸上。明媚的笑容一扫空气里沉闷的烟雨气息。

  “肉肉。”他陡然出声打断了她的喋喋不休。

  丁珣止住话匣子:“嗯?”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我拿到了保研资格。”程沂和将她从亮光处拉到了暗处。

  丁珣亦步亦趋地跟着,笑容更大了,“哇,这么厉害?”

  “还有个好消息。”程沂和讲话的速度不紧不慢,故意在吊她胃口。

  “什么什么?”

  “我是不是跟你提过,我爷爷给我过户了一套老房子。”

  丁珣捂住心脏,“拆迁了吗?”

  他略略点头,“你的白日梦成真了,拆了。”

  丁珣立马要晕,“快扶住我!”

  “给了多少钱?”

  “没多少,一套新房,和几十万。”

  “……”

  丁珣沉默了。

  她觉得这是程沂和在做梦了。

  程沂和掐了下她的脸,掏出了一串钥匙,“那新房子还缺个镇宅的,你哪天有空帮我找找什么可以镇宅。”

  丁珣不敢相信地盯着钥匙,又抬头看他。

  “不乐意?”他挑眉问。

  “乐意乐意!”

  她赶紧把钥匙收下,紧紧抱在怀里。

  “等会,”丁珣勉强找回理智,“程沂和,你有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

  “……你刚才是不是把酒喝到脑子里去了?”

  丁珣晕晕乎乎傻笑,转而又板起脸,“你把你家的钥匙给我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他反问。

  “我不管,我觉得你就是在向我求婚!”

  程沂和靠在旁边的树干上,剥了块糖扔嘴里,静静看她一会笑一会发呆。

  丁珣正活在梦里,突然一把被人揽到了怀里。

  程沂和手指挑着她下巴,笑了下,“小财迷。”

  说完低头亲了上去。

  糖在口腔中融化,丁珣不小心咬到了他的唇,他哼了声。

  丁珣讪笑:“有点甜。”

  程沂和舔了下被咬破的地方,尝出一丝血味,“确实甜。”

  他弯下腰,喉结在丁珣的注视下上下滚动,她指尖上去戳了一下。

  “肉肉,我们结婚吧。”程沂和的声音低低沉沉。

  “啊?”

  “毕业了就结婚吧。”他说,“再这样我真忍不了了。”

  丁珣没听明白,反应了几秒才懂。

  她用力将钥匙还回去,正要骂他流氓,又一想,把钥匙重新拿回来。

  “结就结,谁怕谁!”

  程沂和张开双臂,眼神示意了她一下,丁珣环抱过来。

  她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明明是挺激动的,可又没那么激动。好像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不对,哪有人求婚不带戒指的?

  丁珣闷闷道:“毕业了你重新求一下魂,我今天没化妆,你也没带戒指过来。”

  程沂和拍了下她后脑勺,笑声沉沉,“想得美。”

  “我不仅想得美,我还长得美呢。”

  闻着他身上熟悉的薄荷气息,丁珣一颗心慢慢静下来。

  她很幸运,一不小心,就跟初恋即将白头偕老。

  程沂和比她更幸运,也是一不小心,遇到了她这么喜欢他的初恋。

  (正文完)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