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吉祥三宝(全)_彼得·潘与辛德瑞拉
华庭小说网 > 彼得·潘与辛德瑞拉 > 番外、吉祥三宝(全)
字体:      护眼 关灯

番外、吉祥三宝(全)

  番外、吉祥三宝(全)

  一九九二年的冬天,王锦到哈尔滨和家人一起过寒假。=

  今年和往年最大的不同,是他有了一个弟弟。

  新弟弟三个月大。

  王锦没见过这么大的宝宝,新鲜得很,一直趴在床边看他。

  弟弟长得胖嘟嘟,白嫩白嫩的,小胳膊小腿儿都像藕段一样,小手背上几个胖出来的小肉坑,小脚丫是淡粉色的,乖乖的躺在那里,大眼睛转得骨碌骨碌,瞳仁黑亮。

  六年级在读小学生王锦心想,我弟弟怎么这么可爱啊。

  他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在北京生活,只有寒暑假才来东北,和父母之间有疏离感,在这边也没有朋友同学,每次过来都挺无聊,写完作业就靠看书打发时间,也没什么好玩的。

  这次就好了,他有个弟弟能玩儿。

  玩儿了几天,他那上中学的哥哥王齐也放了假。

  兄弟俩年龄没差几岁,关系还行,就是兴趣爱好差的有点远,王锦喜静爱看书,王齐像他们爸,这才十几岁就一身江湖大哥气息,夏天见他的时候头发还挺长,偷摸告诉王锦说他的理想是当哈尔滨陈浩南。

  这次一见面,王锦差点都没认出来,哈尔滨陈浩南剃了个光头。

  王齐上个月开始学散打,教练嫌他头发太长。

  他对王锦说:“偶像派不行,还是得当实力派。”

  本来见了面,和和睦睦也挺好,还没一会儿,起了矛盾。

  两个人抢着要给弟弟换尿布,抢急眼了,一人抓着尿不湿的一边不肯放手。

  开玩笑,这么可爱的弟弟,就你想玩儿,我不想玩儿啊?

  躺在床上等着换尿布的弟弟等不及了,眉头一皱,嘴唇一抿,开始用力。

  还为了那块尿不湿争执不下的王齐王锦,并没有注意到。

  也是天公不作美,王爸爸这天刚好在家,刚好一时高兴想进来看看儿子们的其乐融融,不看不知道,一看气坏了,大儿子和二儿子在打架,小儿子躺在屎里笑哈哈。

  王齐和王锦挨了顿揍,都是灰溜溜。

  过了几年,弟弟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和上高中的王齐一起转学来了北京。

  弟弟的大名叫王超,王锦不太喜欢,偷偷问弟弟:“你想不想改个名儿?这名儿多难听。”

  弟弟说:“你的就好听啊?你咋不改你的?”

  王锦不高兴。好好的弟弟,怎么说不可爱就一点都不可爱了。

  而且弟弟也不跟他亲,跟王齐亲。王齐已经不是当初的中二少年,成年了,大高个子,练散打还小有所成,王锦打也打不过,当面顶嘴都可能要挨踹。

  这就很气人了。

  王超有个糖罐,里面有很多糖。王齐怕他长蛀牙,不让他随便吃,一天只能吃一颗。

  但是这个糖罐里的糖还是以远高于一天一颗的速度在变少。

  王锦偷偷拆了几颗,在辣椒油里蘸了蘸,又包好。

  于是这天晚上,睡前躲在被窝里偷偷吃糖的王超被辣得直哭,起来想找冰块止辣,被王齐抓了个现行。挨了顿揍。

  捉弄他的王锦也没有好下场,被王齐硬喂了两勺辣椒油。从此老实了。

  这天王超没写完作业,被老师告了家长,家长就是王齐。

  他挨了顿打,回房间里趴在小床上呜呜哇哇哭了好半天,爬起来收拾自己的东西塞进小书包里,要离家出走,要回东北。他和新同学玩儿不到一起去,不喜欢北京,早想回哈尔滨了。

  书包小,他想带走的东西又多,光是变形金刚就装不下。

  装了半天,他哭得更厉害了,这还咋离家出走啊?还是别了吧。

  又哭着把装好的东西一样一样掏出来。

  王齐和王锦围在门口偷看了半天,笑得直打跌。

  王超中考这一年,王齐结了婚,王锦出了柜。

  王爸爸大发雷霆,对王锦又打又骂。

  王齐劝他:“其实也没伤天害理,他喜欢,就随他吧。”

  也被踹了两脚。

  王爸爸说到做到,果真给王锦断了生活费和学费。

  王锦是学霸,年年一等奖学金,也做兼职,学业和生活倒是没有很大问题。

  王妈妈不敢给他钱,怕被气头的王爸爸知道火上浇油,就常偷偷做点好吃的,让王超送去王锦学校。

  于是王超就见到了王锦的初恋。

  他觉得不是太好看,也看不出哪里出色,配不上二哥。

  而大哥的婚后生活也过得马马虎虎。大嫂人美嘴甜,对他也算很好,可就是始终没有一家人的亲近感,大哥和她相敬如宾,说白了就是冷漠,还不如和她弟弟在一起更像自己人。

  就是大哥整天把这小舅子挂嘴边,骂他的时候都是“你看人家,学习好又听话,你再看看你”这种,烦都烦死了。这小舅子最讨厌了。

  没多久,讨厌的小舅子出国去念书。

  又没多久,王锦也被初恋甩了,平日里斯文尔雅,那天醉到形象全无,抱着王超嚎啕大哭。

  王超说他:“你醒了要后悔的,为那种人这样,傻不傻?”

  王锦说:“你知道我最后悔什么?我都没睡过他。”

  睡?王超对这个动词充满了兴趣。

  他正在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青春期,不懂是不懂,一旦开始懂了,一发不可收拾。

  刚开始王齐并没发现,心里还把他当小孩儿。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写作业、偷吃糖,打几顿还有改,这事儿,打多少次都改不掉,打着打着,王齐自己都麻木了,随他便吧,只要别去祸害好姑娘。

  后来,王超果真没有祸害好姑娘,祸害了一个好小伙。

  王齐和谢竹星见面那天,带他去打拳。

  聊了很多。

  最后对他说:“你对他好一点,他从小就是我们家的宝贝。”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喝了一点,回来就倒了_(:3∠)_

  周五写一个柏拉图+骑士+袁先生联合番外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