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夏平:弟之勇武,千古无二!!!_大秦:开局秦始皇上门认亲
华庭小说网 > 大秦:开局秦始皇上门认亲 > 第一百四十七章:夏平:弟之勇武,千古无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七章:夏平:弟之勇武,千古无二!!!

  “王礼,通知下去,让护卫们看着点,所有游侠,和上次一样处理,等下全部给我挂在大道两边的树枝上!”

  石台上,夏平看着一触即溃的一群游侠,顿时感觉有些失望。

  他原本还以为这些游侠能比上次厉害点。

  没想到只是一头棕熊,就吓的拔腿就跑。

  “啧,就这,就这也想找我麻烦!”

  夏平脸上露出一丝不屑。

  这时随着游侠逃跑,那头棕熊也终于将目光看向了还停留在原地的少年。

  老者见此,脸色白了白,不过还是强忍着心中恐惧,对其他人喊道:

  “保护少主!”

  此时这些人已经没有空闲去在乎什么游侠了。

  那个为首的精壮汉子,被棕熊一巴掌扇飞后,就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也不知道是在装死,还是真的晕死了过去。

  “少主,这人熊不可力敌,我等不如依仗马匹绕道而行!”

  老者开口道,只是他的话显然没被少年听进去。

  只见下一刻,少年翻身便从马匹上跳了下去。

  “亚父无忧,不过小小畜生而已,且看吾会会它!”

  少年说着话,直接将手里的青铜长剑也扔在了一旁。

  然后撸了撸袖子,将衣摆一撩,往腰带上一收,

  随即对着正在那里有些迟疑是追击那些游侠,还是攻击少年一行人的棕熊,就勾了勾手:

  “过来,畜生!”

  面对少年挑衅,棕熊虽然不懂,但是也觉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本就因为在山中被一群两脚兽驱赶了一肚子的委屈,顿时就好像找到了发泄处。

  只听一声沉闷的咆哮,这棕熊下一刻有些臃肿的身体就直接向着少年冲了过去。

  “来得好!”

  少年见此,面色一喜,脸上微微兴奋,下一刻,双脚往地上一跺,却是冲着那棕熊就不退反进的冲了过去。

  “少主当心!”

  马匹上的老者,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砰~~”

  随着他的惊呼,棕熊冲至少年身前后,瞬间人立而起,

  庞大的身躯,直立而起后,几乎可以完全将少年笼罩一般。

  随之一个比脸盆还要大上一圈的熊掌,照着少年就呼了过去。

  “死!”

  一声低喝,下一刻,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那只巨大的熊掌,却是瞬间被一只相对熊掌来说十分瘦小的手掌直接抵挡住。

  “轰……”

  没有激动人心的搏斗,一声沉闷的响动后,就见那棕熊猛的被掀飞起来,然后随着一身撞击声,重重砸落在地。

  “呜…呜吼吼……”

  凄惨的嘶声喘息中,棕熊抽搐了两下,然后一摊摊鲜血,随之顺着棕熊嘴部就流了出来。

  不消片刻,便一动不动了!

  这巨大的动静,宛如一道炸雷,原本因为棕熊到来,而四散的野兽,这一刻都好像安静了一下,然后下一刻就以更快的速度消失在大道上。

  “好,少主威武!”

  “哈哈,不愧是少主,区区人熊,怎得敌得过少主勇武!”

  “素闻秦之武王生而有神力,却举鼎而亡,少主勇武,秦王不如矣!”

  “哈哈,秦王不如矣!”

  棕熊被少年直接摔死,一时间少年随行的人,纷纷神色一震,一个个立即呼喝起来。

  “嘿!!”

  少年见此也不谦虚,一脚踏在那和车轮差不多大小的棕熊脑袋上,脸上露出一抹得意,心满意足的看着众人欢呼,极为享受。

  一行人中,唯有那老者见此皱了皱眉,脸上隐隐有一抹担忧一闪而逝。

  “亚父,如何?”

  少年似是看到了老者的表情,踢了一脚棕熊后,带着几分炫耀的看向老者。

  然而老者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回答少年的话,道:

  “少主,那些游侠被野兽驱赶不知去向,然此地刚刚爆发兽潮,亦不宜久留,我等应当即可离去!”

  “亚父多虑了!”

  刚刚摔死了一头棕熊,也不见少年有什么疲惫,

  听到老者岔开了话题,脸上有些不满,随意的拍了拍手,把衣袖,衣摆放下,然后不以为意道:

  “不过就是几个乌合之辈罢了,如此之人,来多少,亦不是吾一合之敌!”

  见少年如此,老者神色间闪过一丝无奈。

  石台上,王离已经收起了十字弩,一脸慎重的盯着少年。

  夏平挑挑眉,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没了动静的棕熊。

  表面平静,实际上内心已经有无数个“卧槽”闪过。

  虽然知道这位勇武,但是如此年纪,这位现在也不过刚刚十四五岁的样子,

  然而那头棕熊了?

  据夏平目测,这头棕熊少说也得三四百公斤,换做大秦的重量,那至少也得一千三四百斤了。

  泰森一拳多少斤?

  巅峰时也不过四五百公斤。

  这还只是拳劲,但是这位了?

  这位可是直接把一头三四百公斤的棕熊,活生生的直接举起来,然后重重的摔死在地上。

  别说是泰森来了,就算是泰森他爹来了也不行啊!

  “如何?”

  夏平看了一眼王离,淡淡一笑问道。

  王离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道:

  “不可力敌!”

  “嘿!”

  夏平见此“嘿嘿”笑了一下,然后拍了拍王离的肩膀道:

  “有这个认识很好,这很聪明,不傻头傻脑的就盲目自信,这才是优点!”

  “不过你也不用气馁,别说当今,或许再过个几千年,这世上也未必有人能与这少年力敌,你不能力敌也是正常!”

  “公子认识此子?”

  王离微微一楞,很快就从夏平的话里,嗅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那个项羽吗?”

  “此人就是项羽?”

  王离眼睛猛的睁大了几分。

  然而夏平却没再说什么,瞥了一眼王离,

  然后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也不再隐藏自己,不顾王离目瞪口呆的表情,

  一边从石台后面跳了下去,一边向着大道那边走去:

  “走吧,一起去认识一下这位!”

  “喏!”

  王离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大道上,那个一只脚踩在棕熊脑袋上的少年。

  默默起身,跟在了夏平身后。

  如果夏平没有骗他的话,这人姓项,十有八九便是自家老爷子楚国那位手下败将之后。

  但是……

  王离默默握了握拳头,目光露出一丝坚定:

  “虽不能力敌,然战场相见,某之祖父能败汝之祖父,某……亦能败汝!”

  王离收回目光,跟在夏平身后。

  大道上,少年还在炫耀着。

  就见几道火光从树林中亮起。

  下一刻,一道道打扮古怪,静默无声的黑影,就纷纷从树林中钻出。

  “少主小心!”

  老者面色一紧,驾马拦在了少年身前。

  一脸警惕的看向,从树林里钻出来的护卫。

  刚想开口询问几句,就见这些黑影身后,又一道身影钻了出来。

  王离目光在老者身后的少年身上注视了几秒,然后默不住声的退开一步。

  “哈哈!”

  下一刻,一道笑声响起。

  夏平就从王离身后走了出来。

  “汝是何人?”

  看着一脸笑容的夏平,老者目光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夏平身边,一个个无形中将夏平保护起来的护卫。

  特别是在这些护卫身上的吉利服,多看了几眼。

  “老人家不必如此防备,某只是此处山林的主人,先前见到几个游侠,在此处鬼鬼祟祟,于是就带着家中护卫来此查看一二,却不料竟看到了如此震撼一幕!”

  夏平特意用着属于这个时代的语调,说着话目光却炯炯的看着那个少年。

  啧……

  王不过霸,将不过李!

  嘿嘿,特喵的,我这也是见到真人了啊!

  这一刻,夏平心里下意识的就想上前几步,然后拉着这少年就回去,把上次张良走后用过的黄纸香烛鸡血什么的再来一套了。

  不过好在夏平还有几分理智,这位可不是自家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便宜弟弟。

  强拉硬拽,保管下辈子十有八九是个生活不能自理,还有十之一二则是有死无生。

  不过虽然不能来硬的,但是想想这位的脾性,自己忽悠两句,保准也没问题。

  但是这老头………

  夏平看了一眼少年一旁的老者,挑了挑眉,不得不暂时打消了这个想法。

  老者目光停留在那些护卫身上,听到了夏平的解释,脸上的警惕之色却依旧不减。

  顿了下才道:

  “如此说来,刚刚的兽群,也是受汝驱赶而来的了?”

  这话问的很不客气,一旁的王离见此眉头一皱,刚想开口,却被夏平拦住。

  夏平没理会老者,和这老头说话,不过是找个话头罢了,他的目标可不是这老头。

  夏平看向从老头一旁的少年,眼中有几分欣赏。

  不得不说的是,这少年虽然年纪还小,但是眉眼间的自信之色,却是如何掩饰不住地。

  “某夏平,添为此地东主,敢问少年如何称呼?”

  夏平拱了拱手,对少年笑问道。

  “吾………”

  “咳……某家少主姓常,名籍!”

  少年刚张嘴,就被老者咳嗽一声打断。

  少年见此,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不过也没说什么,拱了拱手就顺着老者的话道:

  “常籍见过夏兄!”

  “呵呵,常籍小兄弟客气了!”

  夏平“呵呵”一笑,嘴角翘起一抹弧度。

  常籍?

  尼玛,项籍还差不多!

  如果换做别人可能还真被你这糟老头子给忽悠了。

  但是特喵的我可是穿越者啊!

  夏平心里不屑的哼哼了两下,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也没去揭穿这老头。

  而是一脸热情的走上前去,在老者一脸戒备下,拉起少年的胳膊就捏了捏。

  少年:“???”

  “啧啧,不得了,不得了!”

  夏平没理会一脸懵逼的少年,嘴里念念有词。

  搞得刚想甩开夏平手的少年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问道:

  “敢问夏兄,如何不得了!”

  “嘿,冒昧了,冒昧了!”

  夏平一边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笑笑,松开了少年的胳膊,然后这才一脸意味深长道:

  “常籍小兄弟有所不知,某曾经得到过一本古籍,里面记载了许多观人筋骨的本事,某刚刚见常籍小兄弟将那人熊摔死,因此才好奇之下,忍不住观察一二,常籍小兄弟,实乃练武奇才啊!”

  “哦?”

  听见夏平称赞自己,少年眼睛亮了一下,露出几分好奇之色:

  “不知道夏兄所得的古书,是何书?”

  “此书年代久远,书名已经看不清晰。”

  夏平摆摆手,然后话语一转道:

  “不过这书中倒是记载了许多观人筋骨,以及上古勇武之人故事。”

  “这些勇武之人给我映像最深的,莫过于商之纣王以及古之恶来二人,然,常籍小兄弟之勇武,某虽在书中纵观千古,也无出弟之左右者,实属佩服!”

  “哈哈,夏兄过奖了,吾……嗯,籍怎敢与上古之人相提并论,哈哈哈………”

  少年咧着嘴,话语看似谦虚,但是一脸笑容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那表情就差对着夏平说:

  “嗯,你会说话,就多说说,我喜欢听你说话!”

  夏平见此嘴角微微一翘,

  霸王果然还是历史上那位霸王。

  优秀的很明显,但是缺点也是无法掩盖。

  几句称赞的话一说,立即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也难怪历史上,刘邦那老流氓,能在那么大的劣势局面下,依旧能够翻盘。

  心里想着这些,夏平也没忘记自己的目的,立即笑道:

  “不过奖,不过奖,为兄这可是句句属实,弟之勇武,确实千古无二啊!”

  夏平打蛇随上棍,顺杆子就给自己按上了一个“为兄”

  只听得一旁的老者眉头直皱,但是看着偏偏就吃这套的少年,又一脸无奈。

  眼下他们连夏平的身份来历都不清楚,自家这少主,就已经快和夏平称兄道弟起来了。

  这样下去,自家少主怕是被卖了,都还在给对方数钱吧?

  他刚想到这,就听到这时候夏平已经拉着少年走到了那头棕熊身边,打量着棕熊,夏平一脸“啧啧”有声道:

  “啧啧,常籍弟弟,你这力气可真是厉害啊,看看这熊,怕不是已经被摔碎了内脏了!”

  “哈哈,夏兄说得不错,某虽然没尽全力,但即使是七八分力道,也不是这人熊可挡的,若是全力之下,这人熊骨断经折也不是什么稀罕之事!”

  少年面露得意,说着话,还踢了踢这棕熊的尸体。

  夏平心中也确实震撼,他刚刚看了,

  这棕熊可不瘦,一身的肥膘,

  讲道理,这样的肥肉保护下,即使一般的悬崖摔下去,也未必能摔死,

  但是偏偏就被自己身边这位活生生给摔死了。

  不当人啊这是!

  夏平心里吐槽了一句,脸上却笑呵呵的对着少年又是一顿称赞。

  “常籍弟弟,正好为兄的院子离这里不远,某看今日天色也不早了,不如且去某家里歇上一晚,待到明日,且看为兄把这熊掌给你整治一二,保管你吃的把舌头都吞进肚子里!”

  夏平话落,少年眼睛明显一亮:

  “夏兄还会这庖厨之技?”

  “这话说的……”

  夏平撇撇嘴,故作一脸不高兴道:

  “弟弟可曾听说过咸阳一品楼?打听打听,这一品楼的主人,不才,正是为兄!”

  “这………”

  少年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就连一旁原本想代替少年拒绝夏平邀请的老者,这时候都愣了愣,忍不住插话问道:

  “夏郎君此话当真?”

  这一品楼可不是什么一般的酒楼。

  不说那仿佛吸金一般的赚钱能力。

  单单是那些独一无二的炒菜,纸张,玻璃,香水,便叫人念念不忘了。

  更不要说那些被一品楼美食吸引去的达官贵族了,

  而相比那些香水美食,这些达官贵族,在老者眼里显然要更加重要了。

  “如果此人所言当真句句属实,那么少主与此人结识,说不得便是将来举事的一大助力!”

  心思电转间,老者迅速的开始权衡起各种得失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