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6章 程老三那小混蛋呢?(求订阅求票票_大唐第一世
华庭小说网 > 大唐第一世 > 第2756章 程老三那小混蛋呢?(求订阅求票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56章 程老三那小混蛋呢?(求订阅求票票

  第2756章程老三那小混蛋呢?(求订阅求票票)

  这句疑问句,几乎就代表着整个从晋阳归来的大部队的心声。

  仿佛大伙此刻都看到了,看到了程三郎正双手插腰,洋洋得意地站在跟前发着嚣张跋扈的笑声。

  等到挡路的车队移开,一众官员都各归各位,此刻,李靖与房玄龄坐到了一辆马车之中。

  房玄龄忍不住抬手抹了把脸,总觉得这事实在是过份。

  可偏偏,你又不得不承认,程三郎的这些骚操作,好像都还挺有道理。

  “唉……老夫终于明白,为何陛下很喜欢把那小子踹得远远的,留在跟前,简直就是让人头疼。”

  李靖哭笑不得地摇头脑袋,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房玄龄也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这两年自己亲儿子没有跟着程三郎一起厮混,似乎整个人也沉稳了不少。

  不过就是,也再难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倘若这一把,与那吴王李恪一起,追随于程三郎左右的话。

  指不定这大破洛阳的功劳,也有亲儿子一份。

  说起来,那小子真不愧是让人又爱又恨的一把双刃剑,伤人又伤已,偏偏又相当的犀利好用。

  二人唏嘘感慨了老半天,终于收到了消息,陛下已然在前方两里处等候。

  李世民已然下了座骑,正在背负着双手,与那太子李承乾在小声地谈笑。

  身后边,则是大批的文武重臣,以及一票精锐的禁军侍卫。

  此刻,已经能够看到那只旌旗招展的队伍正在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李世民那张显得有些阴郁的脸上,多了几分的期盼与激动。

  很快,队伍缓缓地停下,一干文武臣工,纷纷下得马车,簇拥着两驾马车,继续缓缓向前。

  李世民则与李承乾快步向前迎了过来。

  随着马车停下,须发雪白,精神抖擞的大唐太上皇陛下终于步下了马车。

  笑眯眯地扶住了正向自己行礼的李世民父子。

  “二郎,这些日子,可真是苦了你了。”

  “承乾乖孙,你也无恙,那就好……”

  李世民抬起了头来,就看到了亲爹正在左顾右盼地似乎在找人。

  注意到了亲儿子看过来的目光,李渊毫不客气地问道。

  “程老三那小混蛋呢?”

  “父亲,怎么了?”

  李世民一脸懵逼地看着亲爹,不对吧,程三郎明明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根本不可能又蹿进这只队伍里边去逗亲爹上火才对。

  “爹爹……”一个充满着明快与欢喜的嗓音及时地响了起来。

  李世民一扭头,就看到了掌上明珠小兕子正搀着观音婢朝着这边行来。

  不禁大乐,快步上前。“哎呀,小兕子也来了。”

  “对呀爹爹,我和娘亲还有爷爷都回来了,爷爷,伱在干嘛呢?”

  “爷爷啥也没干,就只是在开心,哈哈哈哈……”

  看到亲爹那虚伪的笑容,李世民直接就无力吐槽,算了算了,回头再问亲爹到底程三郎又远程干了啥。

  天子一家团聚,而李世民将太上皇迎入了皇宫之后。

  一家子齐乐融融地齐聚于那九洲池上,好在大伙此刻都很有默契,没有说什么扫兴的话来打扰团聚。

  “三哥,我夫君呢?”李明达凑到了李恪身边,小声地问道。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惹得我爹爹不高兴了?”

  “父亲没跟你说?”李恪看向这位慧质兰心,情商与智商都相当在线的妹子。

  “嗯,爹爹没说,不过我能看得出来,提到程三哥哥的时候,爹爹的表情很古怪。”

  听到了这话,李恪下意识地吡牙一乐,警惕地打量了下四周,这才鬼鬼祟祟地道。

  “妹妹,那你知道不知道你夫君炸了皇宫之事?”

  “什么?!”李明达陡然之间惊呼出声来,那双明眸的大眼睛此刻夸张地瞪得溜圆。

  李明达的惊呼声,直接就把那二位宠(孙)女狂魔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恪儿你在做甚?!”李世民脸色一沉,忍不住瞪起了眼珠子。

  李恪看到了亲爹还有亲爷爷投来的很有震摄力的眼神,瞬间冷汗就下来了。

  好在这个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的李明达赶紧朝着那边快步而去。

  “爹爹,爷爷,没事,三哥方才就是跟我说起程三哥哥的事情,把我吓了一跳。”

  “那小子又干什么事了?”

  李渊一听话这,不禁牙疼地吸了口气,目光落在了亲儿子李世民身上。

  面对着亲爹那带着疑问的眼神,还有一旁同样把目光转过来的长孙皇后。

  李世民忍不住抹了把脸,抬眼望天,神色变得相当的复杂。

  看得一干人等心中七上八下。

  看到亲儿子那复杂的表情,李潘自然也不好催促亲儿子开口,目光一扫,落在了李承乾与李恪这两位小辈的身上。

  相比起那老奸巨滑,此刻表情甚是无辜的李恪,老实沉稳的李承乾只能硬起头皮答道。

  “其实处弼兄也没干什么,就只是为了对付那些乱臣贼子,炸坏了洛阳城不少建筑。”

  “……”

  听着李承乾在那里解释,李渊脸色黑得怕人,一旁正乖巧地坐到了亲爹身边,给亲爹捶背的李明达也听得一脸黑线,表情古怪之极。

  “炸了祭天的圆丘,祭地的方丘,炸了天街上的黄道桥与星津桥,还把上东门也给炸了……”

  李渊扳着手指头,心里边默默地细数着程三郎的“丰功伟业”。

  说到了最后,李承乾抿了抿嘴,看了一眼仍旧保持举头望明月架势,一副往事不堪回首模样的亲爹。娘亲的表情也显得那样的麻木到近乎呆滞。

  而身边的李恪则一副乖巧柔顺,安静如鸡的架势。

  李承乾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

  “后来,因为担忧龟缩进了皇宫的那些叛军贼子,破坏宫禁。”

  “父皇就命程三郎炸开宫门,结果,结果……”

  看到李承乾吞吞吐吐半天放不出一个完整的屁,李渊直接就不乐意了,瞪起了眼珠子催促道。

  “结果什么,乖孙你倒是说呀?”

  “结果处弼兄就一炮命中了皇宫宫门,可没想到,不但宫门被炸开,还炸塌了整段宫墙。”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