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箱子(一更)_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
华庭小说网 > 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 > 059.箱子(一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059.箱子(一更)

  萧怀羽陪着云归暖来到位于城东的侯府。

  原本屋舍相连的侯府现在成了一片空地,工人们进进出出,忙着往里面运送材料,房子还才开始建,地上划分范围的痕迹看得很清楚。

  云归暖站在前院中间,完全看不到当年正厅和偏房的样子。

  萧怀羽怕她看了难过,赶忙带她去鲜少踏足的后院。

  湖泊周围和拱桥都没事,免于火烧,这里的样子还和以前一样,草地青青,湖水清澈。

  “湖里的锦鲤冒头了。”云归暖指着湖面,小跑过去,“是不是我们去年钓到的那一条。”

  金黄的锦鲤在湖面下慢慢游动,怡然自得。

  萧怀羽慢悠悠走过来,看一眼锦鲤,有点像去年钓的,但鱼都长一样,他不大认得出。

  “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湖里看到锦鲤了,它似乎比以前更亮眼一些。”萧怀羽盯着锦鲤,“金灿灿的,很好看。”

  “你带鱼食了吗?”云归暖问萧怀羽。

  萧怀羽摇头。

  他没想到云归暖会带他来看鱼,没有准备。

  没有鱼食,锦鲤还是笔直地朝云归暖游过来。

  云归暖弯下腰,两手撑着膝盖,低头认真打量锦鲤,锦鲤通身金黄的鳞片,金灿灿的,鱼尾还有一点红,特别艳丽好看。

  看得入神,锦鲤突然一个摆尾扎入湖水深处,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云归暖的裙摆。

  云归暖没站起身,她盯着湖水,湖水底下没看见有水草,越往湖心处越看不见湖底,她眼神很好,在光线探照不到的湖底前沿,她隐约看到有一条铁链形状的东西。

  “这座侯府当年是皇上赐给荣安侯的对不对?”云归暖问萧怀羽,“有多少年了?”

  “对,有二十多年了,但当年的事情我不了解。”这座侯府比他年龄都大。

  云归暖看着萧怀羽,突然笑出声。

  潜意识里,她认为萧怀羽无所不能,什么都知道,以至于忽略了这座侯府比萧怀羽年纪还大的事实。

  “不为难王爷了。”她摆摆手,继续盯着湖面,想到什么,对萧怀羽说:“王爷能去把工头叫来吗,我有事想问问他们。”

  她进门的时候看到了工头,今年帮她重建侯府的工头去年也带着他的队伍帮她翻修侯府。

  萧怀羽看一眼云归暖,没说什么,转身去了前院。

  云归暖赶紧从骨环中取出万能眼镜,调好模式往湖里看。

  果然,湖底有东西,看形状很像箱子,由锁链连着,箱子很多,数下来有二十箱之多。

  在她的记忆力,没有人往湖里沉箱子,也就是说这些箱子待在湖水中起码有十年以上。

  会不会是以前侯爷和侯夫人沉在水中的。

  云归暖在湖岸边走了一段,走上拱桥,更好地观察湖中情形。

  二十只木箱密集地沉在湖中心,离拱桥和岸边都有一段,应是有人划船将箱子带到湖中心再沉下去的,湖中心的水很深,经眼镜测量,最深处有五米。

  比寻常的景观湖都要深。

  云归暖走下拱桥,往湖的尽头走,被院墙拦住了,云归暖往湖中的墙根看去,虽然湖水确实是活水,但水面下的部分都有铁栏杆拦住,两只粗的栏杆,间隔很近,大锦鲤都游不出去,栏杆也没有损坏。

  萧怀羽带着工头来了,云归暖把眼镜收起来。

  “怎么跑到这个角落里来了,发现什么了?”萧怀羽朝湖水看,除了没入水中的铁栏杆,什么都没看到。

  云归暖笑嘻嘻地说:“跟着锦鲤过来的,然后发现这里的铁栏杆都完好无损,想着应该锦鲤应该游不出去,我们的锦鲤不会游到别人家去。”

  萧怀羽听到云归暖说“我们的锦鲤”,很愉悦地挑了挑眉。

  “对,这些铁栏杆都是完好无损的,一点缺口都没有。”工头开口说道,“去年小的给云小姐府上的湖清淤时就检查过这里的铁栏杆,一根根都很结实。”

  工头的话验证了云归暖的判断。

  “你们当时给湖水清淤的时候,有没有碰到……困难?”云归暖问工头。

  工头有些纳闷,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怎么突然问起来,他挠着头发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形:“没遇到什么困难,因为湖水是活水,不是死水,其实清理起来没多大的难度,就捞一些飘在水面上腐败的树叶和草。”

  工头说道。

  “我想起来了。”工头突然一拍掌,“清到湖中心的时候,乘船的竹竿总是被水草缠住,撑不动,而且湖中心应该有石头,深浅不一的,我们的船划过湖心的时候只好用船桨慢慢划。”

  云归暖猜测当时划船的时候应该被铁链和箱子绊住了,并非石头。

  “我知道了,你们在建房子的时候,麻烦顺带帮我喂喂鱼,我挺喜欢湖里的锦鲤,别饿着它了。”

  工头点点头。

  云归暖又去后院看了一圈,就离开了。

  目前重建侯府的进度看不出有进展,开始了,似乎又没开始,说的真的没错,她估计得从南梁回来才能住回侯府了。

  等她从南梁回来后,再找机会把箱子打捞上来。

  回程的马车上,萧怀羽摸了摸云归暖的脑袋:“在想什么呢。”

  “我发现湖水里有东西。”云归暖告诉萧怀羽,没说怎么发现的,“我在想该怎么确定湖底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值不值得我费劲捞上来。”

  湖水很深,寻常的打捞不好捞,得派人下水。

  “你的意思是找水性好的人下去看看?”萧怀羽道。

  云归暖点头又摇头:“不是现在,等我从南梁回来后搬回侯府,再关起门慢慢打探,只是得先记着有这桩事,王爷帮我记着,我怕到时候报了仇太兴奋,给忘了。”

  “没问题。”萧怀羽愉悦地挑了挑眉,他很乐意当云归暖的脑子。

  回到芙蓉苑,郭管家说有宫里的人来找王爷。

  看到来人后,萧怀羽立即知道来人的缘由:“为了橘宝来的。”

  萧怀羽告诉云归暖。

  “我知道了。”云归暖叫人去找橘宝。

  橘宝找不到了,它或许感应到了什么,平日里就跟在然宝身边的橘宝,今天到处看不到影子。

  ------题外话------

  橘宝,危~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