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巅峰男人与帷幕男孩_我有座24小时便利店
华庭小说网 > 我有座24小时便利店 > 221 巅峰男人与帷幕男孩
字体:      护眼 关灯

221 巅峰男人与帷幕男孩

  “不错,神将之上确实还有一个境界,那便是‘法之境’!”

  重磅消息一出,暮奇眼里露出无限的向往与渴望,果然如此。

  天帝微眯的眼眸缓缓瞭望着窗外,“这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境界,无数人趋之若鹜,得一法便是顶天之人。”

  “可知大炎国联盟的黑曌大妖。”天帝淡然说道。

  暮奇脱口而出,“那头控制黑色火焰的大妖,虽然是刚进阶成为大妖的妖兽,但实力却不容小觑,那十恶不赦的血皇据说被一两招击败险些丧命。”

  看着暮奇兴奋的神色,天帝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是故意循环渐进引导暮奇的情绪,为了就是激起他对实力更强的欲望。

  “第六感,能够迸发诸多奥妙和能力,但这些都是小道罢了,这些所谓的第六感不但弱点明显而且大部分都有着副作用,这是因为第六感的能力是不完整的。”天帝不理会暮奇错愕的表情,而是继续叙述道。

  “我们开拓法技、法中技、融技,将第六感开发到极致,其实就是让第六感从小道往大道的路上靠近,从而演变成‘神通’。”

  接着,天帝目光如电斩钉截铁的说道:“神通,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奥秘,那黑曌大妖之所以刚进阶就有如此实力,便是因为它的神通【天曌圣炎】是一门强大的神通之术,是一条完整的法。”

  “神通...完整的...法?!”暮奇喃喃自语。

  “不错,大道万千!取一便是仙。开发第六感的能力和不断的冲刺瓶颈,最终打破枷锁后,将其演化成大道神通,就能超越神将,成为一方霸主。”

  “根据现有的人类记载,在遥远的洪荒时期就有神通的存在。”天帝一字字的说着。

  “五行遁术、呼风唤雨、三昧真火、丈六金身、、身外化身等等,第六感就像这些无数神通的分支,被分裂成无数小法小道被人们所运用,而我们将这些小道小法称为第六感,却没有真正的理解第六感背后的含义,只有当你突破至法之境的时候才能明白这一切。”天帝看着久久未回神的暮奇,自顾自说着。

  “你要记住,神通有着无尽的可能和作用,他们的奇妙是凌驾于诸多规则之上,有得能攻杀毁灭、有得能起死回生、有得能长生不死,每一门神通越接近完整法则越可怕,且神通与神通之间也有着巨大的差异,法之境中有人强的可怕,有人却不堪一击,但总归比神将厉害。”天帝叹了口气,似乎将这么多年的秘密说出来也是一种释然。

  隐藏了三百年的秘密如今说出来,天帝心里也有些舒畅,他希望这个赋予厚望的儿子能够继承天武王朝的意志一直走下去,为人类争取更多的生机。

  “混沌分阴阳、阴阳划五行,大道衍神通、神通立法则。”

  “神通的获得方式也有类别,每个生物所拥有的神通不尽相同,有的天生拥有,有的靠顿悟,有的则靠传承。”天帝将手中的奇异金珠缓缓的推出,凌空漂浮到暮奇的身前。

  天赋神通,顾名思义就是出生就拥有神通的人,这也是让所有修行者嫉妒的原因,跟混动之中孕育而生的高级生物一样,出生便拥有神通术法,而且大多数是独一无二,达到某种境界甚至有大概率转化为血脉神通从而延续繁衍。

  血脉神通,大部分为妖兽所有,极少部分为人族,其后裔能够通过激发血脉运用神通,但弱点极明显随着血脉稀薄威能便下降甚至消失,血脉极地的更是一辈子无法领会。

  传承神通,是由前人遗留的类似功法传承的东西,可以是某种自我物品的遗留,能够从中学习和感悟神通,如佛家先人坐化后的舍利子只要融合后便能够自成神通,或类似大妖秘境里的所谓神通,它们是大妖陨落后遗留的一些法则感悟甚至是传承神通之物,这种比之天赋神通与血脉神通要更为迅速与准确,缺点则是建立在前人的死亡,否则同样无法取。

  本源神通,也叫法则神通或天地神通,是靠着自己领悟天地宇宙的规则奥妙所掌握的神通,也是唯一靠着自己悟性创造的神通,也被誉为最完整的法则大道,本源神通奥妙无穷,更有无尽的可能。

  以上便是神通的四种类型。

  望着漂浮而来的奇异金丹,暮奇紧张的伸手轻轻托起,“爹爹,您刚说的神通,莫非这个就是...传承神通?”

  暮奇刚伸手的瞬间一股奇异的画面疯狂涌入眼帘,周围的环境顿时崩塌碎裂,身形宛如堕入奇异世界。

  嗷呜!

  “三绺髭须一尺长,练就三花不老方,蓬莱海岛无心恋,斩将封为奎木狼”。

  一头人身狼头模样的怪物披着漂浮的黄色长袍在半空中矗立着,单手持满堂红架于腰间。

  青靛脸,白獠牙,两边乱蓬蓬的鬓毛却都是些胭脂染色,三四紫巍巍的髭髯,鹦嘴般的鼻儿拱拱,曙星样的眼儿巴巴。

  属木、为狼,二十八宿之一,西方白虎七宿,奎,娄,胃,昴,毕,参,觜中的奎。

  只见黄袍怪将身上的黄袍甩出,长袍无限制放大,顿时遮天蔽日,世界宛如被黄袍替代成为了新的世界。

  “破!”

  思绪一瞬间拉回,暮奇猛然回过神,只见天帝轻轻的敲击着桌面,淡然说道:“你还太小,无法承受景象带来的法则之力,在你还未成为神将之前不可再次观摩此丹。”

  “爹爹,这...好厉害的神通!”暮奇满脸的激动神色,一身黄袍遮天蔽日让人无处可逃,仿佛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此神通为【黄袍大法】,集天地一缕玄黄之气凝聚于身,演化一身长袍漂浮于身,可攻可守,是一条完整法则神通,此为大神通之术。”天帝略带自豪的说着,这可是不得了的神通之术,如果不是自己已经拥有神通,这黄袍大法肯定也被他学去。

  不是说一个人不能拥有两种神通,而是相对于天帝的神通,并不输于黄袍大法,如果现在继承黄袍大法,两种神通兼顾下必然会分心。

  相比于他再学一门神通,不如传承下去让天武王朝多一名法境强者,未来天武王朝也许能够走得更远。

  身为东方后裔的天帝自然继承了古老东方思想,认为传承是一种极为重要的事情,不能因自私而埋没了后代成长的可能。

  这也是天帝与炎帝最大的差别,一个不依靠外力成就自己的人,无私着奉献自己一切的人,显然对于强者之路更为纯粹自然,因此踏上了更高的山巅。

  而天帝领悟的神通比之黄袍大法不遑多让,甚至随着时间积累有朝一日超越黄袍大法更上一层楼也是大概率的事情。

  因为天帝的神通属于本源神通,属于自我领悟天地规则所创造的神通。

  “爹爹,此神通如此厉害,为何您?”暮奇突然好奇的问道,对于一个还未成长起来的幼苗,显然天帝更加合适才对,于情于理天帝学了对于现在的天武王朝更加有利才对。

  未来?那种不确定的因素谁愿意去赌,曾祖父现在不在了,如今天帝再得一门神通才是正道呀。

  “呵呵。”天帝欣慰了看眼暮奇,暮奇之所以被他看上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大局观。

  无论暮奇天资过人也好,自视甚高也罢,一个能为王朝忧虑将来,心系天下的人才能成为他天帝的继承人。

  “且看。”

  天帝眼眸闪烁微光,刹那间周围景象移动,两人忽然出现在高山之巅,风云祥和、草木飘动。

  随之一声叹气周围山峰轰然倒塌,无数草木崩裂摧毁,空气仿佛凝固逆流,奇异而震撼的景观正刷新着暮奇的世界。

  “这是什么神通?!”暮奇惊奇的看着四周,头一次被这种能力震撼到,这不是幻象,而是真实的感受。

  尤其是周围的连绵巨山一座一座的坍塌,伴随着山摇地动整个地面剧烈摇晃隐约间一股玄气包裹着两人才躲过了劫难。

  “【大叹息纳灵炁】此法便是孤的神通,吸收日月天地之灵气,淬炼五脏六腑韵一口先天灵炁,待孤将灵炁周化全身,便是天武王朝纵横天下之时。”此时的天帝才露出了天帝威严,仿佛时间本该臣服与他。

  一口气就摧毁方圆十里山峰是何等的恐怖威能,暮奇从未见过这景象,难怪天武王朝可以屹立千年不倒。

  “妖兽横行的世界,如果人类真没有顶端的战力又如何能够喘息之下绝地反击,一切实力为王的时代,人类的舞台并没有真的落幕,只是像我们这类的人依然太少了,少到无法庇佑全部的人类。”一瞬间,两人重新回到了都城会议室,天帝微微颔首说道。

  “尽管大叹息纳灵炁威能无穷,但灵炁的缺点却是要缓慢积累和炼化,现在大妖不敢窥觑天武王朝,就是因为没有人敢做第一个炮灰,全力之下孤可在三招内湮灭任何大妖。”天帝话语间充满了霸道,一个真正藐视妖兽的人类,骨子里身为人类强者的骄傲。

  “哎,可惜终究是三板斧,如能继续探索完整条法则,也许真得改变整个亚太莫州的格局,创造一个属于人类的殿堂。”天帝选择了最为艰难的大道法则去创造了一门超神通之术,可惜弱点也异常的明显,无法长久的战斗依然是最大的弊端。

  加上陨落的祖父,损失了一门黄袍大法神通之术,天帝必须尽快培养暮奇上位,等暮奇能够掌管天武王朝后,天帝便会隐退修行,全力参考大叹息纳灵炁的法则奥妙。

  此时的暮奇握紧了拳头,见识了自己爹爹的强大后心中不由得激起强烈变强的欲望。

  只见暮奇半跪而下,“肯请爹爹为孩儿指路,奇儿想要变得更强,为爹爹分担压力。”

  天帝微微点头,“很好,以后每隔七日你便来孤这一趟,孤要好好的检验你,你可要坐好准备。”

  “定当全力以赴!!”暮奇大声说道。

  天帝看着暮奇的表现微微点头,随即抬头仿佛瞭望天际一般,苍穹似乎感受到了一道异光,好像在缓缓共鸣着。

  “待我大成之时,便杀尽所有大妖为我人类正道!”

  绿树成荫,枝叶扶疏。

  “就这里吧,赶紧把他处理掉,晦气死了。”军官拖着一名男孩狠狠踹了出去。

  “快点吧,不远处孔家的人还在等我们处理,我们要做的隐秘一些,赶紧回去报告。”

  几位军官都是超凡者,手上还都拿着源能武器,围着男孩商量着,最终决定在此地解决男孩,并且把他埋了。

  男孩浑身鲜血淋淋,身体皮肤波光粼粼的羽毛状鳞片夹杂着血痕,无数刀痕和狰狞恐怖的缝合伤破坏了其美观。

  男孩怀里抱着一盒小便当紧紧的揣着,面无表情的低着头任由军官们摆布。

  “试试我们大炎国的最新武器吧,正好这小怪物能抗,我看下一下子能不能把他崩死。”其中一位军官肆无忌惮的说着,引发周围几位军官的阵阵笑声。

  “好了,别废话了吧。”

  “赶紧把小怪物解决了。”

  “举枪,准备!”

  话音渐弱。

  此时的小男孩只觉得他们很吵闹,缓缓抬头看着他们举枪对着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害怕,只觉得松了口气。

  阳光渗透树林,微光照拂在男孩的脸上微微有些暖意,仰望微光,男孩仅剩的右眼直直的看着光芒处。

  轻声喃语道:“好朋友哦、婶婶哦、舅舅哦、还有小花、小虫、小铁,我在七号废品放了一些食物,对呢...就是那个老地方,你们听到的话记得拿去,那可是我好不容易存下来的,以前你们老是偷吃我的食物,现在就送给你们了,嘻嘻。”

  “神明大人呀,如果有下一次哪怕不成人,我希望有一个家,有一个爱我的妈妈、有一个保护我的爸爸、有一个疼我的姐姐,有一个能照顾的弟弟,一起吃好吃的东西,一起玩好玩的东西,一起聊有趣的事情,最后...可以...还有...能不能抱抱我...其实...我一个人很害怕呢。”

  哎呀!

  此时的男孩才无力得低下头看了看,才发现手中的盒子早已碎成了粉末,胸口处好几个洞口能够看到背后的树木。

  原来也不那么疼嘛。

  层层彩色的鳞片飞舞而起随风飘动,光线挥洒而下透过彩色鳞片映出不同的色彩。

  交汇的色彩有青的、有黄的、有红的、有黑的、有白的,还有...不少艳红色的水珠交错着。

  鳞片与红水珠散落林间,为单调的丛林带来了不一样的斑斓,仿佛为黑白画涂上了色彩。

  男孩心里想着,这一定是神明大人最后送给自己的美好记忆。

  “大哥哥呀,我没保管好盒子呢,对不起啦,下一次...下次我一定保管好,...嗯...好困哦...我要睡了...早...午...晚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