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总裁女友19_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华庭小说网 >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 > 第19章 总裁女友19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章 总裁女友19

  颜景摸着自己耳坠:“为了见你,我戴了我这半月来最喜欢的耳环。”

  金蕴:“我不是来听你这些废话的。”

  “你的目的?”颜景脸上荡开了笑意。

  金蕴:“你能不明白?”

  “你不说我怎么明白?我会费心去想你怎么想的吗?”颜景又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指甲。

  好漂亮,亮晶晶。

  金蕴对上颜景,很是无力,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他说道:“你告诉我,谁告诉你那件事。”

  从未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但要知道背后是谁在盯着他。

  只是一个女人太好解决了。

  “苍蝇。”颜景认真地说。

  金蕴:“代号?”

  卫隐:“……”

  真尼玛老实啊,她还真说了。

  “不是代号,是真的苍蝇。”颜景一本正经地看着金蕴。

  金蕴愤怒拍桌:“你特么耍我呢?”

  “不信就算了。”颜景看着没吃完的食物,这些食物可能要浪费了。

  好可惜哦,从小老头就教她不要浪费。

  “现在该不该我说我的要求了?”颜景问道。

  金蕴只是愤怒地盯着她。

  “第一,让叔婶给我我该继承的遗产。”颜景说道。

  卫隐心里有些欣慰,好歹她还记得要遗产这件事,这段时间她可是天天在花钱,也闭口不提这件事。

  他心里也有几个方案,如果颜景想不到办法他就给她说,不过现在她自己想到了办法。

  金蕴嗤笑一声:“想得很美。”

  “我要拿钱做大事呀。”颜景瞅着金蕴:“我没骗你,我真的有大事要做。”

  金蕴皱眉思量片刻,大事?

  是不是拿到钱了,她就会有所动作,到时候更好的顺藤摸瓜。

  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也不是不行,林家这点面子肯定是要给,现在林家很多业务都是依靠着他,孰轻孰重林家自己清楚。

  金蕴神色莫名,颜景说道:“既然爸爸留下的遗产全部被叔叔变了现,我也就只要钱,股份我就不要了。”

  “但是爸爸留下的钱,我要七成。”

  “妈妈的钱,我得要完。”

  “你会不会太贪心了?”金蕴皱着的眉舒展开了,当对方有所诉求时,他就占了上风。

  颜景愣了一下:“太贪心了吗?”

  “那爸爸的钱我都要,不给冉冉留一分。”

  卫隐:“要不了,就算打官司,私生女依旧有继承权。”

  “所以七成。”颜景回应。

  卫隐:那你那样信誓旦旦吹牛为几何?

  “你想的太美好了,贪心的人容易出事。”金蕴目光阴郁。

  颜景:“我出事了不是正好?”

  “你放心,有人会保护我,我不会出事。”她格外认真地说道。

  金蕴沉默,对方那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背后来头不小?

  “我还有个要求呢。”颜景继续说。

  金蕴斜着眼看她,听她说:“我要和你住在一起,我们先同居,早些订婚。”

  “从未见过如此轻贱的人。”金蕴被恶心到了。

  颜景后仰,靠着椅子,看着金蕴:“我的条件说完了,且没有商量的余地,你答应吗?”

  “你觉得可能吗?”金蕴哼了一声。

  颜景捏起一点发尾,用手指绕着圈圈,并不说话,双方又陷入长久的沉默。

  又是一场心理博弈展开了,金蕴不淡定地站起身来,意图离去。

  “我不高兴了。”颜景突然出声。

  金蕴抬了抬下巴,又感觉自己赢了。

  颜景说道:“我得不到钱,又得不到男人,回去还要看着小三和霸占我财产的叔婶,你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要不我们一起死吧。”

  “你以为你手里捏那点东西能让我死?”金蕴哈哈一笑,嘲讽至极。

  颜景:“不在意吗?我公布了?”

  “公布?”金蕴说道:“你一旦公布,相当于你手里没有了炸弹,一个没有炸弹的女人不是任人摆布吗?你比我惨。”

  颜景把手放在桌上,指甲一下一下点着桌面,发动着声响。

  她说:“蕴蕴,你好笨哦,我又不是一个人。”她是两个人。

  有个拥有诡异力量的苍蝇。

  在金蕴耳朵里,就是她身后的人很强,盯上了他,不会放过他。

  金蕴越想越窝火,他在明,敌在暗,难以防范,难以应对,令人焦灼令人烦闷,如鲠在喉,如芒刺背。

  “只要你好好对我,我说不得就背叛他了,然后我们快乐过小日子,你也知道,面对感情,女人是不理智的。”颜景柔柔地看着金蕴,目光中全是期盼。

  “你好好考虑嘛蕴蕴,对我肯定是不能来硬的,你也知道我不能出事。”颜景说道:“但是你不如我的意,我就一定与你鱼死网破。”

  “我作为姐姐能输给妹妹吗?”

  颜景说完也站起身来,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金蕴按在桌上的手背,笑眯眯地说道:“谢谢你请我吃的浪漫午餐,我很满意,味道也好吃。”

  “我回去了一定跟妹妹分享。”

  说完她潇洒转身,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出去了。

  卫隐有些担忧:“颜景,你真的要嫁给他?”

  “不可以吗?我用这个威胁他,他同意我和他住在一起之后,我再重新走进他的心房,成为他的新娘,拿着我得到的遗产作为嫁妆,风光嫁入金家。”

  卫隐感觉自己听得快脑溢血了。

  “不是,任务不是这个,是要踹了他,这个任务很简单,并不难,你别这样。”卫隐慌了。

  颜景冷着脸走出餐厅:“我从来没答应我要任务,我要过自己的人生。”

  “颜景,你欺负人。”卫隐又嗷嗷鬼哭狼嚎,听哭声很委屈。

  吵得颜景不得安生。

  “颜景,你太欺负人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能还想着嫁给他呢。”卫隐一边哭一边委屈地说,反反复复就是这句话,他太不理解了。

  颜景真的是这样的人吗?他根本就不敢确定颜景的性格。

  他那么多期盼,颜景知道吗?

  颜景抬起头看了一眼刺眼的太阳,很想很想……

  把这苍蝇扔到太阳之上去。

  “蠢苍蝇,如果你愿意送我回去,我就考虑把这个任务好好做。”颜景突然开口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