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元芳,你怎么看?】(下)_全能闲人
华庭小说网 > 全能闲人 > 第十九章 【元芳,你怎么看?】(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九章 【元芳,你怎么看?】(下)

  Ps:这章传得晚了,是回岳母家闹的,可不是光暗考虑周一打榜的问题才这么干的......嗯,乃们千万不要相信我啊:)

  还说啥,各位肯定会大力支持光暗、点击收藏加推荐的,对不?嘿嘿......

  ------------------------------

  “2a级?评价这么高?”

  周易获得全能闲人系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知道2a级生存环境意味着什么。

  比如楚都吧,虽然自然环境不咋地,工业污染有点严重,可毕竟有四千多年的悠久历史,他住的小区又在楚陵附近,那可是现实中3a级风景区的评定,可系统却只给了个5b的评价。

  5b的生存环境,每天什么都不做也可以增长1个升级潜能点,如今到了2a级,一天又该获得多少升级潜能点?

  “叮,系统检测完毕,2a级生存环境,主人每日可获得升级潜能点为......5点!”

  5点!2a级比5b级只高了两级,居然每级就多可以多获得两点升级潜能点?周易又查看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属性,灵根仙体:40/200。

  还差160点升级,如果排除其它因素,只要长时间在云水山区居住,只要32天就可以升到两级了。

  “我靠,擦擦的爽啊!”

  周易一兴奋,竟然忘记了花朵这个‘淑女’还在车上,大声叫了起来。

  “我擦,老三你的风度呢,你的节操呢?丫的你大嫂还在车上呢,你叫什么叫啊你?”

  朱小花可算找到埋汰周易的机会了。这一路上‘花朵’从正面侧面斜面后面各个角度全方位不停地夸奖周易,什么有眼光啊,想法不俗啊,热爱祖国山河啊......就差当场发给周易同学一朵小红花了,小花同志是既羡且妒,醋坛子都打翻了,如今抓住了机会还能不反戈一击?

  “好美啊!”

  不想周易还没说话呢,‘花朵’却也跟着大叫起来,而且两眼放光、粉面潮红,在床上朱小花都没见她这样兴奋过。

  “快看前面!哎呀猪猪你当心一点,别掉下去了!”

  兴奋的花朵忽然面色一变,大声提醒着朱小花。

  朱小花猛地转头看去,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这一路虽然都是黄土盘山路,好在路面虽然崎岖,颠簸的厉害,却还算宽阔。朱小花贴着山壁,在淡淡的云雾中开车时间长了,又见不到交警叔叔和其它的车辆,精神未免会渐渐松懈,这就跟在高速上长期开车容易降低警惕性是一个道理。

  就在朱小花刚才转头埋汰周易的时候,京都吉普刚好开到这条山道的一个相对高点,一阵山风吹散了云雾,只见山崖下方,就是烟波浩渺的剑泉湖,犹如一块蓝色的宝石,镶嵌在成片的树林之中。

  在这块蓝宝石的周边,还有着一片片金黄色的麦田,眼瞅着就要收割了;一个个小村庄,就点缀在这些麦田之中,靠着一方山水吸取灵气,开枝散叶繁衍后代,只是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云水村。

  这会儿快到农村人的午饭时间了,家家的屋顶上,都冒出了袅袅炊烟;下学的孩子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在湖边、在林道中追逐打闹,有些调皮的则捡起石块,沿着湖面打出一连串的水漂,将一些憩息在近岸处的水鸟惊起,扑棱棱地飞起,顿时就在这副唯美的画面上,勾勒出了几许动感和生机......

  就算是这一年多来到处旅游,见过青海湖、去过金色沙滩,见识过无数异域风情的‘花朵’,也为这幅自然和生活完美交织的美景深深迷醉,如果不是朱小花转过头来,京都吉普差点驶向了悬崖那边,她恐怕还在痴迷之中呢。

  好在朱小花反应的快,轻轻一打方向,吉普车又驶回了正途,这丫抹了把冷汗还不忘自嘲:“放心放心,就咱这技术,随时都能悬崖勒马。”接着又极度谄媚地道:“亲爱的,没吓着你吧?”听得周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猪猪,找个地方停一下吧,这里的风景好美。”

  “好好,就这里吧,还有个天然的平台。”

  X指挥枪,花朵指挥的可不光是朱小花那枝枪,那就是从思想到肉体全方位的控制,这边下了命令,那边朱小花就屁颠屁颠地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把车停下了。

  车就停在山崖的一个凹陷处,刚好在这个位置的对面,就有一片伸出的天然平台,上面生长着柔软的青草,虽然没有公园里修剪过的那样平整,却是更多了几分野趣。

  三人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凉席和食物饮料,就在草地上席地而坐,刚好可以俯瞰下方风景,同时呼吸着山间的清新空气,都感觉说不出的畅快。

  “这才是人呆的地方啊,不走了......”

  周易做出了决定,这不正是他梦想的生活麽?

  ***

  “元芳,这事情你怎么看?”

  周易他们优哉游哉坐在山间看风景吃大餐的时候,在云水村一个干净敞亮的四合院里,村书记兼云水敬老院院长的李元芳同志,正眯着眼睛,巴哒巴哒地抽着旱烟。

  自从某部电视剧红火了以后,李书记就经常被人这样询问,使用频率已经隐隐要超过‘吃了吗?’这样的经典对白。

  每次被村里的小青年这样打趣,李元芳都会嘿嘿一笑:“我看这事有很大的阴谋......小子,你就慢慢琢磨吧,老子就是不提醒你、憋死你丫的。”

  开玩笑,说到狗怂,元芳同志后过人麽?村长是干部,村书记难道就不是了?

  不过问这话的,可是他的族叔,云水村辈分最高的人,他可不敢就这样回答,低着头想了半天才道:“老叔,那您看呢?李先生是对咱们村子做过贡献的,他的要求也不好拒绝......可是......”

  “可是什么?虽然论起辈分,二狗子还得管你叫叔,可人家现在是香江的巨商了不是?据说京都的大人物都接见过他呢......”

  李元芳的族叔李大铁将旱烟杆在鞋底上磕了磕:“更何况他的要求也不过份啊,他娘要落叶归根回咱村里住,这还有啥好说的?”

  “老叔,这事情没这么简单......”

  李元芳叹了口气道:“我跟李先生在电话里聊过。李先生的母亲......也就是我那大妹子,似乎是得了什么病,医生本来主张她去北玉河疗养的,可她非要落叶归根......说白了,我这大妹子就是怕有个万一,想在家乡那啥呗。可李先生的生意这么忙,也不可能陪老娘在咱村里住吧?这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还有脸见李先生麽?这不是还指望着他伸把手,帮咱村修公路、发展致富呢麽?”

  “你还是不要妄想了,上回二狗子回家祭祖的时候不就说过了?咱这村子好就好在与外界交通不便,这才是世外啥源呢,要是一修路,搭通了城市,那灵气都要泄了。”

  李大铁慢悠悠地又塞了锅烟丝:“我看二狗子说得对,城里人的心眼太多了,这要是真的修通了路,未必就是啥好事......”

  “老叔,你就是老观念......还有您别总是二狗子二狗子的叫成不?李先生可是香江......”李元芳实在听不下去了。

  “香江巨商是吧?我才不管他生意做得有多大呢......想当年,他爹还偷过我的枣儿......”

  “哎呦我的老叔,您这都是哪一年的黄历了,还翻呢?”

  李元芳正想着该怎么把老叔的错误思想改变过来,忽听门外有人叫道:“咱叔,咱爷,城里来人了,指名要找叔呢。”

  “城里来人了!是香江人吗?二癞子你慢点说......”

  李元芳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不是不是,是楚都的,说是敬老院的医生呢......”

  一个满头都是癞包的年轻人跑进了门儿,一头就扎到井台上,舀了瓢凉水就往肚里灌。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