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辽东步卒(七)_从军行
华庭小说网 > 从军行 > 第985章辽东步卒(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85章辽东步卒(七)

  落云城的议事厅内,尘岳自顾自的捧着一杯茶水坐在一旁,眉宇间带着自信。

  虽然此战的兵力凉军处于绝对劣势,但是尘岳对于多次议定的作战方案是信心十足。

  再加上对面的周巍然和完颜弼都是老对手了,知根知底,他相信这两个人不会一下子就成为战神。

  辛疾和雪泪寒等人则围在地图前面小声的交谈着,偶尔会伸手在地图上指指点点。

  地图上那条弯弯扭扭的曲线正是罗浮的行军路线,也是此次大战决定胜负的一环。

  不时的会有亲兵来汇报城外的消息,城中的游弩手已经全部撒了出去,就是为了让尘岳等人能最快了解战场的局势。

  屋中的将领只有辛疾和云晨两人,其余人都不见了踪影。

  姚青竹和狄江一如既往的负责城头的守卫,而陌刀军的李嗣邺和镇辽军的贲虎则不知去向。

  没有人知道,偌大的一座落云城内其实现在就只有不到两万的步卒,最多再加上三四千轻装驻守骑兵。

  这个兵力,若是城外的十万燕军倾力攻城,就有点危险了。

  那一万镇辽军和一万陌刀军到底去哪了?

  徐洛大步从门外走到尘岳的身旁,沉声道:“王爷,游弩手急报,有一万燕骑脱离大军绕道向南而行,具体目的不明。”

  此言一出,刚刚还窃窃私语的大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辛疾等人纷纷扭头看向尘岳。

  尘岳停止了手中晃动水杯的动作,挥了挥手道:“知道了,下去吧。”

  徐洛轻手轻脚的退了下去,随后尘岳就起身站在了地图的前面,轻笑道:“一万人,绕道向南而行,有意思啊。”

  辛疾笑道:“大概率是冲着喇子河谷去得,这个方位错不了。绕道南行就是为了避开我们的斥候,我们的一万镇辽军不见了,他们就立马反应过来了,鼻子倒是很灵。”

  耶律保机负手而立:“完颜弼此前在军中被称为年轻一辈第一人也并非浪得虚名,毕竟是隆亲王教出来的儿子,脑筋转的很快。”

  “周巍然也不是庸手。”雪泪寒在一旁插话道:

  “福王从小就对其倾力栽培,若是没点脑子,福王也犯不着冒着杀头的罪造反。”

  这两位投靠燕戎的降将身份如出一辙,都是皇族,都备受瞩目。

  当然,也都败在了尘岳和凉军的手里。

  尘岳一点也不紧张,笑呵呵的说道:“螳螂捕蝉,他们想做那个后来居上的黄雀啊~”

  “哈哈哈。”

  众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己方的作战目的被察觉,他们却丝毫不在意。

  尘岳轻轻一挥手:“通知贲虎,按计划行事。”

  “诺!”

  ……

  关外的战场依旧在对峙,虽然双方打得都很克制,但起码也是见血的。

  岳展鹏乐得燕军陪他玩,也省得他还要费劲心思去拖住燕军的步伐了。

  反观易水河畔的燕军大营却是异常安静,营中也没有什么斥候出营巡防,似乎二十里外的战场和他们毫无关系。

  沿着易水河畔连绵数十里的燕军大营中此时只剩下两万出头的兵力,包括一万骑军,大多是这老弱或者伤兵。

  乍一看整座大营都空空荡荡的,中营的营门口有十几名军汉拄着长枪蹲在角落里躲避刺眼的阳光。

  “哎,咱还守在这干什么?凉军总不可能到这来吧,要我说还是早点回营凉快凉快。”

  “来个鬼,咱们所有的精锐都出营了,凉军要是真能来,估计也是变成鬼飘过来的。”

  “没错,凉军忒不自量力了,那么点兵力也敢和我们扳手腕。”

  “咱们这次要是击败凉军,那辽东大地是不是就任由我们奔驰了?”

  “哈哈哈!”

  ……

  一群燕军悠哉悠哉的闲聊着,在军中是次一等军卒的他们也只能在这里过过嘴瘾了。

  所有人都认为凉军这次是必败无疑,战法计谋什么的不重要,简单明了的兵力对比是改变不了的。

  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兵跟着一起乐呵呵的笑着,然后站起身想去找壶水解解渴。

  但是刚刚起身的他变愣在那一动不动了,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远处。

  “干嘛呢?中邪了啊?”

  旁边的一人笑骂着踢了他一脚。

  “见,见鬼了。”老兵眼神茫然的嘀咕了一句。

  “老东西不会真中邪了吧?”一名汉子有些不耐烦站起身推了他一把。

  老兵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指向远方:“鬼,真的见鬼了!”

  所有人都愕然的站了起来,紧接着全部张大了嘴巴。

  乌压压的黑点正从远方快速袭来,或多或少都与凉军交过手的他们一眼就能认出那是镇辽军的盔甲。

  骑军冲击的速度越来越快,没有拍成那种一排排的整齐锋线,而是尽可能的提高速度奔驰。

  为首的一名将领身披铁甲手持长枪,眼神中满是悍然,此人正是刚刚赴任的镇辽军副帅贲虎!

  贲虎轻轻一抬手,身后的一万骑卒几乎在同一时间都举起了弓弩。

  凉军野战骑兵十余万,并不是只有白雪卫会在马上射箭,骑射的本领是所有骑兵的基本功,只不过白雪卫射的最准、速度最快罢了。

  “嗖嗖嗖~”

  宛如蝗虫般的箭雨当空落下,几乎将那耀眼的阳光都给遮挡了。

  “噗噗噗~”

  蹲守在营门口的这十几号人瞬间就中箭倒地,被射得像个刺猬。

  运气最好的一名燕军只被射中了大腿,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拖着鲜血的躯体想要爬进营寨,但是第二波箭雨落下时彻底断了他活下去的希望。

  “呜呜~敌袭敌袭!”

  燕军大营中的士卒很明显是猝不及防,没人会想到凉军能来这,不是应该在前方交战吗?

  贲虎轻提长矛,万余骑兵迅速的分成了十几个小队扑向各座军营,几乎算是毫无阻拦的就冲了进去。

  一名燕军的偏将刚刚翻身上马准备招呼士卒迎敌,贲虎的快马已经来到了眼前。

  “噗嗤!”

  毫无偏差的一枪正中他的胸口,口吐鲜血坠马而亡的燕军将领至死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镇辽军会出现在这里。

  “嗤~”

  贲虎抽矛而出,继续前冲,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

  “让我们看看谁才是黄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