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3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国庆放假前,班级和部门的事情突然多了起来,丁珣压根抽不出空来搞其他事。

  本来还想着把那顿饭还给程沂和的,她也没腾出个适合风花雪月的时间来。

  班会开完,外联部开会,小会开完她们学院又集合开大会。

  几个会聚在一块开,丁珣听得头晕脑胀。

  她一做出头疼的动作,身旁就有人担忧地问她是不是脑袋不舒服。

  曾凡看她时那种小心翼翼的眼神,都让丁珣怀疑曾凡是不是在想她脑瓜子被砸得不灵光了?

  面对大家的关怀,丁珣受宠若惊,挠个头皮还要躲着人。

  李梦馨因为那件事当面跟她道过歉,还按照丁珣的口味买了个小蛋糕回来。丁珣有些过意不去,第二天买了一大袋零食在宿舍里分。

  听李梦馨讲,她重新换了个兼职工作,不出校门的那种。

  工作内容是帮计科院的某位研究生导师翻译文献,还是陈光越介绍的。

  她提起陈光越的名字时,眸光里闪着跳跃的光。虽然只是一瞬,丁珣也迅速捕捉到了。

  丁珣后知后觉问曾凡:“凡啊,我怎么觉得咱们小梦馨最近面容焕发呢?”

  曾凡收拾箱子,没工夫搭理她。

  丁珣又自顾自地感慨:“她提到陈光越的时候,就好像你前几天提到李珲时一样,两眼放光,面色潮红……”

  “等一下,李珲是谁?”曾凡停了手上动作,转头问她。

  丁珣仔细盯着曾凡,发现她脸上是认真询问的表情,不似作假。

  李珲是谁丁珣也不知道,这个人她是从曾凡嘴里听到的,据说是体育学院的,跳起舞来能迷死一片观众。

  “女人呐,”丁珣啧啧摇头,“当真是善变。”

  将两天双休算在内,国庆假期一共放九天。不过到校的那一周周末需要补课。

  丁珣买的29号早上的票,前一晚就跟小米通过电话。

  小米准备4、5号回家。

  S市和锡州离得近,虽然不属同一个省,但高铁最快半小时就到了。

  29号早晨陈光越还给丁珣发过信息,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丁珣一早大包小包的忙着赶车,没顾上回。上了动车找到座位后,才有空摸手机。

  陈光越见她没回也没多加催促,后面只发了条:【我30号回去】

  趁车没开,信号还足的空当,丁珣回复他:【我已经回去了,谢谢关心】

  回复完,陈光越又追了发了条过来。

  陈光越:【这么快啊】

  丁珣看着这几个字,没再回他。

  她之前就已经在有意无意回避陈光越,现在察觉李梦馨可能有那么点喜欢他后,就更不想跟陈光越扯上半点关系了。

  车开动前,丁珣给爸妈发了消息,告诉他们她已经成功上车了。

  之后又点开‘关爱智障儿童’的微信群,在里面大吼一声:【我今天起的巨早!已经坐上了回家的车啦!】

  早晨九点多钟,有人还赖在床上。

  群里好一阵安静。

  丁珣也没奢望有人能回,她是故意发给程沂和看的。

  最近找程沂和聊天也没先前勤快了,一来是因为她忙,二来丁珣想换个战略——由主动转矜持。

  追个男生换了千儿八百种策略,丁珣表示心累得很。

  比她当初为高考奋战还要累。

  动车行驶过程中信号不稳定,丁珣也没再玩手机,插上耳机听着音乐小憩。

  N市到锡州,一个多小时便到了。

  丁珣买的硬座,屁股坐得发麻。

  到了车站就看到她爸丁老师胖乎乎的一墩肉杵在人群里,丁珣一手高高挥起,一手拖着行李箱飞快穿过人群。

  丁凯龙看到女儿的那一秒,脸上严肃的表情瞬间崩裂。

  他慈爱地笑了起来,原本大拇指扣在裤腰带前的两只手,这时已经迫不及待地撑起太阳伞,大步过去将女儿脑袋罩住。

  他伸手接过丁珣的箱子,领着人往车子停的方向走,“在车上没丢东西吧?”

  丁珣一手勾着老爸胳膊,将脸凑过去,“你这么漂亮的宝贝女儿都没人偷,那些小破烂人家就更不会偷了。”

  “我看你刚去大学没多久,脸皮是越学越厚了。”

  丁珣可怜巴巴眨眼,“是啊,都是军训害的。”

  她向老爸好好吐了一通苦水。

  丁凯龙注意到她额头的伤疤,提醒道:“你妈今天学校有点事会晚点回家,在她回来之前,你最好先编好台词,描述下你额头伤疤的来源。”

  “学校不是都给你们打电话了吗?”

  丁凯龙说:“是你们班主任打的,只说你是被一群闹事的人误伤的。”

  “这样啊……”

  丁凯龙看她一脸沉思,以为她班主任在说谎,其实丁珣是被人欺负了。顿时紧张起来。

  “是不是另有隐情?”丁凯龙道:“我那时候就应该过去看看的,偏偏你们班主任说你没什么事了,你又不让我们过去……”

  “丁老师,”已经来到车旁,丁珣笑着打断他,“这事我回家再跟你讲吧,现在我快热死了,急需空调来救命!”

  说着还卖萌地伸出舌头,两只手挂在身前,学起小狗伸舌散热的模样。

  经她一插科打诨,丁凯龙便暂时不提受伤的事,拍拍她脑袋开了车锁让她上去。

  回了家,自然少不了一顿犒劳她的大餐。

  丁珣吃得肚圆腰肥,然后躺在沙发上把受伤的事一五一十如实禀告给两位人民教师。

  何娟听完一直皱着眉:“那几位女人的素质真的差得可以,事情没搞清楚就开始泼妇骂街,还把无辜者牵扯进去了。”

  丁珣说:“我那个舍友也无辜啊,她只是过去兼职。”

  何娟摸着她额角,“下次再有这种事,你别逞英雄一样冒头,你以为你是谁?神奇女侠?”

  “那我倒是想成为神奇女侠呢,可惜……”她弱弱看着二老,“首先我没有两位神级父母啊。”

  “找揍是不是?”何娟拍她脑门。

  丁珣吓得闭眼,“小的不敢!”

  下午丁珣一直睡到四五点才起来。

  长时间没回家的好处就体现在这,无论她如何邋遢赖皮,父母刚开始都不会嫌弃。

  醒来丁珣就打开一直没看的手机。

  微信里,四人群中的裤衩和怒火都出现过了,就剩程沂和一人没冒过泡。

  既然决定要矜持,那就不能轻言放弃!

  丁珣压制住了想要找他的欲望。

  更何况今天是阖家欢乐的日子,程沂和这会估计也正跟家人在一起吧。

  丁珣又忽然想起赵柒冉提过,程沂和似乎跟他的父母关系不好。

  那……阖家欢乐这个词,可能不太适合用在程沂和身上吧。

  不过也不知道赵柒冉说的那事是真是假。

  裤衩在群里发了张刚拍的照片,夕阳西下,晚霞映红了半边天。

  在镜头里,有个人影逆光侧立着。

  人影低垂着头,肩膀耸搭,好像在看地上的什么。

  看不清面容,凭轮廓丁珣认出裤衩拍的是程沂和。

  于是她问裤衩:【你在哪呢?背影看着挺苍凉的】

  裤衩回:【在陵园,我外公忌日】

  丁珣不知道该不该安慰。

  裤衩又发:【也是盒子的外公】

  丁珣:【节哀】

  裤衩:【你刚才为什么不安慰我?肉肉你偏心】

  丁珣:【……】

  她现在没什么心情跟裤衩开玩笑。

  看到那张照片中的程沂和,丁珣似乎能隔空感应出他的悲伤落寞。矜持的念头也瞬间泯灭。

  她为自己的不坚定感到头疼,可是又见不得程沂和不开心。

  思索良久,才私聊程沂和。

  丁珣:【我告诉我妈是你把我送去医务室的,我妈问要不要给你发锦旗?】

  等了好长时间,丁珣已经吃完晚饭,才看到他回:

  【锦旗太小,最好送横幅】

  丁珣:“……”

  看来他心情不坏。

  5号是何娟生日,丁珣头两天约了高中同学出门给她准备礼物去了。

  何娟生日到来之前,丁珣一直当不知情人,在老妈眼皮子底下玩手机,故意惹她生气。

  偶尔家里会来客人,何娟气得把她赶回房间。

  何娟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她以前的学生,丁珣也懒得跟他们交涉,窝在房间跟程沂和几人打游戏。

  她关上房门,戴上了耳机。

  程沂和他们国庆也没出去玩,不是闷在家里就是外出走亲戚。

  谢鸿还吐槽:“要不是盒子,我现在已经飞日本去玩了!”

  程沂和冷声问:“我拿绳捆着你了?”

  “不,你用你的身体捆住我了!”

  谢鸿演起了苦情戏。

  程沂和不吃他这套,把嘴里的糖咬碎,“滚蛋。”

  谢鸿不依不饶,继续上演苦情爱情戏码,硬生生给程沂和拗了个无情渣男的人设。

  丁珣一边听他们扯皮,一边笑得快倒在床上。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伴着一声试探的呼喊:“丁珣?”

  丁珣精神一震,扯下耳机。

  她居然听到有男生在卧室门外喊她。

  “丁珣?你在吗?”那人又问了一遍,这次她听清楚了,是陈光越的声音。

  丁珣烦躁起来。

  陈光越今天应该是来找她妈的,不过这会过来找她又要干什么?

  游戏里的谢鸿在问:“肉肉?你怎么突然不讲话了?”

  “有人找我。”

  说完,丁珣操纵游戏人物上了辆车。

  因门口的人又敲了几下门,她仓促关了麦,然后去开门。

  门外的陈光越呼喊几声没人应,正要离开,又听到里面传来拖鞋踩地的声响。

  不出几秒,门开了。

  穿着家居服的丁珣将门打开一条缝,警惕地看他:“是你啊。”

  “嗯,”陈光越笑了下,“我来看看何老师。”

  “哦,我妈不是在楼下客厅吗?”

  陈光越看着她,目光诚挚认真,“我其实找你有事。”

  丁珣眼神更加小心翼翼,“什么事?”

  他指指门,“能不能把门打开再说?”

  丁珣皱了下眉,显然不太乐意让他进来。

  陈光越又道:“抱歉,是有点唐突了,我是想找个能面对面讲话的地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隔着门。”

  她现在这样,排斥抵抗心理是挺明显的,还显得比较小气。

  讲话就讲话,丁珣也不怕。

  她当即打开房门,背倚在门框上朝他看,还是没有请他进去的意思。

  陈光越向前两步,也并没有进去,只是停在门前,离她更近了几分。

  他低头望着丁珣,嘴唇抿了抿,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缓缓道:“有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勇气跟你说……”

  丁珣交叉在胸前的双手放下,嗅出一丝不妙的气息。

  “丁珣,我喜欢你。”陈光越目光灼灼,“从高中开始,我就喜欢你了。”

  丁珣有一瞬石化,她没料到陈光越会这么直白。

  “我已经打听过,你高中时是不是对我也有过好感?你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如果可以,我们能不能试一试?”

  丁珣:“……”

  “我的为人,我的家境你妈都知道,所以这些你不必担心……”

  “等会等会——”

  丁珣有些头疼,“你这是在跟我表白?”

  她此刻一个脑袋两个大,怎么突然就表白了?这不符合陈光越的中央空调人设啊。

  陈光越反问:“不然你以为呢?”

  “……谢谢你的喜欢,”丁珣道,“不过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而且我也有喜欢的人了,我们差不多就在一起了。”

  她把话说得很死。

  陈光越脸上露出一丝了然,“上次那个男生?”

  “没错就是他,”丁珣提起程沂和还笑了下,“他长得帅吧。”

  “据我所知,他的同学说他还是单身。”

  这话什么意思?

  陈光越居然背地里去打听程沂和了?

  丁珣有些恼火,“陈光越,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突然跟我表白,但是我清楚的是你并没有那么喜欢我。还有我跟程沂和的事轮不到别人操心,我们就爱跟外界讲我们是单身,怎么样?这是我们小情侣间的情趣。”

  她很少有冷言冷语的时候,陈光越静静望着。

  等丁珣讲完,他才一笑,“丁珣,你真喜欢他?”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陈光越低头笑了,手指抚了下鼻尖。

  也不知是给自己找台阶下,还是别的,他突然拿出个手机,幽幽叹口气,“行了,你们都听到了吧,她拒绝我了。”

  丁珣眉头皱得更高了。

  然后陈光越朝她无奈一笑,“刚才大家在楼下玩游戏,我输了,惩罚是上来给他们直播表白。”

  丁珣脸上还是没有露出轻松的表情,依然不满。

  陈光越道:“如果刚才冒犯到你,跟你说对不起了。”

  她深吸一口气,想着这是在自己家,要是发起火来摔坏自家家具就不好了。

  也不知道爸妈知不知道他们恶作剧的游戏。

  心里恼着,可丁珣却还是对他说:“哦,恶作剧啊。还有别的事吗,没了的话我要进去继续玩游戏了。”

  进屋后,丁珣愤愤抓起手机。

  刚要开麦,突然发现说话的麦并没有关掉,她刚才关掉的,是收听队友讲话的麦……

  完了,手机就放在离门很近的地方,刚才她和陈光越的对话,程沂和他们都听到了吧?

  丁珣慢慢开了队友的麦。

  队伍里他们正在讲话。

  谢鸿的声音最大:“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说,肉肉是不是忘记关麦了?还是关错了麦?”

  “恶作剧居然玩到她家里来了,这个男的也挺有意思的啊。”

  “不过盒子,你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你们这对小情侣的情调也挺别致的啊哈哈哈哈!”

  程沂和居然没有否认,而是懒懒道:“用你管?”

  “哟哟哟~”

  ……

  丁珣舔舔唇,小声开口插话:“那个……”

  谢鸿的声音顿时消失。

  队伍里没人讲话了,只有憋笑的声音。

  她更尴尬了。

  “哇,就剩13个人了啊。”丁珣故意转移话题。

  “嗯。”

  回答她的是唯一没笑的程沂和。

  游戏中,程沂和开车载着她绕来绕去,丁珣盯着车看了半天,想着要说什么缓解尴尬。

  这要是只被程沂和一人听了就还好,裤衩和怒火也都听到了,她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

  丁珣脸都皱巴到一块去了。

  慌神间,听到程沂和骤然发问:“锡州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丁珣:“啊?”

  裤衩在旁边起哄:“盒子你要去锡州玩吗?带上我!”

  他们要来锡州?丁珣慌了。

  不为别的,只因他们来了的话,她估计要瞒着父母去招待。指不定还会在路上碰见熟人,那样的话,她就成天都将处在提心吊胆的状态中了。

  于是丁珣迅速说:“我6号就回N市了,到时候我回去找你……”

  她是对程沂和讲的。

  但是队伍里还有另外两人。

  丁珣顿了顿,“……你们。”

  这次程沂和还没讲话,裤衩已经提前应下了,“行啊,到时候我跟盒子还有怒火带你来逛N市,你还没逛全吧?”

  丁珣:“……”

  谁要你带!

  电灯泡!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