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_柠檬撞奶糖
华庭小说网 > 柠檬撞奶糖 > 第30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章

  他们看的是一部现代喜剧电影,场次多,影厅内的人也很多。

  检票时排了两条长队,丁珣排在程沂和前面,一手捧着奶茶,一手搂着谢鸿刚传给他们的大桶爆米花。

  裤衩本名叫谢鸿。丁珣心不在焉,想成了泄洪,还是怒火跟她解释了是哪两个字。

  谢鸿和杜子婧站在她前面,两人一个话多一个话少。

  谢鸿比杜子婧高不少,跟她嬉皮笑脸时总弯着腰,他人又瘦,瞧着就像根被压弯了的竹竿。

  丁珣被自己的脑补逗笑。

  从她脑后伸来一只手,温热擦过耳廓,她顿时定住。

  目光盯着伸进爆米花桶里的那只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被拣起的那颗爆米花在指尖滚了两圈。

  她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想吃。

  夹着爆米花粒的那只手没有停顿,径自往她后面收回。

  丁珣眼巴巴盯着怀中的爆米花,腾不出手拿。

  程沂和将爆米花扔进嘴里,偏头看身前人一眼,发现她耳朵肉眼可见地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

  很可爱的颜色。

  影厅里的灯光不大明亮,柔柔地照在她头发上,衬得她人也温顺许多。

  程沂和掏了张面纸出来,展开包裹住手指,重新伸到前面拣了一颗递到她嘴边。身前的人却是一震,仰头朝他看了过来。

  程沂和挑开眼,声音淡淡的,“不吃?”

  丁珣内心此刻天人交战,一方面她挺想吃的,可是另一方面她还没忘了那晚赵柒冉在她面前宣布主权似的样子。

  赵柒冉跟他相识得早,他们的过去她无从得知,他们聊的话题她也毫无所知。就好像被排挤在外了,那种感觉很不好受。

  虽然程沂和没什么表现,可就是这种没表现的表现,才让丁珣真切地觉得自己这一连锁自以为天真烂漫的行为太过一头热,是她在自作多情。

  或许程沂和只是享受被女生追,有女生因他吃醋的过程。

  她所有付出的真情,在人家眼里,不过是玩闹罢了。

  丁珣吸了吸鼻子,眼眶突然发红。

  她憋住沮丧的情绪,将头扭开,往前走了一步躲开了程沂和的手。

  她喜欢程沂和,她可以一头热地去追,可是不想丢掉最基本的尊严。人一难过沮丧的时候,就开始翻起回忆里的小细节。

  丁珣想起军训时程沂和问她玩不玩游戏,想起她问过茶叶盒有关程沂和的事,想起裤衩之前那个似笑非笑的眼神。

  他一直都知道她是谁。

  可是他一直都没说,把她当猴子一样在耍。

  怪不得今天见到她时,程沂和没有流露出惊讶的表情。

  丁珣越想越气,脚下的路也不顾着看,直直往前面走。身后的程沂和手停在半空,他望着被面纸包裹住的爆米花,轻声哼笑了声。

  什么都没说,把爆米花扔进自己口中。

  经过垃圾桶旁,将揉成团的面纸丢了进去。

  检票前,他又突然抓住了爆米花桶边,向后扯。

  丁珣紧张回头看:“你干嘛?”

  “撒手。”

  他神色淡定,把桶拿了过来,夹在胸膛与胳膊之间。

  程沂和当着她面又吃了几颗爆米花,“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丁珣:“……”

  行吧。

  丁珣更气了。

  他不讲话还以为他是为她着想才把爆米花拿过来,原来只是因为自己想吃!

  丁珣气鼓鼓的,也伸手抓了一大把,然后扭过头不理他了。

  检完票进去后,丁珣和杜子婧坐在四人中间,程沂和挨着丁珣,谢鸿挨着杜子婧。

  杜子婧跟谢鸿二人骂骂咧咧地聊着天,另一侧的二人则是将沉默戏码继续演下去。

  丁珣把奶茶放到一边,坐下后旁边人又把桶还了过来。

  她挑眉看过去,程沂和并没有望过来,懒懒躺在椅子里,长腿堪堪屈着。

  他说:“饱了。”

  像是知道她在看他。

  丁珣也不回他,偏开视线开始吃爆米花。

  她一边耳朵竖起听怒火和裤衩聊天,同时控制不住地拿余光瞥程沂和在干什么。

  他或许是等电影开场等得无趣,拿出了手机在玩。

  大屏幕上的光和手机屏幕上的光交相映在他脸上,明明暗暗,叫人看不清他的脸色。

  程沂和的眼睫毛很长,密密地盖住下眼睑,眨眼时恰巧遇上灯光闪烁,光线似乎在他眼睫间跳跃。

  活脱脱一个美男子。

  丁珣想,这么好看的人,好多女生喜欢也是常事。

  可她还是开心不起来。

  塞了满满一嘴爆米花后,丁珣压下隐隐而生的心悸,将全部关注力投放到大屏幕上。

  也是奇怪,程沂和把爆米花拿过去那么长时间,也没见桶里面少,还是堆得满满的。

  他是小鸡肚子吧,吃那么少?

  过了一会,丁珣伸手去拿奶茶,手刚碰到杯身的一瞬,与另一只手相撞。她又猛地把手收回来,往怒火方向缩了下才回头去看程沂和。

  怀里抱着的爆米花伴着她的激烈动作洒了几粒出来。

  程沂和一手拿着手机,原本没朝这边看,碰到她手后才反应过来。

  他在晦暗昏黄的灯光里朝她微颔首,语气懒洋洋的,“抱歉,拿错了。”

  然后换去另一边拿属于自己的那一杯奶茶。

  丁珣心跳砰砰砰直直加速,被他碰到的手背上像是燃烧着一层火,透过皮囊似是要往血肉血管里烧。

  全身跟着热了起来。

  她把奶茶换到跟怒火椅子交接的这一边,避免再跟他有接触。

  另一侧,程沂和看着手机里搜到的信息,在心里把第一条答案划掉。

  他百度了个问题——

  【女生朋友突然生气的原因?】

  第一条回答便是:【来大姨妈了。】

  可是他刚才验证过了,丁珣喝的奶茶是冰的,所以第一条不对。

  第二条回答是:【是你女朋友吧?男人,你自己干了些什么心里没点B数吗?】

  程沂和:“……”无聊。

  关掉了手机。

  看电影的过程中,程沂和一直在回忆都做了些什么可能会令丁珣不开心。思来想去,也只想到隐瞒他就是茶叶盒这件事了。

  无意识地端起奶茶,喝了一口,冰的。

  奶茶含在嘴里几秒才咽下去,忽觉胃部又开始隐隐抽痛。

  于是没再喝剩下的奶茶,只是把杯子握在手里转着。

  电影散场,已是十二点半。几人合计在附近找家店吃饭。

  丁珣看这场电影几乎都在跟爆米花作斗争,又喝了一大杯冰奶茶,肚子不舒服了,便小声跟怒火说想去厕所。

  怒火陪她一块去,两位男生去找吃饭的地儿。

  丁珣跟怒火在相邻的隔间里,怒火突然问她:“肉肉,你跟程沂和怎么了?”

  丁珣脸色胀红,气息弱弱地说:“唉,说来话长。”

  “那长话短说。”

  “好吧,”丁珣说,“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

  怒火:“……”

  丁珣把当初对小米说的那番说辞又拿来对付怒火了,只不过这次最后多加了些情节。

  “我意识到他可能并不是我心中那个冷酷而又热心专一的英雄后,就打算及时收手了。”

  怒火沉浸在她编的故事里,好一会没反应过来。

  丁珣反问:“那你呢,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跟他们认识?”

  “对啊,从他们在游戏里喊对方名字时我就知道了。”

  “他们有喊过现实中的名字吗?”丁珣回忆起来。

  怒火笑了,“有,喊的是裤衩的名字,你也不认识。”

  “也是。”

  从厕所出来时,丁珣一直在打量怒火的衣服。她都不太敢碰一下,怕自己沾满细菌的手会玷污这条lo裙。

  “你这个是兔子还是熊?”看到怒火背着的玩偶,丁珣悄悄用食指指尖点了下娃娃的鼻子。“还是兔子跟熊的私生子?”

  “……”怒火白了她一眼,故意吓唬她,“不要乱碰哦,很贵的,碰坏了把你自己赔给我。”

  “那行啊。”

  丁珣乐意极了。

  按照裤衩在群里给的提示,两人很快找到了吃饭的地儿。一家名叫‘东北风’的餐馆,就在同一层西边。

  进去前,怒火很体贴地对丁珣说:“一会你坐谢鸿对面,我坐程沂和对面,这样你也不会太尴尬了。”

  “谢谢啊,”丁珣作势要抱她,嗲声嗲气,“你太好了,我要把你偷回家。”

  “……你正经点。”

  两人一落座,谢鸿就盯着面前的丁珣睁大眼,时不时转头看程沂和。

  他对丁珣说:“肉肉,你不应该自觉点,跟小火火换个座位吗?”

  “我这个人行走江湖,别的本事没有,靠的就是不自觉。”丁珣厚着脸皮摆盘子。

  谢鸿:“……”

  “厉害厉害。”

  丁珣抱拳:“承让。”

  她跟谢鸿谈笑时,目光没往程沂和那偏分丁点。

  程沂和低头喝水,将菜单往两位女生面前推了下。他没出声,手指轻扣两下菜单封面,发出沉沉动静。

  好像在提醒谁,可是桌上除了怒火,没人再注意到他的举止。

  怒火觉得好笑,打开了菜单,又拉了拉正跟谢鸿聊天的丁珣,寻求她的意见选菜。

  途中程沂和去了趟厕所,好长时间没回来。丁珣看了下手机,估摸着他去了快二十分钟了,猜是不是没带手纸。

  想提醒一下裤衩,可是又不知怎么开口。

  谢鸿正跟杜子婧聊得正欢,手机响了都没注意到,还是丁珣眼尖提醒他。

  “裤衩,你手机是不是振了?”

  他一看,还真是。

  是程沂和那位祖宗打来的。

  谢鸿接起电话,店内听不太清楚,他往外走,“你干嘛呢?厕所里有女鬼把你拖住了?”

  “自己过来看看。”

  “我不去,我怕女鬼非礼我。”

  “……”幼稚。

  结果谢鸿出了店门没多久,就看到靠在墙上的程沂和。

  他挂了电话跑过去,上下打量,“你站这干嘛呢?行为艺术?”

  程沂和一掌拍他后脑勺上,“你话怎么那么多。”

  力道没平时大,谢鸿一下发现不对劲了。

  “没事吧?”

  程沂和胳膊搭他肩上,舔了舔泛白的嘴唇,笑了下,“死不了。”

  “真假的?你要是躺这了我不一定能拉得动你啊。”

  “闭嘴。”

  他们回来入座后,丁珣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人成了程沂和。

  他一派自然,好像原本就坐在这,悠哉地喝着温水。

  因为对面的人时常吊着眼看人,饭菜也没动几筷子。视线沉得人抬不起头。

  丁珣只好埋头吃东西,不加入裤衩他们的话题。

  谢鸿还说:“怪不得你小名叫肉肉,就知道吃。”

  饭后,又在桌上聊了会天,怒火就提出要回去了,她下午还要去补课。

  谢鸿问了她补课地点,随即一拍大腿:“那巧了,我回家顺巧路过,咱俩一块吧。”

  不等另外两人做决定,谢鸿又将他们安排得妥妥当当,“盒子,你今天不是说要回学校不回家的嘛,那你跟肉肉正好一块回学校。”

  丁珣:“我一会还……”

  “嗯,也行。”程沂和的声音有一丝沉闷,仿佛正压抑着什么。

  谢鸿凑近他说:“到宿舍别忘了吃药。”

  程沂和凉凉瞥他,起身去结账,步履平稳,身形挺拔,不像是生病了的样子。

  丁珣看了怒火一眼,后者明白过来,问谢鸿:“盒子他生病了?”

  “没啊。”谢鸿脸上乐呵呵的,“他一个小伙子,身强体壮的,能生什么病。”

  丁珣一直盯着他看,谢鸿转过脸去。

  见程沂和已经结完账,他起身道:“走了,两位大小姐。”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